退役前庆祝被“放”深水井 不会游泳的民防服役员溺毙

更新:
2018年05月16日 12:21
SCDF
大士景消防局全职服役人员郭俨进中士前晚被同僚丢进消防局的泵井后,再也没有浮上水面。(谢静怡制图)

“tekan”何时了?

退伍前三天的一场违例庆祝活动,夺走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大士景消防局(Tuas View Fire Station)全职服役人员郭俨进(Kok Yuen Chin)中士前晚与同僚庆祝即将完成国民服役。按照“内部传统”,作为庆祝仪式之一,他被丢进了泵井,却再也没有浮上水面。

20180515_staio.JPG
大士景消防局外观。(联合晚报)

消防局内的泵井通常用于培训和测试消防车泵。多名民防员跳进这个直径约1.8米,水深约11米的深井中,都找不到人。最后把泵井内的水抽干,才在井底发现溺水后失去意识的郭俨进。他被送往黄廷方综合医院抢救后宣告不治,年仅22岁。

20180515_firefighter.jpg
郭俨进(右二)受训时与同僚合影。(联合晚报)

两名正规民防人员昨天被捕。

死者不会游泳

根据家属的说法,郭俨进不谙水性,身边同事都知道他怕水。同事明知道“跳井仪式”是违例的,依然照做。最为讽刺的是,郭俨进在事发前一个月就表达过对这种行为的担忧。

郭俨进大姑郭娓媚 (55岁,护士)告诉《新明日报》:“马国大选时,他回国投票,当时就跟家人说自己很担心,怕自己过不了这一关。”

一语成谶。

游泳考核草率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消防局民防人员告诉红蚂蚁,进入消防局服役的成员都会接受游泳训练,但考核制度并不严格。他还称:“在游泳池随便游一圈就过关了。”

死者两颗门牙崩断

民防部队在案发后公布的泵井照片显示,井壁平整光滑,也没有扶梯以便出入。井口四周架设起铁栏,以防止有人意外跌入。

掉进泵井困难,对水性不好的郭俨进来说,要爬出去难上加难。

不过,郭家人更倾向认为,郭俨进在落井时就已经受伤。

郭明桦向《新明日报》表示,他们昨天到殓尸房认领遗体时,发现儿子的两颗门牙崩断,头部、面部和颈部都有伤痕。

“我们也发现他颈部受伤,脸有擦伤,相信是坠入后敲到头部,失去知觉后无法挣扎或求救。”

20180515_parents.jpg
郭俨进遗体昨晚被运回马来西亚马六甲,父亲(右)与姑姑看到棺木泣不成声。(联合晚报)

死者家属在大士景消防局招魂时,发现案发泵井上方有电眼,要求查看相关记录,但被拒绝。据了解,警方已取走画面记录进行调查。

抽水花45分钟

出事泵井直径1.8米、水深约11米,红蚂蚁掐指一算,水量不过奥运会标准游泳池水量的90分之一,却让多人“鬼打墙”,找不到水下的郭俨进。

这也难怪,事件发生在晚上9时20分。就算从水上打着强光,在没有自然光照射的深水里,等同于伸手不见五指。没有水下呼吸设备,加上寻人的压力,增加了搜救工作难度。

《联合晚报》引述死者父亲郭明桦(56岁,建筑工)说,为了找到郭俨进,光是抽光泵井的水就花了45分钟。

作为比较,专业花样游泳运动员能在水下憋气三分多钟,溺水超过半小时的郭俨进,自然是回天乏术。

当局反应:涉案者明确违反条例

据《联合早报》报道,这是民防部队首次发生因违例活动致死的事故。

民防部队昨天下午发出文告,指警方已介入调查,包括是否有人涉及刑事责任。被捕的两名民防人员是一级准尉(Warrant Officer 1)和上士长(Staff Sergeant)。

两人的军阶都比生前为中士(Corporal)的郭俨进高,三人是同事关系,当天在大士景消防局值同样的班。

民防部队在事发后的反应也得到公众认可。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下午亲自慰问了死者家属,民防部队正尽可能为家属提供一切所需的援助。

20180515_shanmugan.jpg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右一)在民防部队副总监钟海衡(右二)的陪同下,14日早上走访殓尸房慰问郭俨进中士的家属。(联合晚报)

尚穆根昨午在记者会上说:“我至今掌握的事实是,一些涉案者行为‘相当不当’,明确违反民防部队设下的条例。这起事件不应发生,也无法被接受……我们会彻查此事。调查委员会已成立,事故详情将在稍后公布。”

郭明桦向《联合晚报》透露,民防部队给了他们5000令吉筹办儿子的后事,也给了一张9000新元的现金支票作为帛金。

民防部队总监马国吊唁

据早报网报道,新加坡民防部队总监叶伟德、第四分区司令蔡思捷上校和大士景消防局局长黄伟康少校今天下午也亲自前往马六甲,到郭俨进的灵堂吊唁。

20180515_funeral.jpg
(早报网)

郭俨进来自马六甲,是我国永久居民。他预计在星期四(17日)出殡。

两周两名国民服役人员身亡

这是两周内第二起国民服役青年身亡的事件。上个月18日,19岁的李函轩一等中士在勿洛军营参加八公里快步行军后,出现热损伤(heat injury)征状。他过后被送往营中的医疗中心和樟宜综合医院加护病房接受治疗,但他住院期间病情进一步恶化,并于上个月30日宣告不治。

两起事件性质不同,属于孤立事件。

恶作剧(整人)文化“代代传承”

但“跳井仪式”则绝非孤立事件。三位接受红蚂蚁采访的前消防局服役人员不约而同地表示,他们都接受过“跳井仪式”的考验。

所谓“跳井仪式”,即一组人在夜晚时分(越黑越好)逐个跳入泵井,再自己爬出来。

这三人在不同的消防局服役。其中一人表示,仪式早已有之,但危险性不高。

“只要不是穿着厚重的消防服,跳下去很快就能浮起……也有固定的梯子,方便爬出来。”

另一位匿名人士则说:“(我)愿意不愿意都要跳,因为(跳了)才能证明我是这个团队的一份子。没人想当不合群的那个。”

各大媒体援引不同的消息(都是匿名的就对了)称,尽管民防部队严格禁止类似行为,但已成为“代代传承”、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

“Ragging”说得好听是恶作剧,其实和大学迎新营一些让人看傻眼的活动类似,说白了,就是整人,甚至是“tekan”(欺负)。

除了“跳井仪式”,还有把人按在地上,用擦亮军靴的鞋油把脸涂黑的“奇异仪式”(Kiwi Ritual)等整人方式。

过去八年至少五起类似案件

内政部今晚回应媒体询问时“自揭其短”,公布在过去八年间,民防部队至少有五起恶作剧(整人)事件,涉事者的惩罚是三至40天不等的拘留。

20180515_ragging.jpg
(内政部)

五起案件中,多达三起是“老人”“tekan”新人,包括了“跳井仪式”、拿水喉(water hose)喷人、用脏拖把在受害者头上和身上又擦又打、逼做俯卧撑,以及拿白漆喷在受害人的胸、大腿以及背部。

2015年3月,三人趁另外三人睡觉时,往他们身上涂牙膏,再用喷壶朝他们喷水。这是给三位将进行结业礼的室友送上的“告别仪式”。

很有“才华”是吧?好了伤疤忘了痛,有前车之鉴,依然故我。

可是这次“庆祝”搞砸了,葬送的是郭俨进的生命。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