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de与Grab 谁比谁更吃香?

更新:
2018年05月09日 14:25
rydeGrab
(谢静怡制图)

看似势均力敌,实则兵力悬殊。

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本地私召车市场的另一匹黑马已经出现了。

5月2日,本地拼车手机应用经营者Ryde开始提供预召服务,当天完成的订单就超过了2000份。如此亮眼的一个开门红,让Ryde公司创办人邹俊明感到雀跃万分。隔天,邹俊明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就说:“昨天(2日)首日推出RydeX服务,反应非常好。”

前不久Grab收购Uber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还惊动了新加坡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原本大家都开始担心本地私召车市场会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Ryde适逢其时站了出来,并喂了大家一颗定心丸。

Ryde这匹黑马来势汹汹。据了解,两年多前,Ryde便已开始提供拼车和第三方德士预召服务,到目前为止,该平台上共有大约4万名私家车司机,以及大约1万5000名德士司机。下载该应用的注册用户也超过了30万名。

上周,Ryde就推出了全新的RydeX服务进军本地市场,与东南亚私召车行业巨头Grab来个正面交锋。乘客可提前10分钟至七天预召RydeX车子,而司机需要平均20分钟左右的时间来接受预召工作。

ryde.jpg
RydeX目前已召到超过6000名持有私召车司机职业执照者加入平台。(海峡时报)

既然有人前来挑战,那Grab也是奉陪到底。5月3日,GrabHitch推出历来最高转介红利,Grab乘客或司机只要在本月内每介绍一人加入当拼车司机,便可获得40元存入GrabPay电子钱包。

为此,新加坡管理大学李光前商学院助理教授范平正博士就指出,Grab这么做,就是想“回敬”对手Ryde,以吸引更多司机加入Grab平台。

可不是嘛!当天,Grab就为司机增设了一个全新的“乘客爽约”(passenger no-show)选项,若乘客召车后不出现,司机不必担心取消工作会影响评估和奖励。随之在5月7日,Grab又推出了专门为年长者和残障者而设的“GrabAssist”服务、优质经济服务“GrabCar Plus”以及GrabFamily(1岁至3岁)服务。

一波接着一波。短短几天内就推出这么多项优惠措施,Ryde又该如何面对?但无论两家公司出什么对策,公众最想了解的还是Ryde与Grab两家公司,谁家的车费更便宜。

5月3日傍晚,红蚂蚁就尝试用两家软件各预召一辆从樟宜机场义安城的私召车:

AirportToNAC.png


数据显示,RydePool (per trip) (拼车服务,在送乘客的路程中不会再接客)和 JustGrab(快车服务)都属于直达旅程服务,且不绕路,前者需付费18.90元,比后者贵了1.90元;同样属于直达旅程服务的还有新推出的RydeX,但由于车上只会有你一名乘客,相当于是你包下了整辆车,因此价格会更贵,达到25.70元;另一方面,RydePool (per pax) (拼车服务,在送乘客的路程中有可能会再接客)和 GrabShare则都有提供与其他乘客共享服务功能,前者需付费16.30元,比后者贵8角。

抛开“随需而至”(On-Demand)(换句话说,也就是等候时间)不说,单从价格上来看,Grab似乎略胜一筹。

那既然Ryde在价格上比不过Grab,那它的优势又是在哪里?

RydeGrab1.png

想必大家都有过繁忙时段在偏远地区叫不到车的困扰。而Ryde就提供了一个方案为大家解决这一痛点——提供“调整收费”:公众若是叫不到车,可以试图给司机加价,增加司机接单几率。不得不承认,这对司机来说确实存有一定的吸引力。然而,具体效益如何,我们还有待观察。

看似是势均力敌的两军作战,Ryde与Grab实则是兵力悬殊的两军交锋。

RydeGrab.png

Ryde于Grab在市场规模上相对比,着实是小巫见大巫。但在生活服务领域,Ryde似乎也不如Grab。说到底,用户真正想要的服务形态就是随需而至,而Ryde恰巧又没有推出这项服务。

那什么时候才会推出呢?据Ryde内部人员可靠消息说:“随需而至的Ryde,coming soon。”

回答很官方!

不论怎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日,其他私召车企业如印度的Jugnoo、印尼的Go-Jek、马来西亚的DacSee,以及本地的竞争者Mass Vehicle Ledger(MVL)和Filo都将陆续在本地登场亮相。两强的争夺战,很快将衍变成群雄混战。

20180507_logo.png

《海峡时报》报道,MVL已经宣布将在今年七月底在本地成立,DacSee则打算在明年的第二季度登场,Go-Jek也表示将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登陆新加坡市场,目前正在与本地最大的德士公司康福德高探讨有关合作事项。而Filo也是在接下来的两周内推出市场,并声称只会向司机收取12%的佣金(Grab收取20%),并设400元为最高限额。

如此幸运,小小的新加坡,竟成为了各路高手的必争之地。眼看硝烟又将四起,Ryde它能在新加坡走多久,又能在东南亚走多远?那随着私召车的增加,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对其的监管条例又该如何改善?政府对私召车的管理之路,又该何去何从?

不确定的因素一大堆,唯一能确定的是,一旦枪声响起,本地消费者似乎又能开始坐收“渔翁之利”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