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伤人的孪生姐妹庭上泪诉被不公平对待:只因我是来自中国的女人?

更新:
2019年07月04日 19:22
Go-Jek女乘客事件2.0?
孪生姐妹唐蕾(妹妹,右)和唐蓓(姐姐,左)。(海峡时报)

Go-Jek女乘客事件2.0?

孪生姐妹长得一模一样,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但她们的性格、脾气、想法、行为也如出一辙,红蚂蚁还是头一次听说。

2015年,一对来自中国的双胞胎姐妹花大闹共管公寓管理处,还打伤公寓经理和保安,最后姐姐唐蓓被判罚款2100新元,妹妹唐蕾被判罚款2500新元。

不过,两姐妹却不服判决坚持上诉到高庭。昨天,孪生姐妹花在庭上坚称,她们是遭人“设计陷害”的“真正受害者”,甚至认为因为她们是中国人,而且是女人,才会被不公平对待。

这对孪生姐妹花闹事时已经47岁,如今51岁。姐姐唐蓓,是新加坡永久居民,事发时是四美4街的四美苑(Simei Green)租户,妹妹唐蕾则是持社交准证到访我国。

这起闹剧要从2015年2月23日说起:

公寓保安发现唐蓓没有公寓的出入卡,经常尾随他人进出公寓,因而通知公寓经理郭春杰。郭春杰于是找唐蓓来问话。怎知,唐蓓竟呛说:“不关你的事”、“没时间”,然后趁机开溜。

同年2月25日:

唐蓓到办公室称要办理公寓卡,她将100元申请费交给当时值班的郭春杰。不过,当郭春杰向她索要相关证件来办理出入卡时,却被唐蓓拒绝,还向他讨回100元。

由于郭春杰没有立即退还100元,唐蓓于是掀起办公室柜台的挡板,将身体挨向(出动胸器)郭春杰。郭春杰立即伸手掐住她的脖子,阻止她前进。唐蓓离开办公室前,出手打了郭春杰的头几下,并威胁会告郭春杰非礼她。当天,郭春杰就到警局报警备案。

同年2月28日:

唐蓓带着孪生妹妹唐蕾回到公寓管理层办公室,期间和公寓经理郭春杰发生口角。两姐妹对郭春杰和保安不仅爆粗口、挥拳、泼饮料、吐口水还丢汽水罐,导致郭春杰右额淤青和擦伤。

事发经过被郭春杰用手机录了下来,视频后来在网上疯传,三段影片有超过100万人点击观看。在其中一段视频里,姐妹花还开口辱骂警员不中立。

 

以上视频是三段视频的综合版。只见唐蓓用英语向男子说:

“我不要你服务我,走开走开,你的脸奇丑无比,你很恶心!” 跟着骂出“干你”(英文F字头)的粗口。

公寓经理郭春杰边听边摆出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回敬她说:

“你也是(丑和恶心)”以及“你想搞啊?”

唐蓓则英语掺杂中文来反呛他,

你已经“阳痿”了,你已经不可以了。(听到这里,红蚂蚁忍不住喷饭了,请看视频第38秒)

妹妹唐蕾接着也加入骂战,还说:“你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我就揍你。” 接着,姐妹俩都作势要掌掴郭春杰的脸。郭春杰在闪躲之余,也挑衅对方说:“你要就打啊”。

这时,另一名女保安介入,姐妹花告诉对方发生了什么事,越说越激动。唐蕾气到突然转头骂郭春杰说“这种畜生”,接着把手中的饮料泼向他,还指着他说:“我们两个对付不了你啊?”

于是,唐蓓冲到柜台后,诉说上次她被掐颈,这次她也要报警。唐蕾也跟着喊:“你以后就会知道我们的厉害”。当郭春杰问对方“你们是哪里来的。” 唐蕾回赠他一句“关你屁事”,接着拿起手上的水壶泼向他。

唐蓓也接着向郭春杰吐口水。郭春杰被惹怒,两人互打起来。期间,唐蕾也向郭春杰丢汽水罐,姐妹花也拳打对方,多次吐口水,骂他“傻逼”和“娘”,并一口咬定是郭春杰先出手打人她们才还击。

女保安也看不下去了,警告姐妹花说:“这是暴力行为,这里是新加坡。”

另外一段视频则拍了报警后姐妹花与警察的对话。一名警察要求唐蓓到一旁冷静下来,她立刻回警察说:“你不要跟我这种态度,你姓什么?”后来警察要求她跟随他去警署备案,她立刻表示“要投诉你”,还质问警员说:“是他(郭春杰)的错,你对我大呼小叫做什么?”

