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远唱两小时独角戏,暴露SMRT诸多问题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许文远
(谢静怡制图)

一连串事件绝非偶然,恰恰说明了SMRT在检修制度上已有经年累月的漏洞。也恰恰是部长口中难度不高,操作简单的“小儿科”,导致数十万乘客的生活受到了影响。

不出所料,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昨天在国会,演了一场长达两小时的精彩独角戏。

从一份七页39段话的50分钟部长声明开始,接着回答15名议员几乎全是和善友好的问题。“搞定先生”一会抬头望望坐在公众席上颤颤巍巍旁听的SMRT和陆交局高层,一会“抱怨”当交通部长两年却老了五岁引来满堂欢笑,全场从容应战,语言丰富,几乎是相当成功的“表演”。

除了那些他在讲话中暴露出来的问题。

地铁建筑与设施维修部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地铁公司建筑与设施维修部属于核心维修部门之一,被查出伪造碧山站设施维修记录长达近一年时间,导致10月7日发生隧道积水事故。

虽然当局事后作出各种硬件上的改善,根据《联合早报》的报道,包括更换碧山集水池的浮动开关,改用可处理更多沉积物的水泵,增强系统的抗水能力;增设新雷达传感器来独立监测水位,迁移水泵控制面板到远离轨道的地方,以便有需要时人力操作水泵。
  
除此之外,SMRT也将检修水泵的间隔从原先每三个月缩短到每月一次;也准备与民防部队和公用事业局定期举行演习,还有添购额外紧急器材如便携式水泵来加强应急能力……

但是,问题的根源在人。上月的豪雨揭发的只是建筑与设施维修部问题的冰山一角。更让人震惊的是,除了碧山,我国另四个带有隧道地面开口设计的地铁站(红山、景万岸、劳明达及樟宜)中,劳明达(Lavender)的四个水泵就有三个处于无法再维修的状态;景万岸(Kembangan)的八个水泵则有两个故障。

“中奖”的几率真高!目前碧山站有13人正遭调查,尚不得知其他两个站的员工和管理层有没有涉及玩忽职守或伪造维修记录,不过估计还有更多“老鼠屎”要被揪出来。这还不止哦,SMRT上周的“特赦”期间,还收到了几份同样来自建筑与设施维修部的“招供书”。

20171108_smrt (1).jpg
(谢静怡制图)

而在10月7日同天造成莱佛士坊和滨海湾站之间的轨道出现短路电弧而停运的,竟然是一颗早在2003年进行维修工程时就遗留在轨道旁的螺栓!如果红蚂蚁有一个和这颗螺栓一样大的孩子,他现在都已经在读中学了。

真不知这个负责维修的核心部门,还有没有藏其他的污垢?一连串事件绝非偶然,恰恰说明了SMRT在检修制度上已有经年累月的漏洞。我们知道部长一再表达了失望与愤怒,但正正是这些部长口中难度不高,操作简单的“小儿科”,导致数十万乘客的生活受到了影响。

还有哦,碧山站抽水系统的水泵浮动开关在独立测试过后,发现其实没问题,那为何当天抽水系统失灵了呢?考倒红蚂蚁了。至于地铁建筑与设施维修部还有哪里问题?估计这场大戏还陆续有来。

交通部、陆交局、SMRT:依然自己监督自己?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昨天在国会作最后一个提问时,指出地铁服务的种种问题核心就是“钱”,而政府想鱼与熊掌兼得。

许文远马上回呛:“赚钱有更容易的方法,不需要SMRT……营运必须遵守财务条规,不能随便花钱,否则营运虽然出色,但却是把成本转移到纳税人身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刘先生是知道的。他经营市镇理事会,他必须平衡账目,他也知道监管的重要性。”

许部长轻巧地把矛头转回给刘程强,还戳人痛处暗讽对方一把。高招。

但接下来就有问题了。

反对党大佬继续质疑,控制拨款的交通部、负责监管的陆交局和负责运营的SMRT既是一个团队同时又要起到制衡监督作用,将如何做好各自本分?

