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有两副神秘骷髅的“凶宅”高价拍出,背后的故事你还记得吗?

更新:
2018年02月28日 19:54
骷髅屋
惹兰巴泰17号“凶宅”外观。小图为陈氏姐妹中的妹妹陈如碧。(谢静怡制图)

骸骨的身份,恐怕永成谜团。

发现两具骸骨的“骷髅屋”,假定死亡的老姐妹,加上拍卖所得收归国有……诸多吸睛元素,让惹兰巴泰17号“凶宅”不仅成为全城热话,更是在昨午举行的拍卖会上,吸引大批买家出价竞拍。

面积为1720平方英尺的“骷髅屋”经过12分钟的激烈喊价,最终以223万元的价格成交,远高于此前170万至190万元的参考价,相当于每平方英尺卖得1296.5元。

大约160人涌进了只能容纳70人的安国酒店拍卖会现场,还有数十人站在门外,跃跃欲试。产业处理及信托局委托房地产公司莱坊(Knight Frank)进行拍卖,并直接以170万元起拍,让不少冲着“骷髅屋”阴气重重不吉利,想要捡便宜的买家大失所望。

20180228_address.jpg
(谢静怡制图)

最终成功标得房产的是GC土木工程集团创办人兼主席吴智仔(70岁),他当场支付了相当于房产价格10%的22万3000元支票给拍卖商。

吴智仔在接受《新明日报》采访时坦言,最终标价比预期高50万元,但物有所值。他打算在原址重建一栋三层半的排屋出租,五年后才考虑出售,总投资近400万元。

20180228bidder.jpg
GC土木工程集团创办人兼主席吴智仔(第二排穿浅蓝色衬衣男子)在“骷髅屋”喊到210万元之后连续三次提价,成功中标。(海峡时报)

《海峡时报》报道,在惹兰巴泰附近的西拉雅弯(Seraya Crescent)上月有一处比“骷髅屋”面积更小的排屋以每平方英尺1218元的价格售出。

尽管“骷髅屋”最终成交价比周边同类房产价格还要高,但由于地皮属永久地契,又位于汤申路上段的幽静地段,走路就能到蓄水池公园,加上距离传统名校不远,长期来看,确实有升值潜力。

20180228_location.jpg
(谢静怡制图)

“骷髅屋”因地段优越引来众人追逐,可它背后那段悲惨的历史,所留下匪夷所思的种种谜团,大家还记得吗?

“骷髅屋”谜团种种

这栋破旧老屋之所以叫“骷髅屋”,当然是有原因的。屋内原本住着一对与世隔绝的姐妹,后来却剩下几堆白骨,和众多无法解开的谜团。

20180228_porch2006may.jpg
2006年7月,房子外布满杂物。(海峡时报)

2006年7月,国家环境局人员在接获居民投诉蚊子滋生后,进入这间外表看去早已荒废的单层洋房调查。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竟然在厕所发现了一具骷髅。这具骷髅的脚骨分布在蹲厕的左右两侧,其余的骨头则散落在蹲式马桶上和马桶里,周围还有一件花色上衣和一条黑色长裤。验尸庭同年展开研讯,但无法从遗骸中提取有效的DNA,未能确定骸骨的身份。

20180228_livingroom2006Jul.jpg
《海峡时报》记者在2006年7月进入屋内,发现客厅中囤积了大量装满衣服的塑料袋。(海峡时报)

但不要以为这是屋内的唯一一副骷髅。九年后的2012年9月,新加坡建设局通过产业管理公司雇用承包商清理排屋部分坍塌的屋顶,工人在开工后的两天,在客房发现一个骷髅头,随后在瓦砾堆里找到更多人骨。验尸报告显示,第二副骸骨“至少死了几年”,推测属于一名身高约1.58米至1.59米的六七十岁女性,死前没有受伤。

