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女童耳朵严重淤肿引热议 肇因竟现两相反版本

更新:
2018年03月12日 21:14
淤青
三岁女童托儿所放学回家,父亲途中发现女儿耳轮严重淤青及肿胀。(Claudia Kwan面簿)

谁干的?母亲说女儿说是托儿所老师;托儿所说女童说是家中兄长。

母亲哭诉三岁幼女被托儿所老师捏成右耳严重淤肿,还留下精神创伤夜夜做噩梦;园方今天反驳,称女童向老师自述,伤口由家中兄长意外造成。接着,母亲又反驳说,女儿脸颊上的淤青是旧伤,耳朵的淤青是新伤,校方不应混为一谈。

双方各执一词,孰是孰非?

缘起:女童母亲发长文求助

女童母亲关女士(42岁,行政助理)上周六(10日)下午在个人面簿发表了一篇将近1700字的长文,描述了事件经过。女童父亲上月14日中午到宏茂桥某间托儿所接女儿回家的途中,发现女儿右耳严重淤肿。

从上传的照片可见,小女孩的右耳轮明显肿胀,伴有深紫、浅紫和青色等颜色的淤血,相当嚇人。

按关女士的说法,当她与丈夫询问女儿发生什么事时,女儿突然失控嚎啕大哭,什么也不肯说。经家庭医生与竹脚妇幼医院两次诊断,女童伤口是“非意外性损伤”,很可能是人为造成。

关女士过后赶到学校,要求校长和老师给出解释。但校方称女童伤势并非由托儿所的人造成,要她“相信老师们的专业”。

为了了解真相,关女士选择报警、找议员和向幼儿培育署(ECDA)投诉。警方目前已介入调查,幼儿培育署也回应,已与女童家长取得联系,会提供任何需要的帮助。同时,幼儿培育署也正在与有关的幼儿园合作,保证孩童状况良好和安全。

关女士表示,女儿情绪平复后,才说出她被级任老师带到某处,并被猛捏耳朵,但想不起确切的时间和地点。

据她的说法,平时性格开朗好动的女儿过去三周一直活在梦魇下,情绪起伏不定,不敢再上学,还会忽然大哭。原本已经学会自己如厕,现在却出现失禁的情况。

“她不只经常从恶梦中惊醒,而且连续好几次大哭时,都会喊出级任老师的名字,并说她邪恶,连看故事书里头的女巫,她也会直接喊出老师名字,然后就会大哭。”

关女士也向《联合早报》记者出示视频,女儿洗澡时突然情绪失控放声大哭,像发噩梦般大喊“我很怕老师”。

除了受伤的女儿,关女士还要“蜡烛两头烧”,以一己之力照顾复健中的中风丈夫(53岁)和两个分别为14岁和18岁的儿子。目前为了平复女儿的心理创伤,只能请假在家照料。

稚童受伤牵动了网友的心。在关女士发出贴文的两天内有超过2000次转发,600多个评论。不少网友对女童的遭遇表示同情,建议关女士采取法律行动,严惩肇事者。

尽管网友们强烈希望,但关女士并没有公布托儿所或有关教师的名字。据《联合晚报》报道,涉事的是宏茂桥福音堂幼儿园。

园方反驳:不在托儿所受伤

涉事托儿所今天中午则发出文告,坚称经过检查闭路电视并对相关职员进行内部谈话,确认园内并没有任何可能造成女童右耳受伤的活动。

园方称,托儿所老师当天一早进行常规健康检查时发现女童眼下有瘀伤,母亲解释说是女童和哥哥在家玩闹时不慎弄伤。两小时后,另一名老师发现了隐藏在女童头发下的耳轮伤口。女童回应说,那也是她哥哥弄伤的。

由于女童的说辞和母亲早前的说法一致,幼儿园没有再次联系女童母亲。

托儿所也说,女童第二天(15日)开心地回到校园参加农历新年庆祝活动。

母亲面簿逐一反击

就在园方发出文告的数小时内,关女士迅速在面簿发文,逐一反驳托儿所的说辞。

针对女童眼下的瘀伤,关女士称伤口是女童上周不小心撞上正在运动的哥哥造成的。一周过去后淤伤痕迹已经不明显,不能和她耳朵上的新伤口混为一谈。

她也质疑,女童到校时头发是扎起来的,如果当时耳朵就有伤,进行日常健康检查的老师一定会发现。

另外,女童的哥哥们视妹妹如宝,他们看到妹妹的伤势同样痛心和睡不好。尽管要应付考试,哥哥们在过去一个月一直在努力安抚受伤的妹妹,因此两位哥哥不可能是罪魁祸首。

至于女童在事故发生后第二天(15日)“开心参与校园活动”,关女士驳斥,女儿愿意回到托儿所,完全是因为有自己全程陪同。“那是我在反复向她保证‘妈妈就在你身边’后,女儿才进入托儿所……一小时后,我发现我女儿的行为举止不大对劲,立即把她带走……她一点也不开心!”

最让关女士觉得可疑的是,尽管完全知晓女童的情况,女儿口中的“女巫”级任老师由始至终没有表达过对学生的关心。“她(老师)不敢和我有眼神接触……她甚至没有问我女儿的情况,或者医生说了什么。”

女童的伤势究竟和托儿所教师有关,还是女童哥哥错手致伤后不敢承认,又或者另有其人?在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前,一切的猜测似乎都言之过早。

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网友们能给关女士多一些温暖的鼓励,也希望女童身心的创伤能早日痊愈。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