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年长员工的CPF缴交率,是帮人还是害人?

更新:
2019年06月27日 17:37
CPF永远是让民众牵肠挂肚的热门话题。
CPF永远是让民众牵肠挂肚的热门话题。(海峡时报)

关键是你相不相信自己会那么长命?

昨天早上,政府宣布了一个好消息:

170万名符合条件的新加坡人将在今年获得总值10亿元的各类消费税补助券和保健储蓄户头填补。其中4亿1000万元拨款将用于发放消费税补助券现金(GSTV-Cash)。

过了几个小时,又一则报道出来:

专家指出,把55岁以上年长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还原至37%(员工缴20%,雇主缴17%),老员工便可在10年内多储蓄高达14万5000余元退休金,退休后的每月入息甚至还能因此增加超过一倍。

政府给鸡腿又要回一整只鸡?

一个是给人民“派”钱,一个被理解为“扣”人民的钱。有网民说,这就是PAP政府啦,先给你一只鸡腿(说要发补贴),然后讨回一整只鸡(说要调高公积金缴交率)。

得先强调,调高年长员工公积金缴交率目前还只是学者的建议,没有被政府正式采纳,所以鸡和鸡腿的比喻不管你赞不赞同,都还不能成立。不过,很巧的是,学者的建议与人民行动党乐龄行动小组今年初提出的建议不谋而合。这是提前放风给大家打好心理预防针吗?

而且,人力部长杨莉明本月中旬已经公告天下,政府将在今年9月前宣布更多延长退休年龄的政策细节。与之相关的公积金缴交率等议题估计到时将一并调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原本就让民众牵肠挂肚的CPF课题现在更受关注了。

20190627 CPF bishan ST.jpg
CPF是新加坡人最关注的民生课题之一。(海峡时报)

 

学者建议:提高55岁至64岁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

各位蚁粉怎么看专家的最新建议呢?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PS)所高级研究员余国安和副研究员黄锐洲提出,将55岁至64岁年长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增加至跟较年轻员工一致的水平。

(下面两段数据较多,蚁粉忍忍)

据《联合早报》报道,他们假设一名员工到了55岁,公积金缴交率如果恢复到跟年轻员工一样,这名员工在55岁至64岁的10年间能够额外累积多少普通和特别户头储蓄。研究员以人力部公开数据估算出55岁至59岁员工的月薪范围后,发现最低和最高第10个百分位的员工,能多存3万1056元至14万5117元

目前,55岁以下的公积金缴交率是37%(员工缴20%,雇主缴17%)。55岁到60岁的缴交率是26%(员工13%,雇主13%)。60岁到65岁是16.5%(员工7.5%,雇主9%)。65岁以上是12.5%(员工5%,雇主7.5%)。

换句话说,如果现有政策不变,人越老,他的CPF缴交率就越低。

20190627 CPF graphic ZB.jpg
(联合早报)

学者认为,提高55岁至64岁年长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至少有三个好处

  1. 鼓励年长员工继续工作;
  2. 帮年长员工储蓄更多退休金;
  3. 老了之后还可以继续用公积金储蓄偿还房贷,不必动用现金。

不用大学教授告诉大家,大家就会告诉大家,这么做有两个坏处

  1. 雇主更不愿聘请或延长雇用年长员工,因为老员工更贵了;
  2. 年长员工能领回家的薪水将减少,低薪阶层手头更紧。

老员工太贵?学者:人力市场紧缩,雇主将“被迫”雇佣年长员工

那么,调高年长员工的公积金是帮人还是害人啊?

试想想,当初政府为何会下调年长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1988年、1993年和1999年的几次金融危机后调低,不就为了让年长员工的价码更低一些,老板更愿意聘用他们?现在说法变了,民众一下估计难接受。

20190627 cleaner ST.jpg
(海峡时报)

一个最糟的情景是:年长员要不就没工做(不获老板延聘),或者他们口袋的钱缩水(拿回家的现金少了)。企业老板得给年长员工多付公积金,这突如其来的额外开支也是不小的负担。但据《今日报》报道,学者的看法是,随着人力市场的紧缩,雇主会“被迫”雇佣年长员工的。

在这样的安排下,劳资政三方谁稳赚不赔呢?好像是“政”啊。怪不得有网民抱怨,政府这是把人口老化的包袱丢给企业和工人。

政府可以做些什么?

政府可以做些什么吗?读了媒体报道和网民反馈,至少三样:

一、给企业提供津贴,以应付更高的公积金缴交率

根据估算,雇主的总工资成本在第一年可能增加8亿元,报告建议政府提供过渡式津贴,或通过逐步调高的方式缓冲雇主负担。

二、不要“一刀切”提高所有年长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让低收入员工能少缴一点,避免领回家的现金大幅减少。

三、有网民甚至建议,政府提高公积金储蓄的利率。

理论上说,如果把眼光放远一些,年长员工现在领回家的钱少几百块,可换取日后更多的退休金,这应该是件好事,但这过程中需要政策的缓冲,以减轻企业和员工的负担。

20190627 crowd shot ST.jpg
从小被念到老,做新加坡人真不容易。(海峡时报)

有时候想想,做新加坡人真的很不容易。少年时,不断被父母唠叨要把书读好,不然长大后找不到好工作。中年时,不断听政府唠叨,科技干扰大家的工作,我们要终生学习否则就被淘汰。老年时,继续听政府唠叨,CPF要存多点钱,不然老了病了没人照顾。

新加坡人的字典里,将不再有“退休”两字?

再这么下去,估计大家得改变心理预期才行。从现在开始,把65岁想成是55岁,把55岁想成是45岁,十年后再调整,65岁想成是45岁,以此类推。或许会有那么一天,“终身不退休”文化形成之后,在新加坡人的字典里不再有“退休”两字。

政府之前也已经多次放出风声,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分别调高至65岁和70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只等杨莉明部长正式宣布。

杨部长本月中旬曾在面簿上引述《联合早报》题为《新加坡人预期寿命全球最长》的报道说,过去27年来,新加坡人的预期健康寿命延长了7.2岁,达74.2岁,国人出生时的预期寿命(life expectancy)也延长了8.7岁,达84.8岁(这是世界各国中最高的)。

部长深感鼓舞并说,“人们寿命更长,普遍活得更健康,是他们得以工作更长时间的主要原因。” 

20190627-Min MOM Josephine Teo.jpg
人力部长杨莉明。(国会视频截图)

关键一问:你相不相信自己会那么长命?

寿命更长——这是提高退休年龄和牵动CPF政策的最大根源。

但如果不幸短命呢?如果属于少数短命的,CPF血汗储蓄没花上就两脚一伸挂了,那不是太冤了吗?能不能让穷一点的人提早领公积金入息呢?

今年1月,杨莉明部长在国会答复议员李美花的询问时,否定了把领取公积金入息的最低年龄从65岁降低到62岁的可能性。杨部长甚至以好些发达国家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设在65岁至67岁之间来说明,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才是大趋势。(花姐你想得美,随着寿命延长及退休年龄提升,领取公积金入息的年龄只可能延后,不可能提前。)

红蚂蚁之前一直坚信CPF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家相不相信政府,因为网上有太多阴谋论称,政府是因为投资失利,需要补洞才“扣”住大家的CPF钱。(这种说法无从证明。)

但现在慢慢想通了,关于CPF问题,关键不在于你相不相信政府,而是你相不相信自己会那么长命。政府搬出来的长寿数据仅是冰冷数字,我的身体撑不撑得住,只有自己最清楚了。

20190627 elderly ST.jpg
(海峡时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