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控外患罪 韩国瑜一句话打脸陈致中

更新:
2019年03月29日 14:42
遭控外患罪 韩国瑜一句话KO陈致中
陈水扁之子申告高雄市长韩国瑜“外患罪”。(互联网)

他告他卖台,他呛他嫖妓。

2月底时,高雄市长韩国瑜才到新马大力行销,让台湾蔬果在本地掀起了一波热潮。 3月底,卖菜郎则转战中国大陆,率领访问团参访香港、澳门、深圳、厦门等地,并和近10家企业签署农渔产品采购协议,签约货值总额3000万美元(约4071万新元)。

某种程度上,韩国瑜确实在试图履行当初的竞选承诺“货出的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然而,货卖来新加坡没问题,卖去大陆,部分的独派、反中人士就不开心了。

韩国瑜走访大陆抢外销订单。 (风传媒)

密会统战单位惹议

虽然韩国瑜将此行定调为“经济外交”,极力避谈政治,但在出访过程中,民进党阵营对韩国瑜的言论攻击,就从来没停过。尤其是韩国瑜与中联办的会晤,更是受到猛烈的批判。因为中联办的性质特殊,向来被视为中共的统战单位。韩虽然再三强调是来卖菜的,但与中联办的密会,的确有瓜田李下之嫌。

20190329 中聯辦.jpg
韩国瑜拜会驻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引起争议。(中联办网站)

见猎心喜的绿营,便拿此事大做文章,以高雄市议员陈致中为首,在3月27日时正式向法院按铃控告韩国瑜涉犯“外患罪”。声称韩未经授权便密会中联办官员,等同接受一国两制、有卖台之实。

陈致中表示,就连香港特首都避免与中联办官员接触,韩积极拜访,显然已触犯刑法第104条之外患罪。根据刑法条文“意图破坏国体,窃据国土,或以非法之方法变更国宪,颠覆政府,而以强暴或胁迫着手实行者,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谋者,处无期徒刑。预备犯前项之罪者,处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明明是去卖菜,怎么就变成卖台了呢?面对“外患罪”的指控,韩国瑜回击陈致中:

“你为什么不去法院按铃自首,你有没有犯外遇罪。”

外患 v.s. 外遇

新加坡的朋友们可能淡忘陈致中这号人物了,这人的确没和新加坡扯上过什么关系,在本地不有名也不以为奇。但他的老爸很有名,大家一定也不陌生,他爹便是号称“台湾之子”、因为贪污被判处重刑、现在称病获得保外就医、至今仍逍遥法外的前总统陈水扁。

身为前朝太子的陈致中,顶着老爸的光环,还能混到一个市议员的职位。但向来庸庸碌碌、没有过什么大作为。讲政绩,说不出什么惊人的成就,倒是2010年时被《壹周刊》的狗仔队抓包和花名“Nico”的应召小姐上摩铁开房。那时可谓轰动台湾社会,一时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

身为一个政治人物,陈致中最出名的事迹是被抓包嫖妓。(壹周刊)

想当初陈致中羞愤之余,也是去法院按铃控告。但跟监录像、陈致中与鸡头的通话纪录、录音档、文字往来,可谓证据确凿。最后陈致中惨遭败诉,成为公认的嫖客,由法院专业认证,有效。

偷鸡不着蚀把米

3月27日在立法院,国民党立委江启臣便提问“韩国瑜访问中联办有没有违法?”国安局长彭胜竹则回应“不算违法,但有掉入所谓统战陷阱的可能性”。

这答得很妙,开头说不违法,后面又补了句“可能掉入统战陷阱”。那不就是莫须有吗?虽然合法,但“可能”有问题?

现在都2019年了,韩国瑜不是岳飞,蔡英文也不是皇上,不可能用一句“莫须有”直接砍了韩国瑜。照法理判断,陈致中的“外患罪”控告,是不可能成立的。他老兄之所以找韩国瑜麻烦,无非想从中提款,表达一下自己与中国大陆誓不两立的坚定立场。哪料被“怎么不自首外遇罪”一句话捅穿,过往的疮疤再次成为全民的笑柄,可谓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