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国宣传片犹如音乐MTV 新加坡人成了最新代言人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深受战火蹂躏的叙利亚。(纽约时报)

宣传片还适当加入令人心跳加速的刺激镜头来吸引眼球。当观众目不转睛地盯着血腥画面,听着发言人用特殊节奏说话时,意志力较薄弱者很容易在潜意识被煽动。

轻柔的音乐、悦耳的嗓音、半rap半哼的唱法、配上经过色调处理的唯美画面,刻意营造的慢动作镜头和大特写,伊斯兰国组织(ISIS)的宣传短片已越来越像音乐MTV。

在上周末发布的最新宣传片中,伊国组织找来了一名原本寂寂无名的新加坡男子,包上头巾、穿上迷彩服、拍摄了一支三分半钟的宣传视频,一夜间上了各大媒体头条、红遍新加坡与英国。

201760927-abu uqayl.png
(互联网)

这名男子就是39岁的沙赫丹(Megat Shahdan bin Abdul Samad)。如今,他虽然一举成名天下知,却也成了通缉犯。

靠傍大款出位

沙赫丹之所以能出位,靠的就是傍着三名“大款”:新加坡、英国哈里王子和伊斯兰国组织(ISIS)。

沙赫丹在宣传视频中做了三件事:

一、搬运炮弹、对着残破楼房真枪实弹的开炮、驾驶运载无数炮弹的卡车。

二、向英国哈里王子挑衅下战书,誓言要送哈里王子“下地狱”。

三、面向镜头,以英语煽动世界各地的回教激进分子投身到伊国组织在东亚(如沙姆和呼罗珊)的分支。要不然也可以选择前往也门、西非和利比亚,为战火升级做准备。

能够将这种“名人效应”的宣传手法驾驭自如,显示了沙赫丹背后的伊国组织已经拥有一支深谙营销宣传策略的高手团队。充其量沙赫丹只不过是傀儡大师手中的一个人偶。

哈里王子躺着中枪

英国的哈里王子这次是躺着中枪。

哈里王子(33岁)今年6月访问新加坡期间,曾出席本地回教传教协会儿童院(Jamiyah Children’s Home)的开斋饭会,并与回教青年和平大使纳兹哈(Nazhath Faheema,32岁)合照。他俩在饭桌上言谈甚欢的互动照片,登上了英国《电讯报》、《镜报》、《每日邮报》等国际媒体。

20170927-harry singapore.jpg
(海峡时报)

除此,哈里王子也在该儿童院与大约80名年轻回教徒一起为伦敦恐袭案的死难者默哀。该恐袭事件导致7人死亡,伊国组织宣称是幕后黑手。哈里王子就这样被伊国组织盯上。

8月底,英国广播公司(BBC)播放了90分钟名为“黛安娜,7天”(Diana, 7 Days)的黛安娜王妃纪录片,悼念王妃逝世20周年。该纪录片在英国得到很好的反响,哈里王子在纪录片中也多次露面,曝光率相当高。

伊国组织于是打铁趁热,借用哈里王子的曝光率来打响招募宣传片的知名度。

于是我们看到了沙赫丹在宣传短片里放话:“哈里,你来新加坡时,诉说了关于伦敦恐怖袭击的悲伤故事来博取同情。如果你算得上是男子汉,为何不来这里与我们战斗?这样我们就能将你和你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送入地狱,接受炼狱之火的折磨!”

20170927-To Harry.png
(互联网)

事实证明伊国组织的这步宣传棋子走对了,成功让西方媒体竞相关注报道,在网上引起热议与热传。

伊国组织的宣传片越做越专业

这段发布于9月23日的视频,是伊国组织的喉舌“生命媒体中心”(Al-Hayat Media Center)制作的一系列名为《深入‘哈里发国’》(Inside the Caliphate)的招募宣传片的第四集。

这个系列的招募宣传片是以讲英语的人群为目标观众,从第二集开始就找来亚太区的回教激进分子充当发言人。

第二集的发言人来自澳洲、第三集来自菲律宾,第四集则找来新加坡人当发言人。

在第四集的视频中,伴随着轻快的背景音乐一起出现的是三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他们动作缓慢地将类似炮弹的东西搬上一辆架着机关枪的卡车。其中一名男子就是化名为Abu Uqayl的沙赫丹。当镜头转到他身上时,字幕显赫地打出“Abu Uqayl,来自新加坡”。

