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绳武:这一集上演“警察来撩”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5
(图片取自互联网)

我的朋友都劝告我,如果继续留在新加坡,他们很担心我的人身安全。

“警察来了,快跑!” 本地电视剧里经常会看到把风的人快速跑过来大喊一声,大伙立即作鸟兽散。

当网民还在猜测李家事件是否余波未了,还有没有“下一集”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儿李绳武并没有让大家等太久。他最近在美国接受路透社的独家专访时又爆出一轮“猛料”。这一集,或许可以叫做“警察来撩”。

路透社今早(18日)刊登了这则专访。究竟李绳武在访谈中爆了些什么料?

爆料一:提早离新因为怕被拘留

20170804-Sheng Wu Li.jpg
(图片取自互联网)

李绳武原本是计划在7月底回返美国,之所以提前一星期在7月23日离开新加坡,是因为朋友担心他会因为藐视法庭案被有关当局拘留(“被警察抓”),于是督促他早点离开。

他说,来新加坡是为了参加一名朋友的生日庆祝会,但他不得不提早离开新加坡飞往美国马萨诸塞州,最后连朋友的生日会都去不成。

在他离新的前两日(7月21日),新加坡总检察署曾对他发出书面警告,要他删除面簿上的贴文并毫无保留地道歉。

李绳武在访谈中说:“在新加坡,是有可能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被拘留和审问一段时间。我的朋友都劝告我,如果继续留在新加坡,他们很担心我的人身安全。” 

路透社在报道中澄清说,他们并没有独立证据可以证明李绳武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李绳武也拒绝透露他的朋友的身份,亦不愿说明他的朋友手上有没有实质的资料或消息。

路透社就李绳武的说法询问李显龙总理的新闻秘书张俪霖时,她回应说,新加坡拥有成熟的司法程序,李绳武在这个案件中“被羁押审问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张俪霖说:“新加坡总检察署已正式就李绳武藐视法庭的言论向高庭提出申请展开初庭聆讯。这是一个成熟的司法程序。所有涉及藐视法庭的案件都会遵循一套明确的法律与程序,李先生的案件自然也不例外。法庭将为案件的是非曲直做出定夺。”

她说,总检察署已经通知李绳武只要他肯为言论道歉,就会撤销对他的起诉,但李绳武自始至终并未这么做。

爆料二:执政党政府“管过头”

李绳武也告诉路透社,他质疑执政党是否“管过头了”。他希望新加坡能拥有更多空间让人们提出“健康、忠诚的异见”。

他说:“我很担心执政党为了持续垄断可信度而过分努力。”

对此,张俪霖答复说:“人民行动党是通过民主选举组成的新加坡政府。任何不满意执政党表现的人都可以参与竞选,并尝试说服选民他们能做得比执政党更好,反对党就经常这么做。”

爆料三:拆房子是为了不鼓吹个人崇拜

李绳武也说,他的爷爷——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不想保留故居,是不希望位于乌节路附近的欧思礼路38号成为一个标志物,也不希望鼓吹个人崇拜。

针对这点,张俪霖澄清说,根本不存在“李光耀崇拜主义”。

她告诉路透社,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建国总理。他对于新加坡未来可以取得的成就,以及新加坡为了生存所必须做的事给出了愿景,直到今时今日依然适用和有效。新加坡人对于建国总理与其他建国领袖心存感激,想表达追思之情是人之常情,这种行为“既自然又健康”。

爆料四:一家人曾经和睦相处

李绳武在受访时也回忆说,他在成长过程中,犹记得爷爷的家是他们全家人每个星期天都会固定回去吃午饭的地方,那是一个固定的家庭聚会场所。
 
他说:“那里有一张桌子是给大人用餐的,孩子们会在一旁看书或者玩游戏。我在成长过程中就经常看到大伯和堂兄堂姐堂弟。可以这么说,我们直到三、四年前还十分和睦相处……这个(李家)事件的悲剧在于,这根本不是我爷爷想要看到的局面。”

李绳武最后打出一张情感牌,是否意味着他有意“动之于情”扭转劣势?

下一集,我们会不会看到“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还是会上演“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李绳武事件回顾

7月15日:李绳武在个人面簿上转载《华尔街日报》所撰写的李家纠纷报道的贴文,并提醒大家在阅读报道时,别忘了新加坡政府是非常“好争讼”(litigious)的,而且新加坡的法庭制度也很“温顺”(pliant)。这种制度往往局限国际媒体能报道的内容。他也同时附上《纽约时报》2010年所写的关于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供读者参考。这则原本私密的面簿贴文的截图不久后在网上流传开来。新加坡总检察署也留意到了。

7月21日:总检察署向李绳武发出书面警告,指他的贴文是对新加坡司法体制“严重和毫无根据的攻击”,是一种藐视法庭的行为,要求他在7月28日删除贴文并毫无保留地道歉。李绳武要求总检察署延长限期至8月4日。总检察署应允了他的要求。

8月4日:李绳武没有删除原贴文,而是在面簿上发了新贴文指总检察署发信件“恐吓”他,并澄清自己的私人贴文并无藐视法庭之意。当天下午他又给总检察署发了一封长达五页的解说文,说明该面簿贴文如何被总检察署断章取义。当晚,总检察署决定针对他的那则涉嫌藐视法庭的面簿贴文入禀高庭。

8月5日:李绳武接受路透社专访声称,他不会回返新加坡亲自抗辩。“我不打算回来新加坡。我在美国过得很开心,有一份让我觉得充实的工作。”不过,他将会找新加坡律师代表他出庭据理力争。

32岁的李绳武是李显扬的长子,拥有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及英国牛津大学的哲学硕士学位。目前,他在哈佛大学从事关于经济学理论与行为经济学的研究工作,明年秋季很可能会升任为哈佛助理教授。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