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将升少将 陆军总长吴仕豪曾称:不排除从政  

更新:
2018年12月31日 15:03
40岁的陆军总长吴仕豪准将2019年1月1日起擢升为少将。
40岁的陆军总长吴仕豪准将(右)2019年1月1日起擢升为少将,他在12月26日从国防部长黄永宏(左)手中接过擢升证书。(国防部网站)

绿衣换白衣?

最近有位总统奖学金、新加坡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双料得主,据说因为和已婚女下属搞婚外情而自炒鱿鱼,他是61岁的新捷运总裁颜睿杰。

这位强壮总裁曾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担任多个要职,退伍前的军阶是中校。

颜总裁的新闻已经给大小媒体炒翻天了,红蚂蚁就不凑这个热闹,这篇文章想谈的是另一位双料得主——陆军总长吴仕豪。

goh si hou ST.jpg
陆军总长吴仕豪明年1月1日起擢升为少将。(海峡时报)

国防部本月26日发文告说,40岁的吴仕豪准将明年1月1日起擢升为少将,他当天已经从国防部长黄永宏手中接过擢升证书。

文告指出,新加坡武装部队各部队总长都在受委不久后擢升为少将,以反映他们承担的重责大任,而吴仕豪九个月前受委后,即将获得擢升。吴仕豪是在今年3月21日接替王赐吉少将,升任陆军总长。王赐吉则升任三军总长,并于今年7月获擢升为中将。

“史无前例”首位陆军总长1月获擢升,有何玄机?

海峡时报的报道列出,三军总长、海军总长、空军总长都在7月1日获擢升。报道没有进一步点破的是,吴仕豪的擢升日期十分罕见,因为陆军总长按先例也是在7月升军阶,而不是1月。

goh si hou ST 2.jpg
2018年3月21日,武装部队陆军第六师师长吴仕豪准将(前右)正式接替王赐吉少将(前左)出任陆军总长。(国防部)

慈母舰网站的报道形容,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史无前例”的,因为这将是陆军总长第一次在1月获得擢:

历任陆军总长 擢升少将日期
王赐吉  2016年7月
林清耀  2014年7月

拉文德辛格

 2011年7月
陈振声  2010年7月
梁建鸿  2007年7月
郭木财  2003年7月
伍逸松  1999年7月 
林泉宝  1999年7月
韩瑛元  1996年7月
林梁长  1994年7月
黄维彬  1991年7月
梅德侠  最高军阶为准将 

看到了吗?历任陆军总长都是7月升。为何吴仕豪会打破先例在1月获擢升,而不是等到明年7月呢? 这背后藏着什么玄机吗?

短短一年内,陈振声擢升少将并步入政坛

我们不妨看看参考前陆军总长陈振声走过的路。陈振声是在2010年3月26日出任陆军总长,随后在7月擢升为少将,然后在2011年3月25日退任,随即在2011年5月7日的大选中代表人民行动党参选。

chan chun sing zb.jpg
 2011年3月25日,时任武装部队陆军总长陈振声少将正式卸任。陈振声是在2010年3月26日才出任陆军总长,随后在7月擢升为少将,2011年3月25日才刚上任满一年就交棒离职,比以往陆军总长的任期短了许多。(联合早报)

从擢升少将到卸下军装步入政坛,也就短短一年的时间。现在,陈振声已是人民行动党第二助理秘书长、 将坐上第四代领导班子的第二把交椅。

这是否意味着吴仕豪也将卸下绿装、换上白衣代表行动党出征下届大选呢?

吴仕豪:不排除从政

有意思的,红蚂蚁上网爬了一下,像哥伦布那样有了新发现:吴仕豪当年获总统奖学金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不排除从政。

goh si hou chinese high ZB.jpg
1994年O水准会考成绩放榜。华侨中学9名考获10科A1的状元,左一为吴仕豪。(联合早报)
goh si hou president scholar zb.jpg
1997年的四名总统奖学金得主,右一为吴仕豪。(联合早报)

吴仕豪是1997年的总统奖学金得主,分别在华侨中学及华中初级学院完成中学及高中教育,后来到英国剑桥大学修读经济。

《联合早报》8月7日的报道有这么一段:

“至于自己的理想,仕豪说:‘老实说,十多年后的事情,是个未知数,我真的不知道那时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我只知道最重要的是要脚踏实地,把眼前应做的事都尽全力去做好。’
  
对经济学深感兴趣的他,希望留学归来后能在财政部或贸工部工作,但也不排除从政的可能性。”

同年8月6日《联合晚报》则报道说:

“至于以后是否有意从政?已确定去英国剑桥大学修读经济的仕豪表示,以后的事很难预料,不过他会脚踏实地的去做每一件事。”

从两篇报道判断,吴仕豪在19岁那一年已经不排除有一天会从政。

1997年从军的吴仕豪在出任现职前,曾任陆军助理参谋长(策划),为陆军制定了应对新型威胁和国民服役资源吃紧等局面的长期转型计划。他也曾担任新加坡第20炮兵营营长和第三师炮兵旅旅长。上个月,他因为军训出意外而亲上火线面对媒体。一名阿兵哥在参加野外训练时,所驾驶的路虎车(Land Rover)遭一辆Bionix战车倒退撞上丧命,吴仕豪出席了国防部召开的记者会向媒体说明情况。

今年10月,吴仕豪还添一个新头衔,他成为了建屋发展局的董事会成员。

吴仕豪当年接受媒体采访透露   父母都是穷苦家庭孩子

1997年,媒体在介绍总统奖学金得主时,也介绍了吴仕豪的家庭背景。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穷苦家庭的孩子。父亲吴清标是一名渔农,完成六年的小学教育,但因为家境不好,需要帮忙割胶,升中一时只读了第一学期就得辍学。

goh si hou and father zb.jpg
吴仕豪读幼稚园时,英文字母"a "总是写得不好,把它的"尾巴"拉得长长的,结果被爸爸用尺打手掌。(联合早报)

吴仕豪当时和媒体分享两件令他终身难忘的事。一是写"a"时出现一条太长的尾巴,结果被父亲用尺打手。他一面哭一面写,觉得很委屈。过后他终于明白父亲的苦心,因为割过树胶、当过建筑工人的父亲不想见到孩子和他一样。

另一件事是,母亲林亚妹告诉他,小时家境很穷,穷到从来没吃过苹果。一天有人送她一个苹果,她舍不得吃而藏起来,结果烂了。烂苹果的故事给吴仕豪的冲击很大,他告诉自己,要努力学习充实自己来报答母亲。

在谈到毕业后的计划时,吴仕豪表示,在武装部队的签约服务满期后,他有兴趣到公共部门服务,尤其是和金融业有关的部门,像贸工部、财政部。

如果吴仕豪真的在来届大选中代表行动党参选,他和现任贸工部长陈振声将有不少共同点:两人都是总统奖学金及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双料得主,都到剑桥大学读经济,两人在从政之前的军阶是少将,都是陆军总长,也都是家境普通的孩子。

会有这么巧吗?慢慢看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