我们不知道的是,在2006年国家环境局人员进入房子调查发现第一副骷髅时,是否已经存在第二副骸骨?如果是,它是否仍有肉身,还是早已化作白骨,藏匿于杂物之中?为什么调查人员发现第一副骷髅后,没有随即发现另一具骸骨?……

我们都不知道。

根据法庭文件,陈莲喜(洋名Pearl)是房子的主人,多年来与妹妹陈如碧(洋名Ruby)同住。在2006年第一副骸骨被发现时,两姐妹如果在世,陈莲喜应为81岁,陈如碧68岁。

20180228_sisters.jpg
年轻时的陈莲喜(右边红圈者)和陈如碧(左边红圈者)。(联合晚报)

姐妹俩家境不错,但生活孤立,无人知道她们的行踪。附近居民都说至少10年没有见到她们,有亲戚透露,最后一次见到陈莲喜是在1991年的一场婚礼上。

验尸官在2016年5月总结两起悬案时说,外界对姐妹俩了解不多,两副骸骨都无法确定是她们。由于没有证据显示除两姐妹之外还有其他人住在该洋房里,高庭宣判两姐妹假定死亡。

但验尸官也无法判定,在“骷髅屋”内发现的两具骷髅的具体死因。

警方调查发现,洋房没有被人闯入的迹象,也排除他杀的可能性。他们还在屋里找到好些首饰及马来西亚令吉。陈莲喜户头里有22万7000元存款,最后一次提款是在2004年。她在同年7月18日通过兀兰关卡出境前往马来西亚后,就再也没有入境新加坡的记录。妹妹陈如碧则完全没有出入境纪录,应该一直都在国内。

照理说,姐姐陈莲喜自2004年起再也没有进入我国的记录,岂不是说屋内的另一具骷髅另有其人?如果不是陈莲喜,那又是谁?我们不知道。

警方曾尝试通过各种管道确定死者的身份,包括向邻居查询、向医院查找医药和X光报告,以及向全国牙科协会查询死者的牙科记录。但时至今日,仍无法确定死者身份。

“骷髅屋”的主人陈莲喜退休前是服务于国家图书馆的公务员。据两姐妹的表姐江水莲在2007年描述,陈莲喜是个聪明、开朗、爱读书的人,但后来变得怪异难亲近。江水莲告诉本地媒体,最后一次上门拜访这对表妹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后来,她们似乎不爱与人来往,我打电话她们也不接,后来连电话都换了,我尝试写信给她们,也没有回音,这让我很难过。”

至于陈如碧,她长期患有精神分裂症,1991年开始到心理卫生学院接受治疗,最后一次复诊是2002年3月。她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在乌节路远东购物中心卖首饰,邻居也曾说她友善,能与人交流。

陈如碧缘何患上精神分裂症?她在1991年开始就医,这也是姐姐陈莲喜最后一次出现在亲戚视野的年份。两者有关联吗?还是巧合?

无人有资格继承遗产

由于陈氏姐妹没有立遗嘱,也没有法定继承人,为鉴定两姐妹身世,产业处理及信托局曾花了三周,翻查旧报纸,拼凑两姐妹家谱,并在2015年公开邀请认为有资格继承遗产的亲属申请继承遗产。当时最少有四个亲戚表示有意申请,但当局认定申请者无法证明他们曾与两姐妹保持联络,也没有照顾过两姐妹生活起居,因此无权继承。

按无遗嘱继承法,“骷髅屋”拍卖所产生的收益,将收归国库。不过不要以为这就是“the end”了,一些和陈氏姐妹无甚来往或早已疏于联系的亲戚表示,就算是亲戚间没有什么往来,但遗产理应留给血亲,因此他们考虑向产业处理及信托局上诉,争取继承遗产。

一栋单层破旧的“骷髅屋”,看似阴森森又不吉利,竟引来众人追逐。看来啊,在经济利益面前,一切的忌讳都是浮云。陈氏姐妹若泉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