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去托儿所接孩子,分分钟都要被扣钱

更新:
2018年02月23日 19:06
托儿所
本地有越来越多托儿所针对迟接孩子的家长施行罚款。(档案照)

新加坡,名副其实的“罚款之都”(Fine City)。

本地有越来越多托儿所针对迟接孩子的家长施行罚款,迟到5分钟,就被罚10元。

新加坡生活压力大人尽皆知,不仅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照顾,工作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双薪家庭为了减轻日间抚养的负担,把孩子送进托儿所请专人照顾。但有托儿业者表示,近年来家长不准时接孩子放学的问题日益严重,因此有更多托儿所开始实行罚款制度,要求无故迟到的父母支付罚金。有家长迟到一个半小时,被罚超过100元。

《海峡时报》报道,网上搜索结果显示,我国约1400家托儿所当中,至少有一成托儿所列明对家长迟接孩子的罚款条例。有的托儿所会先给口头警告才“开罚”,有些则提供5到10分钟的宽限期。

据了解,新加坡并非唯一一个出现上述情况的国家,英国、澳洲和意大利等国家的托儿所也会对迟到的家长进行金钱上的惩罚。在我国,罚款的金额各家不等,但大致上为每分钟1到3元。回教幼儿园Iyad Perdaus儿童发展中心负责人塞敦表示,宽限期后的首5分钟罚10元,之后每隔5分钟加5元。位于南洋理工学院内的远景幼教(Learning Vision)托儿所资深校长陈小姐介绍,该机构全岛24所托儿所,都实行每15分钟罚款10元的制度。

我国大部分托儿所平日都在晚上7时关门,周六则在下午2时结束服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并没有具体管制托儿所制定罚款的数额,这是托儿机构和父母之间的协定。

许多受访的业内人士称,这项罚款机制已经施行了至少20年。遥想红蚂蚁的幼年,每天下课后和另外几位父母都要做工的孩子成为雷打不动的“留守儿童”,动辄个把小时,眼巴巴地等待大门外家长的身影。还好当年仍未生成类似的规定,不然父母定被重罚,每月工资都不够罚款。

针对无故迟到“累犯”

一名不愿具名的托儿所主管表示,推行迟到收费政策,主要是针对一些经常无故迟到又屡劝不听的家长。
  
“我们理解一些不可预期的延误,像是地铁故障等,但家长也必须努力不要迟到。我们应该也要对老师公平,他们放工后可能也有与家人吃饭等安排。”

托儿所的解释确实无可厚非。毕竟孩子无法在规定时间被接走,老师就需要加班来照顾他们,因而影响到他们完成原定的工作任务,还不一定拿得到加班补贴。老师也是人啊,也应享有工作外的私人时间。

家长也难为

家长对罚款机制的反应也不一。有人表示每个月托儿所费用高昂,希望托儿所能视情况变通;有些则赞成实行罚款,让孩子不要为姗姗来迟的家长而失望(例如幼时的红蚂蚁),毕竟父母是孩子人生最初的楷模,不能在“守时”上树立不良榜样。

站在家长一方,他们也难做。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全日制的托儿费中位数已达883元,比2011年时的720元高出22.6%。就算有基本育儿津贴的帮忙,面对日益攀升的费用,家长们大喊“吃不消”,只能拼命工作应付上涨的开支。

许多人不敢向雇主要求灵活的下班时间接孩子;按时下班还动不动遇上故障的地铁服务;甚至有时候还被临时要求加班……接孩子回家,成为重压之下的家长每天必打的另一场仗。

但纵使父母有苦难言,在这类规定未被官方禁止的今日,就必须要遵守。“钱”成为了托儿业者解决事情背后的思维模式:不要让老师超时工作,就让要让孩子准时离开托儿所,这就需要使用经济手段(罚款),让家长准时把孩子接走。

还好,在“罚款之都”分分钟都算钱,且数额不菲的压力之下,这种经济手段并没有完全取代家长迟到时产生的内疚感(道德手段)。受访的塞敦女士表示,近年来情况有显著改善,家长迟到一个月可能才发生一到三次。

真是苦了我国家长,给钱让孩子上学,还得担心迟到被罚钱。结果不是夫妻其中一方要牺牲工作在家照顾孩子,就是要请求老一辈援手带孙,或者花钱请佣人来帮忙。不是金钱,就是人情。这么麻烦,难怪年青一代生育的意愿越来越低。

每5分钟10元的罚款,红蚂蚁说不定也要改行,去开课后托管机构。红蚂蚁的读者,统统打九折!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