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印度庙监管严重失当 管委会秘书划公款给自家亲戚

更新:
2018年04月30日 21:42
维拉玛卡里雅曼印度庙
维拉玛卡里雅曼印度庙坐落在实龙岗路,为本地历史最悠久的印度庙之一,并在2014年获列为受保留建筑,也是外国游客到访小印度时的必访景点之一。(海峡时报)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位于小印度的维拉玛卡里雅曼印度庙(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以下简称“印度庙”)被查出严重的财务监管疏漏,三人涉案。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属下的慈善总监办事处(以下简称“慈善总监”)在去年8月接获通报后,就庙宇的内部管理问题展开正式调查。根据该处今早(30日)公开的审查结果,庙宇存在“严重管理失当”,尤其是涉及到钱财监管不当的情况,已将庙宇资产置于风险之中。

这家印度庙名字长长,问题也多多。据《联合晚报》报道,印度庙在2011年1月至2014年7月,共开出价值超过150万元的未划线支票,并允许支票持有者凭未划线的支票在兴都庙换取现金。其中45张总值超过22万7000元的支票,并没有开给指定的收款人。

从2011年12月起担任庙宇信托人和管委会秘书的古玛(Ratha Krishnan Selvakumar),作为有资格审批大额付款的其中一人,批准支付超过75万元给两家供应商。两家供应商的老板都是古玛的亲戚。

当你以为这种“利益冲突”以及够严重了,“精彩”还陆续有来。这位古玛还未经过管委会批准,获得超过35万元的贷款,但没有提供向贷款人借贷的书面证据。

慈善总监指出,没有足够证据显示,这些贷款被分派给指定受益人。这些贷款和款项的分派也没有记录在庙宇的账簿。

庙宇也向古玛个人经营的业务进行采购,并且补还古玛费用。例如为古玛为个人业务购置的价值2824元SIM卡买单。

古玛曾通过由庙宇管理层签发的未划线支票,获得1万8000元的现金垫款,但没有任何收据来证明这笔款项被正当使用。

慈善总监在调查中发现,原来这位古玛曾因不诚实被判刑,因此不应该担任监管董事会职务,这也意味着他已被自动撤销有关职务。

管委会秘书如此多偷鸡摸狗的行为,管委会主席自然难辞其咎。因此,慈善总监下令暂停管委会主席兼信托人Sivakadacham的职务,并禁止他参与任何跟庙有关的管理事务。慈善总监也有意撤销他的职务,并邀请公众在5月31日之前提交陈诉,电邮给mccy_charities@mccy.gov.sg。

至于曾在2011年12月至2016年11月担任管委会主席的R. Selvaraju,由于许多失当行为在他任内发生,因此一旦他再度在该庙里担任职务,慈善总监也将对他采取行动。

维拉玛卡里雅曼印度庙坐落在实龙岗路,为本地历史最悠久的印度庙之一,并在2014年获列为受保留建筑,也是外国游客到访小印度时的必访景点之一。

管委会成员涉案款项虽远远不及城市丰收失信案多,但管理失当相当严重,慈善总监已委任三名监管董事会成员,到该庙展开董事监管并加强内部管制。

维拉玛卡里雅曼印度庙相信是我国过去八年来,疑因管理和行政出现漏洞而被慈善总监调查的第二间印度庙。  

据《联合早报》报道,2010年,印度教基金管理局怀疑马西岭坡的西法克萨那庙(Sri Siva-Krishna Temple)出现管理问题,向慈善总监敲警钟。

慈善总监当时经过四个多月的调查后,发现印度庙出现财务不规范状况,监督与管理也严重缺失,便向商业事务局举报。印度庙前主席后来因抵触伪造文件罪被控,最终被判罚款两万元。

至于宗教慈善机构过不了“钱关”的,国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明义法师与城市丰收教会的失信案。

明义法师失信案

明义法师创立的仁慈医院是本地首家由佛教团体管理的医院。他当时除了担任仁慈医院主席,也是佛教总会的秘书长。2007年,卫生部发现仁慈医院财务交易上“有企业和内部监管上的疏失”,于是展开调查,最终提控明义与非仁慈医院职员的杨志恒共谋,挪用仁慈医院的5万元给杨志恒的朋友装修在香港的房子。为了掩饰此事,明义被指篡改单据,把钱当作借给佛具零售店曼陀罗佛教文化中心。明义被判入狱六个月。

城市丰收失信案

城市丰收教会创办人康希与五名副手陈一平牧师、黄玉音、陈绍云、林岭恒及周英汉,在2007年至2009年之间,以教会认购两家公司总值2400万元的债券为幌子,挪用建堂基金为康希妻子何耀珊打造进军美国的首张英语专辑,过后被控严重失信罪。经过近1000个小时的超长时间审理,最高法院上诉庭今年确认康希等人的一般失信罪名,刑期为坐牢七个月至三年半不等。

慈善总监在去年8月首次就维拉玛卡里雅曼印度庙发表文告时,曾表示庙宇也因涉及刑事罪被商业事务局调查。相信此案还有后续。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