许部长这么说的:“这不代表我们模糊边界,忘了各自的角色和权衡。我想这可能在他(刘程强)听来有点精神分裂,但我们心里清楚,而这是能够做到的。”

答了等于没答。

许文远在部长声明时曾有感而发到脱稿表示,他接管交通部后早晚视察地上地下后愈发认为“监管方——被监管方”的敌对关系是“有毒的”,除非大家通力合作,否则出事了只会相互指责,根本无法联合起来解决问题。看来不仅是“他”有点精神分裂,红蚂蚁也被弄到精神分裂了。

所以还是“自己监督自己”啊。许文远近来谈话多次提到要团队合作,消弭对立;解决问题为先,论功行赏在后。但公众要知道,是谁替他们行使监督的职责?

许文远也表示,10月7日事故不复杂导因也清楚,因此交通部决定不召开调查委员会,只有陆交局和SMRT设立联合督查小组进行内部审查,找出维修上的不足。所以公众要知道地铁公司内部有什么过失,还得等地铁公司自己告诉我们。

在国会对反对党表现强硬的许部长是不是对“自己人”过于仁慈?政府一方对连续出问题的SMRT惩罚是否太轻?在李光耀时代,别说郭木财了,就连许文远,估计也会被他在国会当着众人面点名大骂一顿并勒令无条件立即整改吧。平日倡导一团和气的红蚂蚁竟然也怀念起那个年代。

痛定思痛后的整顿:人事调整与企业文化改变能否奏效?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SMRT总裁郭木财和SMRT主席佘文民是许文远的两个“儿子”,那么后者被偏爱得也太明显了。郭木财像做错事的小孩,拉长了脸面无表情地听完了“父亲”的训话。SMRT的主席也从以往的幕后走向台前,得到了“父亲”在国会上的表扬,扛起了更多的职责。

20171108_set2.jpg
SMRT总裁郭木财(左)和SMRT主席佘文民。(资料图)

许文远昨天的讲话,明显是把更多的希望放在了“老相识”佘文民身上,由他而不是郭木财带领SMRT走出泥潭,重获公众信任。曾任新科电子总裁的佘文民也找来了自己信任的人——新科动力(ST Kinetics)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郭威安博士,来负责领导SMRT的审查团队,找出维修方面的不足,直接向SMRT董事会汇报。

改革宜快不宜迟,佘文民今天下午就突然造访了位于南北线的宏茂桥站。根据SMRT的说法,佘文民和该站基层员工会面,包括听员工介绍日常工作和反映基层问题。

而对于2012年就开始执掌SMRT的郭木财,许文远是“又给大棒又给萝卜”。所谓的“大棒”就是针对SMRT内部存在的“根深蒂固的企业文化问题”,部长不点名批评,“企业文化不好,总裁就得负上责任”。

他可能是觉得自己只有批评也不好,想缓和一下,于是给了根“萝卜”,主动揭开了郭木财主动请缨当百万年薪总裁的“秘密”:“他不是空降下来或是被要求解决问题,而是自告奋勇要求这份工作。他是前三军总长,我知道他有心想把事情做好。他以身为新加坡人感到自豪,我们都为SMRT不时服务中断而感到惭愧。”

听着好像很鼓舞,但想想其实很悲哀。顶尖名校科班出身的郭木财,牛津学工程(工程科学),哈佛学管人(公共管理),领导完三军之后又主动举手来当地铁公司总裁,拿着比部长还高的薪水,却饱受公众指责,还要被顶头上司在国会当众批评。

得到部长点名表扬准备大干一场的主席;头在砧板上、被点名要继续负责改变企业文化的总裁,痛定思痛过后能否带来一个更好的SMRT?公众们都擦干净了眼睛在看着。

国人耐性有限度 能再忍七年吗?

的确在很多时候,我们都不会看到别人做了什么,只会看到他没做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许部长罗列了地铁过去几年的进步,但是这个比较的起点也太低了。红蚂蚁记忆中,新加坡企业的自我要求曾几何时这么低了?

不是国人没有包容心和理解,但我们对地铁的高要求是有原因的。地铁是国人生活出行的命脉之一,特别是接下来汽车和电单车的增长率都冻结为零,让人望车兴叹,如果连地铁都隔三岔五出事故,难道要大家都像红蚂蚁一样爬着去上班吗?

南北线与东西线的核心系统包括轨枕、供电轨、信号系统、供电系统、轨道电路及列车,所有更新工程要到2024年才能全部完成。而在此之前,许部长说东西南北线仍有大规模故障的风险,并请乘客们给地铁多一些包容。但我们的耐性是有限度的。正如许部长所说,届时他已经荣休离开国会不用再搭地铁了,但乘客能再忍七年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