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莲不道歉不撤言论没受罚 气球之辩谁最“漏气”?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新加坡国会
(左起)傅海燕、林瑞莲与王瑞杰。(谢静怡制图)

朝野激辩是好事。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但国会两位女将没时间庆祝,她们一早就忙着在国会里过招。

早上十点国会开会,反对党工人党主席、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林瑞莲第一个起身发言。出乎外界所料,她斩钉截铁地表明,拒绝收回有关“气球论”的言论,更不要说向国会道歉。

林瑞莲上周在国会上质疑,政府去年底在调涨消费税问题上释放“探风气球”,要是没有引起舆论负面反应,或要是没有被之前的话"困住"(副总理尚达曼说过政府在这10年内有足够资金),政府有可能就会立刻调高消费税。

林瑞莲: 对政府的质疑“有可能不正确” 但不是毫无根据

20180308lim.JPG
工人党主席、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林瑞莲。(视频截图)

她今天在国会上承认,当初对政府的质疑“有可能不正确”(may have been wrong),但她坚持,她的质疑不是毫无根据的。她反问:“如果政府已明确说明2021年之前不会调高消费税,为何大众会这么担心,为何经济师会在总理于行动党大会上的发言后预测,消费税会在本次预算案中提高?难道他们都是不诚实和虚伪的吗?”

林瑞莲也坚持,自己是在履行宪法赋予国会议员的职责,要政府向人民有所交代,所以她不道歉。

林瑞莲强调,她在双方展开激辩时提出了疑问,但没有指控政府不诚实,也没有这个意思。她反指行动党议员基于他们自己的解读或过度想象(over imagination)及过分敏感,而对自己早前的言辞和意图“过度定性”(over characterization)。

律师出身的林瑞莲果然伶牙俐齿,还去引述李显龙总理的谈话反驳行动党。她说,李总理在"欧思礼路38号“国会辩论总结时说,如果议员认为有事情出现问题,议员有职责查清事实,以自己之名做出指控,而就算不完全确定,应该在国会上与政府对质,要求解释和答案。

林瑞莲质疑政府是否在对于议员的行为要求上实施双重标准,“在李光耀故居去留一事上采取一种标准,在调高税收上又采取另一种标准。”

(阿莲言下之意是:总理说过的话,你们都忘了?不要以为我阿莲一开口讲话,就影射你行动党政府不老实。政治敏感度要有,过分敏感就不好。要道歉的话,那全新加坡咖啡店阿伯和那些经济师都要一起向你政府道歉?)

傅海燕: 在国会发言须先查核事实 林瑞莲及其政党水平低

20180308fu.JPG
国会领袖、裕华单选区议员傅海燕。(视频截图)

国会领袖、人民行动党籍议员傅海燕起身回应时,还一度以为林瑞莲拒绝道歉,但愿意收回言论。后来林瑞莲起身强调拒绝收回言论之后,傅海燕表示“极度失望”,她认为林瑞莲的行为是“可悲的”(deplorable),并指林瑞莲的行为显示她及其所代表的政党水平低。

傅海燕说,虽然林瑞莲否认自己指责政府不诚实,但当时她作出这些指控时并没有任何证据,而林瑞莲的说法也相当于指控政府“说一套、私底下做另一套”,这些指控破坏了李显龙总理、尚达曼副总理及财政部长王瑞杰他们的名誉。

傅海燕强调,议员有义务和责任代表人民在国会里发言,但是在国会里提出看法、假设、意见和民怨之前,必须查核事实。林瑞莲本身已经承认之前没有查证。傅海燕说:“这也是议员在国会里发言,以及经济学者和分析师等在国会外发言的不同之处。”

(国会领袖言下之意是:未经查证的话,阿莲你不要在国会上乱讲,对别人做出没有证据支撑的质疑,会变成不实指控。)

傅海燕警告,倘若林瑞莲再犯,再次行为不正直、滥用国会特权,她会反映给国会特权委员会,由委员会展开调查。按照程序,特权委员会在调查后,若国会议员的行为确实不当,有可能被罚款甚至坐牢。

(这是整场辩论的焦点:阿莲只被警告,没有被送交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理。)

王瑞杰: 预算案细节必须保密

20180308heng.JPG
财政部长王瑞杰。(视频截图)

然后,财政部长王瑞杰也插一脚说,预算案是非常严肃的,政府谨慎小心地制定预算案,相关细节一直保密,直到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才会宣布,因为细节对本地乃至国际市场都会有影响。 王瑞杰强调,政府已多次提及加税议题,只是时间表和细节没有公布,因为在财政预算公布之前谈论细节和时间表是不恰当的。

