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拜拜”能否让新加坡地铁出现转机?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许文远面簿)

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地铁又再次故障,而是我们竟然已经对故障习以为常。相信能清楚记得我国地铁第一次全面大瘫痪是发生在2011年12月15日的人,应该不多了。

在新加坡,经常能找到“高大上”(Big)的东西。例如,最近大家拿着技能创前程培训补贴都忙着学习Big Data大数据;想买万字票有Big Sweep;事无巨细都有Big Brother政府罩着。

新加坡还时不时会举行大规模祈福,出动十大宗教代表一起举行“大拜拜”。是的,你没看错,不是一个宗教,是十大宗教,做法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大尚”。

我国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昨天(25日)在面簿上发布了一张SMRT企业为即将在10月21日投入服务的地铁滨海市区线(Downtown Line)第三阶段举行“大拜拜”的照片。地点就在淡滨尼东地铁站。

许文远在配图的贴文中写道:“我们正在为滨海市区线即将在10月21日正式启用进行倒计时,准备工作已经进入最后阶段,陆路交通管理局和新捷运都为此感到很兴奋。我们还邀请新加坡宗教联谊会(Inter-Religious Office,简称IRO)的宗教领袖前来参观两个新的地铁站、先睹为快。他们也试乘了滨海市区线第三阶段的一段路程,并宅心仁厚地借此机会为地铁员工和未来的乘客祈福。”

交通部长被封“不祥人物”

想必大家应该还记得,许文远8月28日参观了碧山地铁维修站后不到三天,地铁东西线就出现大规模延误。更甚的是,在他参观碧山地铁维修站之前,8月17日傍晚先是地铁南北线和东西线全面故障,隔天18日上午繁忙时段,南北线和滨海滨海市区线又因列车信号系统发生故障,导致列车服务在三个多小时内发生多次延误,最长达45分钟。

有网友为此在网上将交通部长封为#不祥人物。

如今,许文远又在面簿上贴出“大拜拜”的照片,网友怎会放过这个调侃交通部长的好机会?在亚洲新闻台这则新闻的面簿贴文下翻看留言,近400条评语都是贬大于褒。

“做好心理准备吧……每次KBW(许文远)一开口说话,或者有媒体报道他说了关于地铁的事情,24小时内就会有地铁故障。大家等着看吧。”

“他们其实是去祈祷地铁千万不要再故障了!”

当然,也还是有人支持部长的,虽然为数不多。他们在许文远的面簿上给予他“爱的鼓励”。

“这就是多元宗教的新加坡的特别之处。感谢新加坡宗教联谊会的宅心仁厚。也感谢新加坡领导人花时间来确保我们的地铁能够运作顺利!”

也有观察入微的新加坡人趁机向部长建议:“应该找回当年为我们的电子收费闸门(ERP)祈福的同一批人。有了他们的祝福,肯定从第一天就能完美操作。”

习以为常才不正常

其实,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地铁又再次故障,而是我们竟然已经对故障习以为常。相信能清楚记得我国地铁第一次全面大瘫痪是发生在2011年12月15日的人,应该不多了。

那一周,南北线地铁出乎意料地接连发生三次大故障。《联合早报》的一则评论总结说,“地铁大瘫痪对大众日常生活、整体社会秩序、新加坡的国际形象,造成了难以估算的负面影响。国人怨气冲天,完全可以理解;舆论兴师问罪,亦理所当然。”

然而,当时的怨气冲天和兴师问罪,如今已变成了无可奈何与被迫接受。现在距离2011年12月已将近六年,地铁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最近更有恶化的迹象。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目前仍看不到曙光。

本地一名匿名网民在看不到曙光后,化悲愤为力量,6月底在网上发起签名活动,号召1000人签名,争取将我国2016年至2017年一年内的地铁延误次数收录在吉尼斯世界纪录里,让新加坡成为世界上地铁延误次数最多的国家。截至9月底,这个号召已获得2600个签名。说实在的,我们真不想争这个第一。

