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中国经验的陈佩玲出任通商中国总裁 会交出什么样的成绩单?

更新:
2018年05月08日 00:15
Tin Pei Ling at Business China
陈佩玲两周后将成为通商中国的第五任新总裁。(联合早报)

有时间就可累积经验。

刚在三月底宣布怀上第二胎的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34岁),两周后将出任通商中国的第五任新总裁,可谓双喜临门。

big brother.png
陈佩玲3月27日在面簿与穿着“Big Brother”(大哥)英文字T恤衫的大儿子一起合照,宣布自己怀上第二胎。有趣的是,Big Brother在英文语境里常被用来指政府,是巧合,还是有弦外之音?(陈佩玲面簿)

不过,红蚂蚁认为或许应该祝贺陈佩玲“三喜临门”,因为历任通商中国总裁都相继出任政治职务,这似乎已成为一种pattern,也难怪坊间将通商中国平台比喻为政治跳板,认为谁被“钦点”为总裁,谁就是政坛的后起之秀、明日之星。

通商中国是块政治跳板?

先来看看过去10年通商中国的这个Pattern:

  • 首任总裁 (2007-2009):陈振泉,现任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人力部政务部长
  • 第二任总裁(2009-2011):杨莉明,现任人力部长
  • 第三任总裁(2011-2013):刘燕玲,现任教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次长

(2013年至2015年通商中国总裁一职悬空)

  • 第四任总裁(2015-2018):孙雪玲,即将出任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

按照这种pattern发展下去,坊间猜测第五任总裁陈佩玲卸任后应该会被授以政治职务,并非空穴来风。

那陈佩玲自己又怎么看?她昨天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坦白说,大家都有这样的一个感觉。我想这是无可厚非,可是这是大家的一个看法,实际情况是不是这样,也没有人知道。到最后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尽忠职守,尽我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做好。这是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通商中国的宗旨。将来是一个怎样的状况,我也不去多想,强求这种东西对我而言是一种遥远的想法。所以我不会去多想。”

红蚂蚁比较好奇的是她为什么会提到“强求”?毕竟大家都知道政治职务并非强求就能被委任的。通常人们都是在极度想要一样东西却又得不到时,身边的人才会安慰他一句:哎呀,凡事莫强求。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透露了陈佩玲内心其实也是有所期待的,所以最后才补上一句:我不会去多想?

最年轻的通商中国总裁

20180507-tinpeiling interview.jpg
陈佩玲坦言,与历任总裁相比,她确实没有在中国长期工作和生活的经验,但她过去一年其实常到深圳、广州和湖北工作,而从小对中华文化非常感兴趣的她,也不时会通过网络了解中国的新发展。(联合早报)

陈佩玲是通商中国至今最年轻的总裁。她的履历上关于中国浸儒和工作的经验几乎是零。她在2011年5月首次参加全国大选当选后,就辞去安永会计事务所高级商业顾问的工作,当全职议员,直至去年5月加入精工科技集团,任企业策略集团总监。

陈佩玲在回答过去一年重返私人企业工作是否有加深对中国的认识时说:“对于中方那边的一些思想,或者是一些比较细微的,比如说他们的作风、思想、言语,一些比较细微的含义,可能在这方面会比较有所领略,当然我不敢说自己在这方面是专家,但的确是有一些领略。”

陈佩玲还说:“虽然说以往的总裁有一定的(中国)背景,不过也希望我们不要被定格在那样的一个形式里面。对我而言,我想兴趣还有态度,可能会比较重要一点,尤其是放眼看未来的时候。”

其实,红蚂蚁觉得陈佩玲也离专家不远了。这样的回答听上去滴水不漏像是回答了问题,又没有过多细节;看似谦虚答话,却又没有贬低自己抬高别人。看来,陈佩玲虽缺乏与中国相关的经验,但在从事基层工作7年后又当上7年国会议员,还是累积了一定的“功力”。

通商中国具体做些什么?

相信很多人也和红蚂蚁一样,经常听到“通商中国”的名号,却对这个组织的具体工作不是太清楚。

蚂蚁扒了扒过去的新闻报道,发现通商中国成立于2007年11月,当时是由建国总理李光耀和中国总理温家宝共同建立的一个非盈利组织。

作为一个综合语文、经济和文化元素的多面性组织,通商中国的宗旨在于建立一个以华文华语为主要交流媒介的平台,造就一批双语双文化的中流砥柱,在保留我国多元文化传统的同时,也搭建联系中国与世界各地文化和经济的桥梁。

那过去10年通商中国都做了些什么?让该组织的历任总裁亲口告诉你吧。

首任总裁陈振泉:

Sam Tan.jpg
陈振泉。(联合早报)

“懂得多一种语言文化,就像长多一只眼睛——视野更广,世界更大。通商中国将继续鼓励国人,尤其是青年学生打好双语双文化的基础,让他们长大后能学贯中西,左右逢源,成为新加坡和中国的沟通桥梁,为两国的全方位发展做出贡献。”

第二任总裁杨莉明:

josephineTeo.jpg
主持首届“慧眼中国环球论坛”的通商中国前总裁杨莉明。(联合早报)

“2010年通商中国为庆祝新中建交20周年,推出了两个旗舰项目——“慧眼中国环球论坛”和“通商中国奖”,希望能够藉此加深国人对中国日新月异发展的认识;也希望通过奖项表扬对新中关系做出卓越贡献的个人与机构,以鼓励更多年轻国人遨游新中,继续为两国的发展做出贡献。”

