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也能选政府 马国准备降低投票年龄门槛

更新:
2019年07月11日 20:47
准备降低投票年龄门槛 马国18岁也能选政府
马国即将把投票年龄门槛下调至18岁。(李国豪制图)

担负成人义务的同时,也获得成人的权利。

竞选宣言频频跳票的马国希盟政府,近日将尝试把法定投票年龄从原本的21岁调降至18岁

根据希盟在去年马国大选前提出的竞选宣言,其中的第17项承诺保障选举体制廉正,包括将最低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换言之,调降投票年龄门槛是希盟的竞选承诺之一。

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上周四提修宪案

马国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上周四(4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该法案建议将联邦宪法第119(1)条款中的21岁投票年龄门槛,修改为18岁。

syed saddiq (malay mail).jpg
赛沙迪在马国国会提呈降低投票年龄门槛的修宪案。(马来邮报)

根据马国宪法,一般法案只需要过半国会议员支持,形成简单多数即可通过。然而,此次调降法定投票年龄涉及修宪,而修宪需要国会三分之二以上多数票同意才能通过

马国国会下议院共有222席,修宪案需要其中的三分之二多数同意票,即148位议员的支持方能通过。

去年选后希盟和其盟友沙巴复兴党一共获得121个议席,随后三名独立人士过档人民公正党,使希盟以124个议席获得简单多数。随后,沙巴民统党(1席)和多位巫统议员蝉过别枝,跳槽到土团党,使希盟掌握的席次增加到139席。

因此,以修宪门槛来说,目前希盟需要获得至少9名反对派议员支持才有可能通过修宪案。

urn_binary_dpa_com_20090101_190710-99-995440-FILED.jpg
希盟政府必须争取至少9名反对党议员支持才能通过修宪。(马新社)

反对党提出两个附加条件以换取支持修宪

希盟政府曾在今年4月提呈过《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试图恢复东马两个州属沙巴和砂拉越的“邦”地位。不过,当时反对党,包括已退出国阵的砂拉越政党联盟集体弃权,导致希盟首次修宪的尝试功败垂成。

如今,希盟政府尝试提出第二次修宪案以调降投票年龄。尽管前首相纳吉已表明国阵将支持这项修宪案,不过包括巫统和伊斯兰党在内的反对党早前也提出两个条件,并声明只有在希盟政府答应这两个条件后才会支持该项修宪案。这也让此次修宪案能否成功充满未知数。

反对党提出的两个条件分别是让年满18岁的公民也可参与竞选,以及年满18岁者能自动成为选民。目前马国的选举条例规定21岁以上国民才可参选,而年届21岁的公民也必须进行登记才能成为选民。

马国首相马哈迪在本周一(8日)宣布接受反对党的上述条件。《联合早报》报道,他在主持了希盟党主席理事会后告诉媒体:

“我们一致同意让年满18岁的少年享有投票权力,也能自动成为选民。”

分析员认为,随着希盟政府接受反对党提出的意见,修宪案通过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

选民自动登记 星洲.JPG
马哈迪(中)宣布同意反对党的建议,将参选年龄门槛降至18岁,以及自动登记选民。(星洲日报)

重提新版本修宪案并预料获得通过

随着马哈迪做出上述宣布,昨日(10日)赛沙迪也在下议院撤回原本只涉及修改投票年龄的修宪案,并在今天(11日)提呈经过修改的修宪案,重新进行一读。

根据赛沙迪提呈的新修宪案,法案除了建议修改投票年龄门槛,也一并纳入反对党的要求,包括将参选年龄门槛降至18岁及年满18岁者可自动登记为选民

综合《当今大马》和《东方日报》报道,今天提呈的《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将涉及修改三条马国联邦宪法条文

  1. 第119(1)(a)条文:将合格投票年龄从目前的21岁修改为18岁。
  2. 第119(4)(b)条文:年满18岁者将自动成为选民。
  3. 第47条文:将可担任国会议员的最低年龄,从21岁调低至18岁。

除此以外,该修宪案也建议修改联邦宪法第8附表,以要求各州宪法同步将担任州议员的最低年龄调降至18岁

由于最新版本的修宪案已涵盖反对党的要求,国会反对党领袖依斯迈沙比里也挂保证表示反对党将支持修宪案,一般预料该修宪案将能顺利通过,马国21岁以下的年轻人即将获得提早到来的投票权利。

main_rb_1403_pg004_rachelb_1.JPG
一旦法案通过,大批年轻选民将加入投票选举政府的行列。(星报)

