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保留制”能否促进种族和谐?看看外国媒体怎么报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每日新闻)

马来律师Fadli Fawzi说:“改善普通民众的生活,比将总统宝座保留给一两个人来得更重要。”  

新加坡首次举行总统选举“保留制”,官方属意人选、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是唯一获得合格证书的候选人,她将在明天(13日)的提名日自动当选总统。

本地网络舆论大多聚焦在哈莉玛不经投票就当上“民选”总统,引发相当大的民怨。外国媒体的报道则更多集中探讨,新加坡本届总统选举刻意保留给马来族,这种“保留制”能否有效促进种族和谐?在外国媒体眼中,“新加坡特色”民主和“保留制”总统选举又是什么东西?红蚂蚁快速扫了一遍,外国媒体夹议夹叙的报道基本都带点质疑的眼光。

先看看美国媒体CNN。这则发自新加坡的报道用了个尖锐标题——“新加坡如何一票不投就选出总统”(How Singapore elected a president without a vote)。

报道说,哈莉玛成为新加坡第一位女总统,原本值得庆贺的事却因各种原因而引发争议,这与新加坡高效率的城市国家声誉格格不入。报道引述新加坡作家兼评论员瓦迪科(Sudhir Vadaketh)的话说:“唯一从‘保留制’民选总统选举中获益的是哈莉玛和她的团队,以及新加坡的反对党,因为他们现在找到可以攻击人民行动党的新战场。”

瓦迪科还说,“全体新加坡人都很不高兴,因为唯才是用和公平选举,这些新加坡人的核心价值观都被侵蚀掉,就为了达成某些政治目的”。

报道介绍了新加坡首届总统选举“保留制”是保留给马来族,接着分析指出,这是一个激进政策,到哪里都会造成分化,但新加坡却认为这么做可以更好地代表三大种族:华人、印度人、马来人。

报道也提及,政府在这届选举中提高候选人的参选门槛,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须达到至少5亿元,有时评人士炮轰,新规定是为了让政府掌控选举及阻止对手参与竞选。民间盛传的阴谋论是,“保留制”是为了挡住前议员陈清木医生,他在上届选举中差点就打败政府属意人选、前副总理陈庆炎。

文章也引述马来律师Fadli Fawzi说,将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具有高度象征意义,当局更需要在马来社群面对的实质问题上下更多功夫,包括马来人受歧视、缺乏社会流动力和贫穷问题。他说:“我认为扫除障碍,改善普通民众的生活,这比将总统宝座保留给一两个人来得更重要。”   

英国路透社的报道也带点挖苦味道,文章的开头是这么写的:“新加坡军队高层没有马来族回教徒,司法部高层也寥寥无几,但这个最贫穷的少数种族社群却有一名成员,将成为这个东南亚国家的首位女总统。”

该报道说,一份在2013年的政府报告指出,马来社群感觉到有时受歧视,在一些机构如武装部队的发展前景很受限。虽然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和教育政策有助于壮大马来族中产阶层,但201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马来族在家庭收入、拥屋情况方面仍落后于其他族群。马来族约占新加坡人口13%,他们在大学和中学教育等指标方面表现也较一般。

文章也说,一位马来总统无法解决马来族代表性不足的问题,但分析人士认为,马来族总统还是有助于各族群之间建立信任。尽管如此,总统选举“保留制”还是伤及一些人的自尊。电视艺人Hirzi Zulkiflie说:“这么做有损马来人的信誉,我们需要一个象征式的选举才能当上总统。”

相较于西方媒体,中国人民网发自曼谷的报道显得平铺直叙。报道说,哈莉玛不战而胜,将成为新加坡史上首位女性总统和担任最高政治职务的马来族女性。报道还介绍说,现年62岁的哈莉玛也是新加坡首位女性国会议长,她于2013年出任国会议长,以“个性直率著称”。

报道也点到,新加坡政府去年底宣布,本届总统选举将是首个保留给马来族群参加的选举,并指这种“保留机制”在新加坡也“引发了一定争议”。

不论是西方媒体还是中国媒体的报道,基本上都捕捉到新加坡本届总统选举的两个特点:一是保留制;二是不战而胜。

不战而胜剥夺了选民投票的机会,对政府不满,想投废票都不行了,但这种负面情绪估计会随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忘。倒是总统选举“保留制”将对新加坡社会造成影响深远,那个装满种族问题的虫子罐一旦打开之后,极可能造成社会进一步分化。外国媒体都留意到了问题,本国政府肯定也已察觉到,至于要怎么去收拾手尾,好减轻执政党所需付出的政治代价,那就端看领导人的智慧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