第三任总裁刘燕玲:

lowyenling.jpg
新跃大学校长张起杰(左)和通商中国总裁刘燕玲在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李奕贤的见证下,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推出“新跃大学—通商中国资助金”。(联合早报)

“在中国快速崛起的今天,通晓双语双文化的优势日益明显,通商中国致力于为本地青年企业家打造更多认识中国的平台,让大家有机会亲临中国,搭建新中交流的网络,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推动我国以及区域经济的发展。”

第四任总裁孙雪玲:

sun xueling.jpg
孙雪玲。(联合早报)

“未来10年,我们希望结合更多企业、政府,以及民间的资源,共同开拓更多联系新中的网络,强化两国交流的机制,培育更多“新中通”,为新加坡与中国持续共荣提供新动力。此外,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新加坡一直以来就是航运、物流、金融汇兑畅通的自由贸易港口。新加坡的优势有望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发挥协同作用。通商中国希望能够通过政商界伙伴的网络,在一带一路项目洽谈、融资,以及管理方面,鼓励更多本地企业参与到其中,联手中资以及外资共同开发项目,把握发展中经济的新起点,以及可持续发展的新商机。”

新中通是陈佩玲上任后的重中之重

孙雪玲所提到的“新中通”也是陈佩玲接任总裁后的工作重心。

通商中国主席李奕贤昨天接受《早报》独家专访时解释说,“新中通”人才指的是熟悉新中经贸关系和文化等方面的人,并可构成新中之间重要的交流桥梁。他深信陈佩玲有能力带领这个2007年底成立的通商中国,达致新的目标。

李奕贤也给陈佩玲信心喊话:“总裁下来会有很多机会汲取经验、加强对中国的认识,每年都有很多交流的机会,这个我不担心,有时间就可累积经验,尤其是总裁还很年轻。”

他还说,通商中国下来要加强对三大客户群的联系,包括:能在新中两国产生经济项目的高端人士;刚入社会工作,但缺乏机会到中国工作或实习的年轻人;以及在籍高中和大学生等,尤其是修读高级华文者。

陈佩玲自己则告诉《早报》:“我觉得现在比以往更重要的是,新中关系要加强,新中通这一块,尤其是培育这方面的人才,我们更要加强。所以我觉得这是我接下来非常重要的任务。”

她还说,新中通这个网络也是普及化的一部分,所以通商中国必须扩张这个网络,“而且在扩张的过程当中,也要加深其中一群比较核心的组织,加强我们与他们的合作关系,这样子,我们才能够提高在通商中国工作的效率,还有这个所谓的Impact效应。希望我们能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以这个大方向为前提。”

看来陈佩玲必须尽快学好Impact的中文说法是什么,因为接下来她一定会经常用到这个词语。毕竟许多非盈利组织最常挂在嘴边的,不是make money,而是make an impact,要发挥通商中国的影响力肯定是要学起来的。 

从一开始的质疑声变成后来的赞扬声

陈佩玲接任通商中国总裁,为何备受瞩目?主要是因为陈佩玲本身曾经有段“备受瞩目”的过往。

tinpeiling2011.jpg
2011年刚踏入政坛的陈佩玲。(联合早报)

2011年大选,年仅28岁的陈佩玲身为人民行动党最年轻的党员,加上丈夫黄好游又是李显龙总理的首席私人秘书,网上自然有不少人质疑她是因为这层关系,才能这么年轻就成为候选人,一举一动自然备受关注。

她提着名牌包Kate Spade拍照上传个人面簿、在党内活动上跺脚等行为,都被网民捕捉,还不忘嘲笑她“爱慕虚荣”和“不成熟”。由于她当时加入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领军的马林百列集选区团队,该集选区顺利胜出后,陈佩玲又被民众指为躲在羽翼下“保送”进国会。

20170507_kate spade.jpg
陈佩玲当年提着名牌包拍照(左)上传个人面簿被骂“崇尚物质”。云过风轻,她在2012年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筹款晚宴中,捐出这个曾引起争议的包包。(谢静怡制图)

然而,“出师不利”的她却在接下来四年,凭借超强的双语沟通能力、亲切的娃娃脸、亲民的作风、以及“昂哥昂娣”通吃的超高情商,为麦波申选区的乐龄居民做了不少实事。

2015年9月11日大选前,陈佩玲喜获麟儿,产后两周就回返工作岗位。她挺着大肚子依然为社区服务的形象,以及在坐月期间没有好好休息,反而马不停蹄出席群众大会拉票的“负责任年轻妈妈”形象相当深入民心。

那年,麦波申被划分出来作为单选区,陈佩玲单枪匹马迎战依然高票当选,赢得65.6%的选票。她以漂亮的成绩单,证明了自己的绝对实力,以及选民对她的支持与信任。

2016年,她出席了新传媒电视的《有话要说2》第三集担任嘉宾,在预告片中是这么说的:“大家好,我是陈佩玲,我曾经在2011年的大选过后,走入了人生的最低潮。也有人曾经认为我 I don’t know what to say(我不懂得该说什么)。”

看完45分钟的访谈后,红蚂蚁发现其实陈佩玲挺能聊,不但能言善道而且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这样的形象加上有目共睹的实力,出任通商中国总裁,或许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成绩单。红蚂蚁只希望陈佩玲到时不会像隔壁那只长着娃娃脸的红蚂蚁在中国工作时,经常被中方官员调侃说:“不会吧,新加坡媒体竟然招聘童工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