为了安抚民众,陆交局和SMRT企业9月12日宣布说,已为两条地铁线更换全长约180公里的供电轨,最后一段靠近宏茂桥站的供电轨也于8月15日更换完毕。许文远当时在竣工仪式上说:“随着南北线与东西线的核心系统逐步更换,到2019年乘客便能体验到列车可靠性明显提高。”

听好了,只是可靠性提高,并非无故障。这种还需等上三年的曙光离我们真的有点远。比较实在的,还是熟知我们可以享有哪些免费优惠。陆交局已宣布,整条滨海市区线通车的首两天:21日和22日,公众将能免费乘搭。不必花钱的,才是硬道理。

其实,这是许文远今年第二次在面簿上发布关于“大拜拜”的照片,上一回是在今年6月5日。

当时,陆交局为地铁东西线的延长线大士地铁站举行启用仪式时,也邀请九大宗教代表前来祈福。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次滨海市区线的延长线好像只请到八名宗教代表前去,不晓得这会不会导致灵力不够power,引发系统日后失灵?

多元宗教特色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新加坡政府真有那么迷信?

九大宗教联手祈福乍看之下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的的确确是新加坡的多元宗教特色。在我国,种族与宗教和谐并非只挂在嘴边,而是体现在实际行动上。

新加坡宗教联谊会(Inter-Religious Office,简称IRO)旗下有十大宗教代表,分别来自兴都教、犹太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锡克教、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道教、巴哈伊信仰(Bahá'í)和耆那教(Jainism)。

这十大宗教代表每年在不同月份、不同场合都会齐聚一堂举行一场场“大拜拜”,算得上是新加坡一道美丽的风景,也是一股隐藏的福气。

不同形式不同场合的“大拜拜”

例如,在2013年和2016年举行的“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新加坡大奖赛”开赛前,十大宗教代表就聚集在赛车道上为赛车手祈福。新加坡自2008年起举行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新加坡大奖赛后,这个赛前祈福会就成了常规仪式。

20170926-big prayers-F12013.jpg
2013年“大拜拜”(今日报)
20170926-f1-2016-prayers.jpg
2016年“大拜拜”(慈母舰)

2016年的祈福会其实还具备另一层意义。当时兹卡病毒在全球肆虐,新加坡的兹卡病例也不断增加,国际上有许多国家和机构都纷纷发出旅游警示,提醒怀孕妇女不要到新加坡旅游,闹得人心惶惶,这场祈福会其实也是为了安抚民心。实际效果还是不错的。2016年前来观看夜间赛的观众的出席率并没有受兹卡病毒影响,天气也非常配合赛事的开展。

2011年至2012年期间,勿洛蓄水池连续出现了多达8名自杀者的浮尸。死者都是跳进蓄水池里溺毙身亡。这一系列的自杀事件让勿洛蓄水池名声大噪成了社会关注点。于是,十大宗教代表就被邀请来举行一场“大拜拜”,为死者们超度,净化勿洛蓄水池周边的怨气。

20170926-big prayer bedok reservoir.png
(互联网)

有关当局为了防止悲剧重演,也在勿洛蓄水池周边安装了闭路电视并加强巡逻,确保晚上照明亮度正常,还树立了告示牌提供自杀救援热线。说来也神奇,祈福会结束后,自杀事件就降到了新低点。

每年的2月15日新加坡沦陷纪念日,十大宗教代表也会齐聚在政府大厦广场的和平纪念碑前为所有在二战中死去的人们进行超度,仪式圣洁简单庄严。

20170926-big prayer padang.png
(新加坡宗教联谊会网站)

“大拜拜”是跨宗教跨国界的

其实新加坡宗教联合会早在1949年3月18日就成立了,旨在促进新加坡各大宗教信众之间的友谊与合作。他们不仅为新加坡人民祈福,也为其他国家的民众祈福,例如为2004年印度洋海啸的死者、2011年在日本福岛地震与海啸中死亡的人们,以及为那些在2013年遭超强台风海燕摧毁家园的受害者进行大拜拜“。

连“大拜拜”都能做到如此跨宗教、跨国界,新加坡是不是也可以凭此举再创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