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势力介入?覃炳鑫成立公司被拒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PJ Thum and Kristen Han
本地历史修正主义者覃炳鑫博士(右)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海峡时报)

越描越黑。

辩论完假新闻之后,现在连成立公司也得“辩论”一番。

昨天,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发文告拒绝了本地历史修正主义者覃炳鑫博士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计划在新加坡注册一家名为“OSEA”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请。

覃炳鑫是在今年2月8日递交公司申请书,计划注册OSEA来组织线下活动如工作坊和“民主教室”等,以及为去年9月新成立的“新叙事”(New Naratif)媒体网站提供编辑服务。

Acra回拒的理由是:覃炳鑫和韩俐颖想成立的公司曾接受过海外资金,很可能会被外国组织利用在新加坡进行政治活动,抵触了国家利益。

绝对不允许外国势力介入新加坡政治

文告说:“新加坡政治只能由新加坡人自己决定。我们不应允许外国人士介入,影响我们治理自己国家的方式。我们也不能允许任何新加坡人群体被外国人士利用,在新加坡展开政治活动。”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今天接受媒体访问时,也针对OSEA公司被拒注册一事发表意见。他说,关于新加坡政治以及如何治理国家的意见交流与辩论,只能由新加坡人自己“搞定”。

20180412-DesmondLee.jpg
李智陞:新加坡人必须全权为自己的命运负责。(海峡时报)

他说:“外国势力或利益团体不可以直接或间接参与新加坡政治,这会影响到新加坡人的生活、堵上的是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国家、家庭、价值和未来,因此重要的是,新加坡人必须全权为自己的命运负责。”

Acra为何要如此高调发文告来回拒覃炳鑫与韩俐颖的申请?红蚂蚁猜测是因为:

一、公司资金来源疑有外国势力“撑腰”,而且不止一个势力。背后的最大“金主”与经常干预其他主权国家内政的美国富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有关联;

二、新叙事网站刊登的文章政治动机明确。

20180411-Soros.jpg
美国富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互联网)

索罗斯曾公开表示要在全球各地推动其政治目的。他也擅于扰乱货币市场套利。1992年,索罗斯通过做空英镑获利近10亿美元,却导致英镑大贬值,西班牙货币也连带贬值28%,意大利货币贬值22%。如此看来,不排除Acra这么做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在“杀鸡儆猴”。

上个月底在网络假信息听证会最后一天上场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研究员覃炳鑫,曾向政府作出爆炸性指控,指人民行动党政治人物才是新加坡“假新闻”的源头,引起网上网下热议。一夜间,他成了一部分人眼中的“英雄”,也同时成了其他人眼中的“叛徒”。

OSEA公司原定由覃炳鑫担任董事,韩俐颖任总编辑。他们也是新叙事网站的创办人,其主要成员还包括本地知名漫画家刘敬贤,以及定居于印度尼西亚的前英国外交官Aisyah Llewellyn。

新叙事:Acra的指控“毫无根据”

覃炳鑫等人今天通过新叙事网站发表声明驳斥说,Acra指他们的公司被外国人利用在新加坡进行政治活动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并强调,新叙事网站的大部分收入皆来自订阅他们服务的会员,并非外国资金。

Acra对这点显然并不买账。他们在昨天的文告中指出,覃炳鑫和韩俐颖想成立的OSEA公司,其实是去年4月在英国注册的“Observatory Southeast Asia Ltd UK”(简称OSEA UK,暂译为“英国东南亚观察机构”)的独资子公司。

该英国公司的宗旨是“推广民主的普世价值、媒体自由,以及质询自由、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新叙事网站目前是注册在这家英国公司名下。

Acra文告也说,新叙事网站刊登的文章多在批判本区域国家的政治,例如,指某些区域政府使用暴力来维持政治管控,并操纵一些活动、或者重新设计活动来取得政治利益,亦或者“非法操纵”国内选举机制。这显示新叙事背后的公司属性与政治息息相关。

红蚂蚁爬进新叙事网站咬了咬,发现内容相当多样化,文章课题也广泛、既讨论罗兴亚难民的困境,也探讨马来西亚的言论自由、印尼的民主项目进程、翁山淑枝治理下缅甸的媒体言论自由等。话题相当尖锐,但分析也相对深入并做足功课,能引导读者去思考一些平时让他们感到不自在、或者不熟悉的政治课题。同一篇文章也以英文和马来文撰写刊登。

New Naratif Journalism.png
新叙事的文章涉略面广。(新叙事网站截图)

每一篇文章下都有一行文字呼吁读者以实际行动支持他们。“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想要加入我们的行动,在东南亚创造研究、对话和行动的空间,请加入新叙事成为会员——一年只需52美元(一星期才一美元)!