警员心平气和地表示立场中立,唐蕾立刻尖声嘶喊:“就因为你们警方这样的态度,他每天都在骚扰我。”最后,唐蓓疑似听到了“非法”的字眼,立刻被激怒,又爆出一句:“非法不是你说的。你(郭春杰)算什么东西?看门狗而已!”

Go-Jek女乘客事件2.0?
左起:唐蕾和唐蓓。(海峡时报)

2015年5月:

姐妹花被双双控上法庭。
 

●姐姐唐蓓面对的控状:

  ①蓄意伤人罪:被指用手打郭春杰的脸和手臂,导致他的额头右边淤青和擦伤。  

       ②动粗罪:涉嫌向郭春杰吐口水。

  

●妹妹唐蕾面对的控状:

  ①蓄意伤人罪:被指用手打郭春杰的脸和手臂,导致他的额头右边淤青和擦伤。

  ②动粗罪:涉嫌向郭春杰吐口水。

  ③动粗罪:涉嫌拿汽水罐向郭春杰泼饮料。

这个故事告诫我们,不管孰是孰非,双方有事谈不拢,都应该坐下来好好沟通,谁先出手谁就理亏,为了一张门卡闹成这样,最后都得不偿失。

2016年11月:

唐蓓要向公寓经理郭春杰及公寓管理层Hilandas采取民事诉讼,指郭春杰殴打、非礼和违背信任,索取5万元赔偿。唐蕾也以同样的理由向郭春杰索取5000元。不过,诉讼最终被驳回,法官认为唐蓓做出这么严重的指控,当时没立即报警,不合理。

2018年8月28日:

双胞胎皆不认罪,经过20天审讯后被定罪。姐姐唐蓓被罚款2100元,而妹妹唐蕾则罚款2500元。两人交完罚款后,就罪名成立和刑罚提出上诉。

2019年4月25日:

姐妹花提出刑事动议,要向法庭提呈对她们有利的新证据。

昨天(7月3日):

没有律师代表陪同的孪生姐妹,拉着一整个行李箱的文件到高庭,自行辩护轮番陈词促请法官撤销她们的控状,并“希望得到公平对待”。

法官原定拨出两个小时半听控辩双方陈词,但由于姐妹俩滔滔不绝,即便法官多次提醒仍严重超时,案件因此拖了近四个小时才结束。

这对姐妹花口才好,不仅吵架一流,辩护也是相当有条不紊。

唐蓓以华语陈词说,公寓经理郭春杰承认事发当天打了她,却没有被提控。

唐蓓还说,她在事发前一个多月,也就是2015年2月遭郭春杰非礼、掐喉和侮辱。郭春杰担心她会报警,才设计陷害她,目的是要把她赶出公寓。

她认为,之前激怒她的部分都没录下来对她不利,为的是把她“塑造成一个野蛮的女人”,而控方却凭这个视频定她们罪。反倒让郭春杰这个加害者成了受害者。

她也称:“公寓经理用言语羞辱我,还曾被对方非礼,我只是像正常人一样自然地做出反应。”

唐蓓还说,公寓经理郭春杰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案发当天是他先动手打人,“地狱之门才打开,造成我们两姐妹完全失控”。为什么出手打人的人会成为案件受害者,而她遭非礼反而被认定是被告?

她越说情绪越激动,开始泛泪说:

“难道这是因为我来自中国?而且是女人?”

她接着说:

“自己在本地生活超过20年,没有过案底。现在她被非礼、被掐、被打,却站在犯人栏里。若把这件事件告诉国际媒体,将会被当成是笑话。这将鼓励其他性骚扰者(对受害者)设陷阱。在我被非礼和被打了两拳之后,我难道没有基本的权利作出反应吗?”

唐蓓最后才说:

“如果警方和控方可以无视郭春杰的行为,希望法庭也可以撤销对我们所有的控状。”

唐蕾同意姐姐所说,并补充:

“如果我们被判罪成,无论什么刑罚都是不公平的。”

主控官早前反驳说,从视频可以判断谁才是施暴者。郭春杰因被吐口水一气之下挥拳,警方已对他发出严厉警告。

不过,艾迪阿都拉法官下判时说,他能明白两人对她们获得的待遇感到委屈,以及这起案件会引起关注部分原因或许跟她们的国籍有关。但无论她们的国籍、种族或背景,新加坡法庭在判案时都会一视同仁,最重要的依然是讲求法律。

法官最后驳回她们的上诉。法官不认为国家法院审案法官裁决错误,所给予的刑罚也跟罪行相符。

双胞胎花了四年时间去追究此事,结果还是回到原点。希望随着最终裁定能让此事告一段落,也让她俩平复心中的怨气,更希望姐妹花能离开原点,开启新生活。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