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部长薪金 这是明智之举

更新:
2018年03月01日 21:52
Teo Chee Hean on ministerial salaries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宣布,尽管计算部长年薪的基准自2011年以来已上涨约9%,但现阶段仍将继续冻结部长年薪。(海峡时报)

什么都能涨,这个不能涨。

什么都涨,就是部长薪水不涨,而且未来五年都可能冻结。

“部长薪金”这个久违了的课题,今天又成国会辩论的主角之一。据早报网报道,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宣布,尽管计算部长年薪的基准自2011年以来已上涨约9%,但现阶段仍将继续冻结部长年薪。

调高9%?张志贤:拒绝加薪建议

很巧,又是一个“9”。消费税将调高至9%已经引发舆论不满了,在当前共体时艰的大背景下,部长薪金如果还调高9%,那恐怕会引发民怨海啸了。红蚂蚁认为,在这个非常时期,冻结部长薪金是明智之举,否则一面喊穷、喊开源节流,一面又调涨部长薪水,要民众怎么信服?
 
9%薪金调涨的建议是由特许会计师协会会长余福金领导的委员会提出的,但政府并没有接受。据报道,兼管公共服务的张志贤说,MR4级别的年薪基准自2011年以来虽上涨约9%,但政府认为该基准会上下浮动,因此打算进一步观察,没有接受部长加薪的建议。

张志贤也说,既然经济还在转型中,政府决定不作出任何改变,继续保持现有的薪金架构和水平,花红的结构也不变。张副总理说:“我们在五年后,或者需要的时候,再进行检讨。” 政治职位薪金检讨委员会此前提议,每五年检讨部长薪金框架。

2011年分水岭选举后 部长薪金缩水 

新加坡长期倡导"高薪养廉,厚禄养贤"的部长及高级公务员薪金制度。为了确保高级公务员团队永远维持最高素质,政府坚持把部长及高级公务员薪金和市场薪金挂钩,以免人才被私企抢走。

20180301-Singapore Cabinet.jpg
新加坡内阁部长合照。(海峡时报)

建国总理李光耀曾经在一个讲座上说过,部长不是"和尚或者耶稣会教士"。他在2009年一次公开讲话中又以尚穆根为例说,尚穆根当律师,一年的收入高达600万,当了部长,年收入却只有150万元,借此说明部长薪水不算高。

政府在部长薪金问题上,立场一直相当坚定,直到经历2011年分水岭大选,执政人民行动党的集选区堡垒被攻破之后,才大幅削减部长薪金。 上一次的部长薪金检讨就是在2011年12月30日进行。政府在2012年1月提出政治职位薪金新标准白皮书,建议大幅度改革部长薪金,国会当时通过了白皮书。

根据建议,总理年薪减36%至220万元总统年薪减51%至154万元,而初级部长的年薪标准比2010年减少37%至110万元

担任政治职务者的薪金以新标准计算:初级部长(MR4 级别部长)总年薪,是收入最高1000名公民中位数年薪折扣40%,即110万元;其他担任政治职位者的年薪则以初级部长年薪为基准,例如总理年薪比初级部长多一倍,政务部长年薪是初级部长年薪的七成。

委员会也建议,除每年可固定领取12个月的月薪,外加第13个月花红外,也让担任政治职位者获得三种可变动的花红,即常年可变动花红、个人表现花红和新的国家表现花红。

政府不涨部长薪金 网民不赞反批  

在新加坡,部长薪金一直是一个敏感课题。尽管总理和部长们的薪水已经大幅缩水,但每次看到有媒体拿新加坡领导人的薪水和外国领导人的薪水比较时,不少新加坡网民就开始大骂了。

BBC曾报道称,李显龙总理的年薪比美国总统高出五倍。 彭博社今天报道说,美国部长的薪水是新加坡部长的约四分之一。张志贤今天宣布不涨部长薪金后,也没赢来网民多少赞誉,反而是揶揄声一片:涨薪当然别想,那为何不减薪呢?

这个说,不涨薪是好的想法,但减薪会更好。

这个说,我建议,你们让我们缴多百分之几的消费税,你们就减多百分之几的薪水。

红蚂蚁倒是认为,高薪养廉的出发点并没有错,如果刻意地去压低部长薪金,反而可能制造更多灰色收入的地带,势必引发一连串的贪腐问题。就像李光耀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访问时曾说,所谓的高薪养廉,就是政府支付部长一定薪金,让他们靠这份薪水打点自己的一切。不像在其他国家,部长虽然薪金不高,但有许多的额外津贴和优惠,就连一些最低薪的部长,他们的妻子都穿得珠光宝气,住的也是豪宅。

不过,高薪养廉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旦与官方沾上边的机构传出负面新闻或政府宣布令民众荷包缩水的消息时,“高薪养廉”这个招牌必定成为民众泄愤的箭靶。

一流的薪水不能端出三流的成绩 

过去,我们极少听见公务员团队或政府机构出现重大失误,只要一流的薪水能做出一流的工作,部长拿高薪就让他们去拿吧,把国家打理好,我们大家也好,民众还是很信任政府。但是看看过去半年多来,从民选总统保留制、地铁隧道淹水及故障频频到消费税调涨等,民众对政府官员和公务员工作队伍的信心开始动摇。

20180301-train flood.jpg
位于碧山的地铁隧道去年10月淹水,列车底下的轨道被积水完全淹没,造成地铁服务大瘫痪。(海峡时报)

特别是地铁老出问题,民怨尤其大。为什么呢?一流的薪水总不能端出三流的成绩啊。领高薪就得做出高素质的服务,还得担当重责。怎么出事时,不见有高层扛责呢?高薪不是问题,但赏罚必须分明,出事之后,领高薪的高层领导人有被处分吗?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给花生米只能找猴子,这个逻辑还成立吗?

靠高薪吸引人才从政 国家“企业化”? 

当然,我们也不能要求政府高层领导人各个都有无私的献身精神(按中国人的说法是“雷锋精神”)。但如果要开出高薪才能吸引人才从政或加入公务员团队,那久而久之,会不会整个国家的运作都“企业化”?管理国家变成像在打理企业,当一切只能向钱看时,要如何给下一代灌输爱国精神?

薪水太低,难吸引人才,同时可能造成腐败;一味靠高薪吸引人才,可能会导致国家“企业化”,高官们缺乏为国服务的精神。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确实不容易。作为成长于李光耀执政时代的新加坡人,红蚂蚁其实是能接受高薪养廉的制度。但每次看到公务员团队失误时,也只能摇头叹息。被网民喊着去减薪,也是你们自找的,三流的成绩当然只能领三流的薪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