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新加坡金沙赌场追讨350万元 中国富豪自称无辜遭殃

更新:
2018年03月06日 22:06
MBS Casino
新加坡滨海湾金沙赌场内部。(联合早报)

冤冤“相欠”何时了?

这本来是一个直接了当的案子:中国富豪到新加坡豪赌一掷千金欠下赌债。赌场向他追讨债务不果,于是入禀新加坡高庭向他追债。

通常这类案子就只有一种结局:欠债还钱。

此次入禀高庭的是滨海湾金沙赌场,他们去年8月起诉湖南东能集团总裁罗山东,并在上周要求高庭即席裁决,也就是在无须传召证人的情况下,根据书面证据判诉方胜诉。

20180306-LuoShanDong01.jpg
湖南东能集团总裁罗山东。(东能集团)

罗山东:我遭了池鱼之殃

可是,罗山东却通过律师陈明安指自己是遭受了池鱼之殃,因为他所欠金沙的钱早已通过第三方,即金沙的中介公司还清。金沙未收到款项,那是中介公司失责,与他无关。罗山东也通过律师将中介公司前经理的宣誓书呈给高庭法官朱汉德过目。

基于此,高庭允许罗山东继续抗辩,但指示罗山东必须于14天内交出350万新元给法庭保管,作为他能继续抗辩的条件。据知,罗山东已交出这笔钱。下次审讯日期仍未定。

金沙赌场在高庭上通过其代表律师陈德山否认罗山东的说法,指位于澳门的中介公司“天都博彩中介有限公司”(Tian Du Gaming Promotion Company Ltd)并不是金沙指定的放贷与收账代理机构。

各说各话 孰是孰非

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先来听听被告罗山东怎么说。

罗山东

  • 承认欠下赌债,却辩称已通过在澳门的赌场中介还清这笔债务,所以没有欠金沙钱,他不应该继续被牵扯在内。
  • 他向金沙赌场借贷298万新元作为赌资后,基于中国国内外汇管制条例,无法直接从国内将钱汇到新加坡,只得通过澳门的一家赌场中介公司帮他还债。
  • 这家中介公司是天都博彩中介有限公司(简称“天都”)。
  • 罗山东称,天都是金沙的指定收账代理机构,平时都会从金沙的赌资中抽佣。
  • 他通过中国国内银行将偿还金额转账给天都,用以偿还欠下金沙的赌债。
  • 可是,天都却因为资金周转问题无法将钱付给金沙,最终导致金沙起诉他。
  • 他还说,金沙是在2015年10月28日借出赌资给他,却等到两年后才向他追债。

不过,罗山东所出示的文件却没有存款和提款的详情,包括付款的目的。朱汉德法官说,罗山东的证据让人难以确定他是否已还债给金沙。

天都

罗山东向高庭递呈的天都前经理宣誓书显示:

  • 这名任职于天都的前经理署名为刘健(译音)。
  • 刘健称,天都确实以金沙收账代理机构的身份,向罗山东收取了偿还金。
  • 不过,这笔钱最终没有用来偿还罗山东的债务,因为天都和金沙起了争执。

朱汉德法官指出,罗山东若没有呈上中介公司前经理的宣誓书,他会立即驳回罗山东的上诉。他还说,本案需要开庭来断定个中是非,包括中介和金沙之间是否有代理关系,因此不能作出即席裁决。

滨海湾金沙

  • 首先否定了罗山东所说,金沙拖了两年才向罗山东追讨款项。金沙在2015年借出赌资给罗山东后,曾先后在2016年1月和7月发出书面追讨文件,但全都石沉大海。
  • 2016年12月22日,他们在香港法院起诉罗山东,不过案子到了去年8月中断审讯。
  • 金沙改在新加坡法院起诉罗山东。
  • 借给罗山东的赌资虽然是298万,但连本带利计算下来,偿还金额约为350万新元。
  • 金沙也驳斥了罗山东所说,从来都没有直接与金沙有任何接触的指责。罗山东2015年曾亲自在新加坡当着金沙员工的面签下了借贷赌资的文件,金沙员工过后也在这些文件上作出会签。这足以证明罗山东与金沙曾直接“联系”过。
  • 金沙否认位于澳门的中介公司“天都”是它所指定的放贷与收账代理机构。

金沙去年也入禀香港法院向孔令辉追债

众所周知,金沙赌场追债,天涯海角都会一追到底。去年5月底,金沙曾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将中国女子乒乓球队主教练孔令辉告上庭,要求他偿还超过45万新元的赌场欠款。

孔令辉当晚通过微博发表声明,澄清是帮父母和亲友领取筹码时留下个人信息,并未赌博,欠资者另有其人。他还说,自己正率队在德国备战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将竭尽全力为国争光,试图以此来消解这场“赌博危机”。

孔令辉后来立即通过友人一次过还清所有欠款,滨海湾金沙也向香港法院申请撤诉。不过孔令辉却因此形象扫地,还赔上自己的国乒主教练生涯。

罗山东是谁?

相信很多蚁粉对罗山东并不熟悉,网上关于罗山东的个人资料也不多。只知道他所创办的民营企业——湖南东能集团(Toener),成立于2003年,旗下有矿业、地产、金融、资产管理等四大核心业务。

20180306-LuoShanDong(official).jpg
罗山东用在《总裁寄语》页面的照片。(东能集团)

戴着一副眼镜的罗山东,外表看起来相当年轻且带有书卷气。他在集团官网上的《总裁寄语》一栏,用了相当诗意的形容词来说明东能集团的生存与发展基石:

选择在于智慧,机遇在于把握,合作在于真诚,成功在于努力。

目前,该集团业务遍及全国十多个省市及港澳地区。集团在缅甸、印度尼西亚、东帝汶、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也有业务,不过东能官网和网上其他资料都没显示公司的营业收入与总资产究竟有多少。

罗山东曾收过湖南证监局的警示函

蚂蚁咬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的资料后发现,湖南证监局曾在2016年初对罗山东发出《关于对陈瑜、罗山东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责成罗山东等人作为湖南正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却涉及短线交易,要求他们将短线交易所产生收益按《证券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上缴公司。当局还说,他们对罗山东等人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也将记入中国证监会诚信档案。

20180306-hunan securities.png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另外,据《商业时报》报道,去年11月,新世界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新世界”)也入禀新加坡高庭,将大股东罗山东和他掌控的两家机构控上高庭。新世界指罗山东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擅自从他们共同持股的惠州大亚湾美泰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资金当中,取出1.18亿人民币(约为2400万新元)转移到自己旗下的两家公司。新世界要求罗山东归还取出的金额并为相应经济损失做出赔偿。

好戏还在后头?

看来,罗山东身上缠绕的官司不只是金沙这一宗,他的资产可不可观红蚂蚁不清楚,蚂蚁只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在14天内掏出350万新元。罗山东肯拿出350万新元来证明自己被冤枉,是出于自信,还是打着“富贵险中求”的一张皇牌,就更看不透了。

或许这个看似简单的金沙赌资偿还案,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随着案件的进展,罗山东这个谜一样的人物和他旗下的公司的面纱应该会被慢慢拨开。等待我们的是“精彩”,还是“惊吓”,现在还不好定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