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都已将投票年龄门槛下调至18岁

马国选举条例中,21岁的投票年龄门槛相关规定沿袭自前英殖民政府。英国已在1970年将法定投票年龄从21岁调低至18岁。此外,美国、法国、德国等欧美国家也纷纷在上世纪70年代把最低投票年龄降至18岁,奥地利于2007年甚至将投票年龄下调至16岁。

普遍而言,目前全球国家和地区的投票年龄门槛以18岁居多。亚洲地区方面,印尼的最低投票年龄是17岁,日本在2016年正式将合法投票年龄降至18岁,韩国的投票年龄门槛是19岁,台湾则是20岁。如果马国最终将最低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新加坡将成为东南亚唯一一个维持21岁投票年龄门槛的国家。

skimPOL11.jpg
新加坡将成为东南亚唯一保持21岁投票年龄门槛的国家。(海峡时报档案照)

已成“大人”,却不能像“大人”般投票?

在各国逐渐调降法定投票年龄的过程中,最主要的两大争辩是一位选民究竟要几岁,才能具有足够能力,独立判断并决定自己的投票意向,以及成年的定义和法定投票年龄不一致所引起的公民权利义务不对等的相关讨论。

根据马国《1971年成年法令》第2条文,18岁是法定成年的年龄。任何马国人一旦达到18岁以上年龄即属成年。

相同法令的第4条文阐明一名马国人成年后可以自主决定的事情包括结婚、离婚、继承遗产、收养和拥有宗教自主权。更重要的是,在刑责部分,一个人在18岁成年后也将适用一切法律,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一旦触犯法律就必须以成年的形式接受法庭的审讯和判决。

成年年龄和最低投票年龄的不一致,无可避免将造就一部分成年人在18岁至21岁之间,承担着“大人”的责任,却没有被赋予“大人”投票的权利,也引起公民权利义务不对等的争议。

然而,18岁的青少年是否已拥有足够的基本公民常识,对国家政治体系、选举制度、公共政策等方面是否有基本的概念,以独立行使投票权利也成为部分马国舆论忧虑调降投票年龄门槛可能带来的影响。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马国的中学教育体系中对学生公民教育的培养非常匮乏,青少年无法通过学校教育吸收到基本的公民常识。因此,调降投票年龄的同时,加强青少年公民教育的配套措施也必须同步进行,才能使让更多年轻人有机会通过投票,参与选举式民主选出政府的美意获得实践。

FirstDaySchool010201s.jpg
马国中学体系缺乏公民教育的养成。(马来邮报)

年轻选民是希盟胜选的重要因素

在政治上,年轻选民普遍被认为是去年希盟得以击败国阵,获得联邦政权的核心支持力量。

彭博社报道,马国知名独立民调机构默迪卡中心曾估计,去年马国大选年轻人的投票率大约有81%,这和全国平均82.32%投票率相去不远。默迪卡中心执行董事依布拉欣苏菲安(Ibrahim Suffian)指出,以吉隆坡和雪兰莪市区为主的年轻人投票参与度甚至高于年长人士。

年轻人的高投票率除了展现年轻人对参与民主选举过程的热忱,更重要的是,依布拉欣苏菲安也提出了一个关键数据。他表示,去年大选中有高达75%的年轻人把票投给当时的反对阵营(希盟)。

不过,此次将修改投票年龄门槛相关法案提呈国会的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在去年6月接受彭博社专访时强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因为年轻人不会屈从于任何政党之下:

“年轻人是选举的造王者,是他们将我们带向执政。不过同样的,他们也能够成为把我们拉下台的人,因为他们并不会对特定政党忠诚。”

20171215_bersih_reuters.jpg
马国青年被视为希盟成功改朝换代的中坚力量。(路透社)

古有二十弱冠,今有十八投票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儒家礼俗,古代男子年至二十行“弱冠之礼”,从此可担负国家社稷之责,保家卫国,参与祭祀大典。

38dbb6fd5266d016faf87702992bd40735fa3533.jpg
中国古代男子20岁被成为“弱冠之年”。(互联网)

如此看来,把成年和具备参与国家政治资格的年龄划一,在中国古代就已有先例了。

因此,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日本、韩国和台湾早期都有20岁才算成年和可以参与投票的相关制度。日本和韩国直到晚近才把投票年龄门槛降低,以日本为例,其修法降低投票年龄门槛的同时,也一并更改了民法中有关成年年龄的规定,即从20岁降至18岁,与投票年龄门槛一致。

古有男子年至二十行“弱冠之礼”作为庆贺成年的仪式,现今青少年男女成年的仪式或许是到酒吧小酌一番,马国人未来的成年礼,可能就是到投票所投下神圣的一票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