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生穿中式旗袍参加毕业舞会 掀中西文化骂战

更新:
2018年05月02日 21:48
旗袍
美国18岁女高中生穿传统中式旗袍参加学校毕业舞会,引发全球争议。(凯齐娅个人推特)

偏见不存在,世界更可爱。

美国犹他州盐湖城的女高中生凯齐娅(Keziah Daum,18岁)怎么也没想到,她身穿一袭传统中式旗袍参加学校毕业舞会,竟在事后掀起一场横跨全球的中西文化骂战。

20180502_partner.JPG
(凯齐娅个人推特)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凯齐娅于上月21日,穿着刺有金色条纹的红旗袍,参加了所在高中的毕业舞会。她隔天在个人推特上上传了四张独照与合照,希望和朋友们分享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开放的社交媒体空间,却招致不满。一位名叫杰里米·林(Jeremy Lam)的男网友一个星期后(4月28日)转发了凯齐娅的贴文,并留言道,“我的文化不是你的……毕业舞裙( prom dress)”。

杰里米的回复被广泛转发,截止到今天(2日),该贴文已有将近18万次“赞”,超过四万次转发,以及1万8000个回复。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纷纷就“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这个概念展开争论。

所谓“文化挪用”,主要指来自主流文化中的个体或文化群体直接采用、侵占、抄袭或复制他者(少数群体)文化的现象。

作为华人女性传统服装,旗袍自上世纪20年代起流行,风靡于华人地区。张爱玲穿,宋美龄穿,张曼玉穿,连彭丽媛出国访问也穿。难道身处美国的Ang Moh穿就不行了?

杰里米在随后的一系列贴文中,解释了他认为洋人在美国穿旗袍参加毕业舞会不妥当的原因。

他写道:“旗袍一开始是一种没有特定形式的宽松裙子,专门给女性在做家务时穿着,后来成为了女性权力的一种象征。”

“它过后被改良为漂亮的贴身裙,成为女性在公共场合的穿着。在极端的父权压迫的时代,华人女性不被允许这样打扮。”

“在亚洲女性被噤声的时代,她们创造出的不仅是一种艺术,而且是一种社会活动的象征,包含了女性魅力、自信以及性别平等的元素。”

杰里米表示,旗袍打破了经济等级间的藩篱。无论是权贵还是工人阶级,都能用不同材料制成漂亮的旗袍。这种风格传遍亚洲,成为女性解放的标志。

“我为我的文化感到自豪……让它(旗袍)单纯变成美式消费主义,为白人受众服务,就等同于殖民意识形态。”

杰里米洋洋洒洒写了几百字chim chim的内容,得到了一些人的赞同。

一位名为“珍妮(Jeannie)”网友支持杰里米的观点,“”这不okay,我不会穿传统韩国、日本服装或者任何传统的服饰,而我是亚洲人……这些衣服背后有很多的历史。

珍妮的发言得到近6000次赞同。另一边厢,凯齐娅觉得自己很委屈。她告诉当地媒体“Deseret News”,她并没有任何不尊重华人文化的恶意,反而是带着对华人文化的欣赏,选择了这身旗袍。

凯齐娅一开始便抱着要找到一件“端庄典雅”的长裙的目标,在一家古着店中仔细寻找。当她看到那件红色旗袍时,就认定是它了。

“它又美又合身!我爱这条裙子的原因,是因为它不用露出你的身体部位,就能展现出美感。而且我想要独一无二(的衣服)。”

正因如此,尽管有一些网友建议删除引起争议的照片与贴文,但凯齐娅认为她并无过错,因此拒绝照做。

不得不说,凯齐娅一语中的。不袒胸露背,就能展现出女性的自信与魅力,不正是旗袍的出众之处吗?

20180502_grp.JPG
(凯齐娅个人推特)

穿着突显女性魅力的旗袍参加“人生的成人礼”,这曾是红蚂蚁年少时的梦想啊,无奈因身材不过关作罢。单看照片,身穿旗袍的凯齐娅展现了魅力与活力,在一众长裙中丝毫不逊色,羡慕死红蚂蚁啊。

旗袍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已跨越了国界和种族的限制,逐渐演变成能展现庄重感的日常服装。与和服、韩服和汉服等传统亚洲服装相比,仪式感没那么重,显得更平易近人。

参加婚礼可以穿,毕业典礼可以穿,过年拜年可以穿……对于青少年来说极其重要的毕业舞会,怎么就不能穿呢?华人可以穿,洋人就不能穿?那日本人、韩国人、菲律宾人可以穿吗?

判断“文化挪用”是否成立的标准,很大程度上是主观的,不同人基于不同的道德判别标准,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和分歧。

对本民族的文化筑起一堵堵高墙,亲自把关说谁可以用,谁不可以用,再受到多大的喜爱,也注定只能停留在非主流文化的层面。Ang Moh喜欢旗袍,并适当地将此在主流文化中展现,红蚂蚁高兴都来不及呢。

还好,很多(很多很多……)网友和红蚂蚁有着类似的看法。

偏见不存在,世界更可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