20170927-bullets.png
(互联网)

通过音乐来洗脑

最不容忽视的是这个系列的洗脑效用。每一集的背景音乐都轻快好听,英文歌词也量身定制,简单易懂朗朗上口,听着听着还会不自觉跟着哼唱。

此外,宣传片还大量运用了音乐MTV的制作手法,懂得适当加入令人心跳加速的刺激镜头,例如发射炮弹炸死人的真实场景、以及用刀割下人头拿在手中宣扬胜利的血腥画面,吸引眼球。当观众目不转睛地盯着血腥画面,听着发言人用特殊节奏说话时,意志力较薄弱者很容易在潜意识被煽动。

早就被我国安全机构盯上

其实,我国安全机构在很早以前就掌握了沙赫丹的身份,并一直在监视他的行动。

伊国组织将视频在社交网站上发布的隔天(24日),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就在面簿上转帖了内政部的声明,揭露沙赫丹的真实身份。

该声明指出,沙赫丹在2014年离开我国到中东工作,相信是在那里被激进化。他随后前往叙利亚加入伊国组织,目前相信仍在叙利亚。

尚穆根在面簿上也警告说,新加坡必须假定未来会出现更多类似事件,并设法应对新加坡人在国外被激进化的情况。“至今为止,内部安全局都能提前采取行动,应对国内有激进化倾向的人,但这名男子却身在国外。”

内政部昨天在答复本地媒体进一步提问时,也透露了更多关于沙赫丹的资料。

沙赫丹从小就有“不良记录”

原来,在新加坡出生的沙赫丹小时候就辍学,后来加入私会党,也有一连串的嗜毒和其他犯罪记录。

1997年至2009年间,他曾数度进出监狱,也曾在毒品监督计划下戒毒。沙赫丹一直都没有固定工作,经常从事一些杂役。他在新加坡期间,从未表现出明显的宗教倾向,也从未显示出自我激进化的倾向。他是在2014年初离开新加坡到中东工作。

到中东探访他的家人曾留意到他愈加留意自己的宗教义务,也有参加一些宗教集会,相信是从那时起,逐渐受伊国组织的恐怖主义激进化。他也向至少一名家人透露,他有意参与武装圣战(Jihad)。

沙赫丹在2014年9月前往叙利亚加入伊国组织。过后他就一直在前线为伊国组织作战,还曾在战乱中受伤。

内政部也透露,沙赫丹曾表述过,希望家人能够移民到伊国组织宣称的‘哈里发国’,因为在他看来,”居住在一个不信伊斯兰教的‘离经叛道者’(infidel)国家,是一种原罪“。他还说,如果他在圣战中以身殉道了,就能够为70名家人与亲戚向真主求情,借此诱劝他的家人支持伊国组织。

有两名新加坡人比沙赫丹更早前往叙利亚

2014年,有两名新加坡人:哈亚(Haja Fakkurudeen Usman Ali)与麦姆娜(Maimunah binti Abdul Kadir)比沙赫丹更早前往叙利亚支援伊国组织的武装冲突。

他们所处的确切位置虽然不详,但内政部相信,这两人目前仍在叙利亚境内逗留。

哈亚是前印度公民,九年前入籍新加坡。他将妻子和三名仅2岁至11岁的孩子都带往叙利亚。

麦姆娜的资料不全。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2014年在国会答复工人党议员刘程强的提问时,并没有透露麦姆娜的姓名,只说出与她同行前往叙利亚的人士包括她的外籍丈夫和两名处于青春期的孩子。

2014年也是伊国组织开始在互联网上加大宣传与招募力度的一年。他们开始制作能够吸引年轻人眼球的英语视频,在网上进行大规模洗脑工作。

顺便在此提个醒,千万别出于好奇去观看伊国组织的宣传视频,因为很有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中大招”。好奇真的会害死猫。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