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文凭加青蛙 希盟形象再受挫

更新:
2019年02月20日 14:34
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假学历假文凭事件
至今为止,马国希盟政府已有6位执政团队成员被质疑学历灌水。上排右一的财政部长林冠英因无法出示有效证书证明自己有合格会计师的资格备受质疑。其余五人的“假学位假文凭”详见文中内容。(黄纯仪制图)

接下来还有什么是假的?

马来西亚政坛在新春期间掀起“假文凭”风波,虽然不少评论家和学者认为涉及假文凭风波的希盟领袖造成希盟的诚信危机,但民间抱持看“马骝戏”的人居多,就等着看这些“嫌疑犯”会有什么花招来解释,但对希盟诚信的真正打击并非太大。

Oriental Online.jpg
(东方日报)

反而是首相马哈迪慎重其事地召开记者会,宣布土族团结党接纳七名前巫统国会议员所带来的杀伤力更大。

20190220-Mahathir.jpg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海峡时报)

政治青蛙闹剧不断,早就不是新鲜事,但在引起希盟其他政党和民间反弹后,老马领军的土团党依然一意孤行地收纳这些“痛改前非”的前巫统党员,可说是司马昭之心。

先说“假文凭”,并不是说民间不在乎诚信问题,而是这属于个人诚信,大家会先看到“马骝戏”,看看这些当事人作何反应。当然这些相关人士的回复各自各精彩,有的面不改色地澄清自己从未说过毕业自新加坡的大学,但相关光环如影随形了许久,她却从未纠正大家“擅自”加冕的头衔。

Zuraida Kamaruddin.jpg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兼人民公正党副主席祖莱达,被指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文凭造假。(互联网)

最好笑的还来个“指鹿为马”之笑话,原来“剑桥大学”并非大家耳熟能详、掷地有声的英国名校,而是教会大家原来美国也有“剑桥大学”,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马国外交部副部长玛祖基的“此剑桥非彼剑桥”,纯属一场美丽的误会。

20190215-marzuki.jpg
马国外交部副部长玛祖基。(马新社)

再来,放在官网资料也不能尽信,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日前坦承,自己并未持有博特拉大学的会计学学士学位,并推说他并不晓得自己在柔州政府官网上,被挂上博特拉大学的会计学文凭与学士学位。

20190214-osman_0.jpeg
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海峡时报)

好个“不知者不罪”,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开脱理由,且不是一般人能想到或有脸说出来的,是不是要对这些马国官员送上“服”字?

好,闹剧演完了,这下来到重点了,也就是以老马为首的内阁将如何处理这起“假文凭”风波,这才是人民最关注的一环。在外国使用“假文凭”的官员得辞职谢罪,普通老百姓不仅丢了工作,还得面对虚报之罪。这些涉及假文凭的马国官员不能否认确实有靠这些假学历挣得官位,所以现在的焦点就在上头要如何处置他们?

希盟政府会不会仿效政治青蛙的解说?既然曾是敌人的前巫统党员在痛改前非之后能“洗底”,重获新生,那这些假学历官员是否也应在认错后获得宽恕,既往不咎?抑或当机立断地让这些人解甲归田,杀一儆百?

以土团党在风浪声中再次接受政治青蛙来看,老马应会给这些假学历官员“意思意思”地警告一下就息事宁人,毕竟这当中还涉及了两个部长级人物,包括诚信党头头的国防部长末沙布,不能轻易罢免其职务。

20190220-Mahathir (malaysiakini).jpg
老马应会给这些假学历官员“意思意思”地警告一下就息事宁人。(当今大马)

再来,相比政治青蛙引起的反弹,老马照旧一意孤行地坚持接受“痛改前非”的“好人”,假文凭的欺诈行为就无需过于介怀了。为何?政治青蛙让希盟内部的四个政党意见相左,引起震荡,尤其是曾遭受政治青蛙之苦的民行党和公正党,当年骂得痛心疾首,如今却得立场大改地接受这种“墙头草”,情何以堪?

更甚者,民行党和公正党领袖要如何面对他们的支持者,如何给这些支持者一个交代?再来,此前的政治青蛙已招致希盟支持者的强烈反弹,但老马依然在不满声中再接受七人,有违希盟一直以来标榜聆听民意新政府的形象,那和罔顾民意的前朝国阵政府有何不同?

新一波的政治青蛙,加上土团党东渡沙巴,都进一步加剧希盟内部的斗争和不和,动摇人民对希盟政府的信心,试问陷入内乱的政府要如何能全心全力投入去推行国策,让马来西亚富国强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