新叙事在网站上如是介绍自己:

“在一些东西诞生之前,必须先被想象出来。新叙事为这个想象过程提供了空间、理解和技巧,一起想象出一个更多人参与的东南亚。我们是一个为本区域人们提供新闻、艺术、研究和建立社区的平台……让我们一起找出新的方法:跨国界、跨种族、跨阶级、跨宗教地去看待我们的区域。”

Acra:提供津贴的,有外国组织也有外国公民

Acra在11日发出的文告指出,OSEA UK 公司曾收受瑞士一个名为“开放社会基金会研究所”(Foundation Open Societies Institute,简称FOSI)的组织所提供的7万5000美元(约9万8000新元)的资金。FOSI又与美国匈牙利裔富豪乔治·索罗斯设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SF)有紧密联系。

对于这点,新叙事在声明中澄清说,他们目前共有420名会员,分布于全球17个国家。每名会员每年支付介于52美元至552美元的费用。与此同时,网站也收到不少个人捐款。此外,网站也曾领取过外国“开放社会基金会研究所” (Foundation Open Societies Institute,简称FOSI) 的津贴7万5000美元。

Acra今晚则回复说,从新叙事的上述解释来看,“换句话说,他们在本地的政治活动其实由好几个外国团体提供资金——来源不但有像OSF这样的机构,也有来自外国的许多民众。” 

新叙事:外国津贴没有附带条件也不影响编辑决策

新叙事强调,FOSI是因为认可新叙事网站的项目概念而决定提供资金,这笔津贴没有附带任何条件,FOSI和OSF也没有参与新叙事的日常运作或编辑决策。

新叙事的声明也指出,对于Acra所提出的任何问题,他们也很真诚地答复。“当ACRA问我们是否与一些本地或外国企业、团体或机构有任何正式或非正式联系时,我们主动提供了关于FOSI给予津贴的信息。”

新叙事想说的是:他们是诚意满满的实诚组织,对于获得外国津贴一事毫无隐瞒。外国机构提供的津贴也没有附带任何条件,出资方也没有干预网站的日常运作与内容。

红蚂蚁用新叙事提供的数据算了算,发现如果420名会员每人每年缴交52美元费用,总数加起来不过是2万1840美元。

即使有会员缴交552美元,那毕竟属于少数。无论怎么算,来自FOSI的7万5000美元津贴看上去都是一笔“巨款”,可以轻易让FOSI成为新叙事的大“金主”。大金主究竟有多少“话语权”,你我皆心知肚明。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OSF和FOSI经常干预他国内政

Acra在11日的文告里也指出,OSF曾多次干预其他主权国家的内政。例如,他们为某些团体提供资金,支持他们在即将来临的爱尔兰公投上反对教会的立场。这些机构一直在争取通过立法让同性婚姻合法化,因此也对欧洲其他信奉天主教的国家产生了负面影响。

除此,OSF也长期提供资金给“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和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

去年底,人权观察发布了一份提议新加坡政府应该修正法律和整个司法系统的报告。我国政府今年向人权观察下“战书”,邀请他们前来我国出席网络假信息听证会。然而,人权观察却“选择不到新加坡公开维护它的立场”。具体详情可参考红蚂蚁早前撰写的(没来供证被批评 “人权观察”反指我国政府“讽刺又荒谬”)文章。

Acra在文告中强调,新加坡不干预在其他国家发生的事。OSF和FOSI及其他外国慈善事业机构和团体,可以出于任何动机去资助他处的任何活动。然而,新加坡的立场一贯是,海外组织不可以对任何参与本地政治活动的国内机构或个人提供资金。

在本地公司法第27章节第12A条文下,注册公司的申请一旦威胁到国家公共秩序、人民利益、国家安全或利益,将被回拒。覃炳鑫和韩俐颖计划成立的OSEA公司就是因为抵触了国家利益被拒。不过,申请人依然可以在30天内上诉。看来,老天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会同时打开一扇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