(财长言下之意是:阿莲和阿强,预算案是高度机密的,有些事你不懂就不要在国会上乱讲。)

红蚂蚁看了这场长达23分钟的“气球”之辩,用小市民的话,简单总结三方发言:

  • 工人党阿莲:我只是在反映咖啡店民情。
  • 行动党第四代:Limpeh警告你阿莲,国会不是咖啡店。
  • 小市民:两党为了气球吵架,这才是国会辩论最大的distraction!(干扰因素)
  • 红蚂蚁利用写稿特权补一笔:朝野激辩是好事,国会需要更多辩论而不是唯唯诺诺的应声虫。这次焦点跑偏了,下次再努力。

这场“气球”风波最终以一记“警告”落幕,谁被伤得最深呢?

1)保守评估:两败俱伤

阿莲拒绝收回言论也拒绝道歉,但她承认当时的质疑可能是错的,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认错了,行动党的强攻算是有点收获。不过,林瑞莲坚持自己的质疑是有根据的,她拒绝道歉又不撤言论,可行动党也没有将事件送交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理,这让行动党显得很“漏气”。还好国会辩论没有直播,否则小市民看了一定摇头。拜托,请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也不要浪费你们的时间,我们关注为何要涨税,为何要涨消费税,不是什么“探风气球”。

2)大胆评估:行动党失分

行动党失分了,从网络舆论判断,这个评估应该没有错。阿莲的谈话确实反映不少网民内心的“质疑”和看法,这相信也是她“死死”都不愿道歉或收回言论的原因。无他,因为有网络民情做底气,她知道自己那番话有不少“网络票”。行动党没有将事件送交特权委员会,相信或多或少也有些顾虑,这么做恐将激起多大的民意反弹。红蚂蚁认为,在消费税议题上,行动党不是因为“受困”而没有马上涨消费税,倒是在如何处理“气球论”事件上,行动党显得进退失据。

3)中肯评估:未知 

网民不代表所有选民,网民人数肯定庞大,但活跃的网络社群可能就那么一小撮,敢放言放炮的网民,搞不好就来来去去那一些。网络舆论场上,有多少是真民情,有多少是“水军”搅局,我们也不清楚。更重要的是,那些不活跃于网络的“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到底怎么看待这起事件?两党不妨多放点“耳目”实地走访民情,探探选民真正的感受。

不许对手玷污清白 行动党有精英的“道德洁癖”思维?

这次朝野攻防很刺激,最让外界不解的是,行动党政府如此大动作逼迫林瑞莲撤回言论是图什么呢?红蚂蚁猜测,主要是出于精英的“道德洁癖”思维。

行动党向来都要抢占道德制高点,绝不容许对手的谈话玷污自身清白,甚至采取法律行动也在所不惜,所以也换来了“告到对手脱裤”(刘程强用语)这么一个行为标签。精英的脑袋希望把事实辨清、辨明,我没说过的话,不要硬塞入我嘴巴。用带有道德洁癖的方式看待事情,在某种程度上是没有错的,但看在小市民眼里,却可能就变成是强者欺负弱者的行为。在做宣传和打心理仗时,精英需要转换思维,用小市民的心态和视角去做推论,否则有理也说不清。

有舆论认为,行动党政府这次这么强硬是要清楚说明,什么时候调涨消费税是政府经过深思熟虑决定的,不会因为民意反弹而改变。否则,反对党可以在下届大选中炒作话题,呼吁选民票投反对党,用低得票率(民意的展现)来逼迫行动党在调高消费税的政策上U转。

这听来有些牵强。消费税肯定成为选举话题,任谁也阻挡不了。消费税牵涉到整个政府的财政预算,就如财长说的,是一个很严肃的课题,行动党这么一个强势政府怎么会在严肃课题上随民意起舞? 

消费税争议提前大爆发不是坏事

消费税引发的政府诚信问题和所谓的“探风气球论”提前大爆发,对行动党来说,未必是坏事。现在距离大选还有一段时间(假设今年不选)。在消费税问题上,不妨去想想该如何更好的包装和宣导,用民众听得懂的语言和听得进脑的例子去解释,政府为什么需要加税,加税的方式很多,为何最终选择了消费税?行动党把气球放掉吧,赶紧回到问题的核心。

不用等到下一届选举,现在就是第四代核心团队接受考验的时候。一个气球漏了点气,没关系。重要的是,去看看为什么漏气,又怎么把它补回来。做得好,民众会打气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