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上虚报炸弹 新加坡男子成了我国“诈弹”第一人 

更新:
2018年04月06日 19:29
scoot
原定昨午飞往泰国合艾的酷航班机,途中传出炸弹威胁,机上173名乘客和六名机组人员,在两架空军战机护航下安全折返樟宜机场。(海峡时报)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的飞机不是第一次遭遇炸弹威胁,其子公司酷航的飞机昨天却是第一次被新加坡人谎称机上有炸弹,还惊动我国空军部队派战斗机护航。这次真的被自己人“下衰”。

据《联合早报》查知,这是首次有国人因在飞机上触犯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而被逮捕。在此条例下,任何人若明知是虚假信息却对外虚报会有恐怖威胁,均属违法行为。一旦定罪,可面对高达50万元罚款,长达10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老一辈的智慧还是很靠谱的——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昨天下午,一名41岁新加坡籍华族男乘客在1点20分从本地出发飞往泰国合艾的酷航TR634班机上,不知何故与空姐起争执,突然以嘲讽口吻称自己的手提行李内放有炸弹,空姐为安全起见马上向机师求助。

飞机被迫在马来西亚彭亨州北根(Pekan)一带的上空掉头返回新加坡。新加坡空军部队在接获炸弹威胁的通报后,也立即出动两架F-15SG战斗机对该航班进行护送。该班机在下午3点23分顺利降落在樟宜机场,机上173名乘客和六名机组人员都确定安全。

酷航指出,当局展开调查并执行相关程序后,确认飞机安全无碍,昨天傍晚6时30分已重新飞往合艾,并于傍晚7时59分(当地时间6时59分)在合艾机场降陆,比预定时间延迟约五小时。

炸弹惊魂两小时

据全球航班雷达网站Flight Radar的资料显示,酷航TR634班机于昨天下午1时20分出发,但在40分钟后(下午2时10分)便开始折返,半个小时内高度下降了2万英尺(从3万英尺下降至1万英尺),速度也从480英里减至342英里。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国防分析员卢福伟副教授在接受《联合早报》询问时解释说,降低飞行高度及速度,是为了避免机舱突然失压,导致乘客陷入缺氧状态。

飞机折返后,在南中国海上空盘旋约1个小时,直到下午3点23分才顺利降落新加坡樟宜机场。卢福伟说,飞机持续在空中盘旋,不排除是为了消耗多余燃油,以减少爆炸事故发生时可能造成的危害。

黄永宏:每一次的威胁通报都须严阵以待

国防部长黄永宏昨天下午4点多也在面簿上发帖文说,两架新加坡空军部队战机在收到消息后的几分钟内就立刻升空,将酷航班机从南中国海上空一路护送回樟宜机场。

黄永宏在帖文中写道:每一次的威胁通报都必须将它当成是真实的,直至证实为虚假消息为止(Every threat is considered real until proven otherwise)。为此,空军部队的飞行员都是全天候严阵以待。他也称赞空军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出色。

国防部今天也发表声明,阐述了这次派出两架战斗机进行护航的细节。

据《海峡时报》今天(6日)的报道,声明援引飞行员的话称,“当我们的战机与酷航班机会合时,我们通过特定的无线电频率与机长取得了联系,并通知机长飞机将由新加坡空军部队护送,机长也需要听从我们的指示。而我们靠近酷航航班,也是为了能够让机长看到我们。我们会观察客舱和驾驶舱内是否有出现一些不正常的行为,接着护送酷航班机降落,时刻确保机长有在遵循我们的指示。”

新加坡警方也没有让空军部队专美。他们昨天在面簿上从傍晚4点30分左右就开始陆续更新消息,先是证实从新加坡飞往泰国合艾的酷航TR634号航班遭炸弹威胁,顺利降落新加坡樟宜机场,警方正在进行调查,更多消息将会在稍后公布:

一小时后更新消息称:乘客都已安全下飞机。那名声称有炸弹的嫌疑分子,连同他的两名出游同伴,正在协助警方调查。

到了6点钟,警方发帖文说已经检查了受影响的航班以及该男子和其出游同伴的行李,证实炸弹威胁是虚惊一场。

6点29分,警方发出最后一条贴文称,该名41岁的男子已遭警方逮捕。不得不说,警方办事效率之高果真有目共睹。要知道,受影响的酷航航班在6点30分才再次起飞。

为何派遣战机护航?

卢福伟副教授指出,一旦发生可对公众安全造成严重危害的事故,空军部队的标准作业流程就是会出动战斗机来为涉事飞机护航,以策万全。

想必民众一定很好奇,如果飞机上真有炸弹,叫两架战斗机在旁边飞也无济于事,这样的护航又是为什么呢?

卢福伟副教授就解释,在尚未确认是否真实存在恐怖袭击时,护航的战斗机会尽量让涉事飞机在国际空域盘旋,准备随时采取行动。在必要时刻,战斗机机师可能需要执行艰难决定,将涉事飞机击落入公海,以将伤亡人数减至最低。

“如果飞机真的突然爆炸,直接坠落地面的话,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因此一般会让飞机留在海域上空。”卢福伟也指出,飞机持续在空中盘旋,不排除是为了消耗多余燃油,以减少爆炸事故发生时可能造成的危害。

并非孤立事件 去年至今炸弹威胁频频出现

据台湾媒体报道,今年2月2日,原定于当天下午5时35分从台湾桃园国际机场飞往新加坡的新航SQ879航班正在滑行道上移动时,台北市警局110勤务指挥中心突然接获一名女子用公共电话报警,声称“新加坡航空879班机上被放置炸弹”,随后又以同样方式打电话到台北市大安分局通报了同样的内容。

该班机上当时有260名乘客和13机组人员。经过一番调查后,台湾当局判断这是一起恶作剧,班机延误半小时继续起飞。

2017年8月7日,在韩国济州岛飞往上海浦东的春秋航空 9C8568 航班上,也有一名男子威胁机长将飞机飞往台湾,否则将炸掉飞机。

上海东方网报道,当该春秋航空班机晚上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后,上海机场公安便将该名谎称飞机上有炸弹的男子传唤至派出所。经初步调查,该男子无违法犯罪记录,但他自称有精神病史并携带抗抑郁药物。事后,该男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被刑事拘留。

话说回来,新加坡人再怎么怕输,其实也真没必要在这个谎报“炸弹威胁”的黑名单上争当新加坡“第一人”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