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马来西亚变天的背后,少不了一人一票筑起“全民海啸”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马来西亚
希望联盟的支持者在4月28日提名日的一场集会上,挥舞希盟旗帜。(路透社)

一票都不能少。

大规模的停电、幽灵选民事件没有出现,焦急的马来西亚人民熬过了5月9日选举之夜,开始沸腾:“马杀鸡”成功,马来西亚终于变天。

反对阵营希望联盟赢得过半国会议席,实现自1957年独立后首次政党轮替。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胜利得来不易。众多国内外学者与民调选前纷纷预测国阵将继续执政(如今脸被打得啪啪响),约1135万名选民则用每人手中的一张选票,作出了心目中的选择。

20180510_unite.jpg
网络上流传的标语。(互联网)

一人一票筑起“全民海啸”

“全民海啸”威力纵然再大,也是一人一票筑造而成的。自选战之初,许多马来西亚人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号召全国人一定要回乡投票,并吁请新加坡人如非必要,不要在投票日前后进入马来西亚;一边批评选委会把投票日定在工作日,一边自发组织起新马泰各地出发的拼车活动,让那些在外打工又因各种原因买不到飞机票火车票大巴票回乡的大马选民不因交通不便失去投票的机会……用尽“吃奶的力气”,就为了行使公民的义务,让红蚂蚁真真佩服得五体投地。

剖腹产后投票

20180510_preg.jpg
陈帼彩(中)在女儿(左)与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完成投票。(光华日报)

《光华日报》就报道,来自打昔汝咯的37岁女选民陈帼彩,因细菌感染发高烧,加上检测到婴儿心跳加速,在5月1日提前开刀产下孩子后,一直留在医院接受观察。在伤口尚未痊愈的情况下,她昨天亲自开车到当地投票点,再坐着轮椅进入投票站投票。

“我是马来西亚人,投票是公民的责任及义务,所以就算是坐月子期间,我也不违忌出门,履行公民的责任。”

89岁老人坐着救护车投票

20180510_xingzhou.JPG
郑明春在投票后展示染墨的食指。(星洲日报)

89岁的退休教师郑明春即使行动不便,也一心想要完成投票义务。据《星洲日报》报道,他昨天在古晋博爱协会的帮助下,搭乘协会提供的救护车,前往他退休前曾执教的古晋中华第四学校的投票站,投下一票。

海外游子漫漫寄票路

并非所有人的投票之路都顺风顺水。一方面,旅居泰国南部、新加坡、汶莱及加里曼丹的大马选民,由于不符合享有邮寄投票的资格,还得花钱花时间请假返乡,就为了投下神圣一票;另一方面,对于数千名要把选票寄回马来西亚的海外选民来说,投票过程成了“烧钱烧脑”的考验。

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今年起改变海外选民的投票方式,旅居国外的一般公民注册为海外选民后,无需前往各地区的马来西亚代表处投票,而是选委会直接将选票寄往选民的海外住址,由选民填写后再直接寄回。

看起来很便民对吗?实质不然。选举会承诺会在提名日(4月28日)后迅速将选票寄给海外选民,但许多选票在5月4日或5日才从吉隆坡寄出。许多人在临近投票截止日才收到选票(还有不少在投票截止后才收到选票),就算五分钟内就能填好寄回,也无法赶在吉隆坡时间5月9日傍晚5时前,由快递寄达全马各地的指定收票处。

在时间仓促之下,网络上出现了一系列全球各地“人肉接力带票回国”的感人故事。

24小时内自主动员收集选票带回国

20180510_change.jpg
墨尔本收集海外选票的现场。(面簿)

由于收到选票的时间太迟,无法及时将填好的选票邮寄回国,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海外选民想尽了办法,有人无条件地帮忙,自掏腰包买机票当“选票快递员”,并在24小时之内自主动员,收集附近地区共207张选票,一并带回马来西亚。

旅居当地的马来西亚前广播员王家明在面簿上直播了其中两段在墨尔本街头收集选票的过程(看到红蚂蚁“眼湿湿”),并称这些自愿带票回国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感动了许多人。

他还特别提到一位23岁的女生,原本只是帮五个人带选票,但后来为了帮助更多人,在收集地点等了整整12小时,带着装满选票的20公斤行李,把希望带回吉隆坡。

王家明在之后的面簿贴文中解释了发文宣传的目的。

“我由始至终的目的,不管是直播或帖子,就是希望可以鼓励更多人出来投票,海外游子这么辛苦都要确保选票被重视,身在马来西亚的你,不管要投选哪个阵营,实在没有任何藉口不投了。”

来回路程超24小时 兄弟只为投票带票

同样发生在墨尔本,旅居当地的兄弟刘志豪和刘志伟,坐了10小时飞机从墨尔本经吉隆坡到达新山,并在投票日上午11时40分回到住家后,就开始忙碌的分发委托选票的过程。等各墨尔本邮寄选民的亲友上门将他们带回的选票交去各自选区后,兄弟俩才和家人去投票。

人家回家真的就是投了票就要走。弟弟刘志伟在投票当天傍晚7时15分,又乘坐飞机从新山经吉隆坡飞回墨尔本上班,到达墨尔本的时间是第二天早上8时20分。

也就是说,刘志伟来回花了超过一天,只在家乡待了不到八小时,就为了亲自投票,与带回其他国人对改变国家未来的希望。

并非所有故事都是“happy ending”

成功找到“选票快递员”的海外选民有不少,但红蚂蚁的学姐欣瑜就没这么好运了。人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她,在5月7日傍晚才收到选票,而最快的快递,也只能在10日才能抵达她的家乡马来西亚马六甲。

在求助同样为了带选票回国的而在两周前才设立的面簿互助组织“GE14: Postal Voters Discussion”无果后,欣瑜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赶到巴塞罗那机场。

巴萨罗那的机场没有马航柜台,也没有直飞吉隆坡的航班,因此她只能举着一张询问是否飞往马来西亚的牌子,在机场一遍遍地问路过的旅客,希冀有人能带着自己的选票,飞到超过一万公里外的家乡。

结果?当然是不成功了。欣瑜把自己的经历写在了面簿个人主页,“起码我尝试了。我深深地希望你们这些有机会能在5月9日作出改变(的朋友),请回家投下你的一票……这是五年(或者说61年)才能一遇的机会,我们国家的未来、命运和希望,是值得你去为之奋斗的。”

一位朋友和红蚂蚁分享的马国网友感言,或许能代表一众渴望改变现状的人民心情。

“每一个外国选民是如此的盼望他们的选票能够在改变的洪流中发挥它的光芒,每一个在国内花十几个小时自愿全马到处送票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够在国家历史的这一刻,刻下厚重的力量,每一个在各地接票的外国选民的家人,心里想的都是为在外国的游子完成他们不想缺席决定国家命运的心愿。”

正是有了千千万万个为了改变国家现状而不辞劳苦的马来西亚选民的力量积聚,马国政局才得以出现奇迹性的变化。一人一票看起来很渺小,投了不一定能改变什么,但不投就完全没机会。发生在马来西亚的故事,应该会给好些国家和地区的选民一些启示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