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古当空气污染一再发生 环境部长杨美盈被指包庇涉事丈夫

更新:
2019年07月03日 20:02
杨美盈否认并放话要告造谣者。
杨美盈今年3月嫁给李耀升。(杨美盈面簿)

杨美盈否认并放话要告造谣者。

马来西亚柔佛州巴西古当空气污染闹得沸沸扬扬,网上突然传言称事件一再发生,当局却迟迟没有采取行动,是因为罪魁祸首是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的丈夫——IOI产业首席执行员李耀升。

“柔佛巫统官方”面簿专页昨午4时30分左右,上载一张以IOI化学工厂为背景,指李耀升在巴西古当拥有三家化学工厂,就是它们造成污染。有关贴文还配上李耀升与杨美盈的照片,写着:

“杨美盈的夫婿在巴西古当有三家化学工厂。为何政府行动缓慢?”

专页指杨美盈丈夫的家族企业IOI集团,在巴西古当拥有3家化学工厂,分别为IOI Pan-Century Oleochemical、IOI Lipid Enzymetec及IOI Pan Century-Edible Oil公司。

但其实,在2018年,IOI集团已把IOI Lipid Enzymetec的全部股份卖给Loders Croklaan Group B.V。

而据网上资料,这三家公司虽然位于巴西古当,但它们的业务与棕油有关,而不是化学物品。

杨美盈也很快作出反击,在面簿上载贴上“诽谤”字眼的截图,除了否认指控,还表示会采取法律行动对付造谣者。

她昨天晚上7时30分通过面簿回应此事时,抨击散播谎言者居心叵测,且侮辱了负责解决这起污染事故的上百名各个政府机构官员。她还贴上了官员们努力工作的照片,力求做到有图有真相。

她说:

“这些官员不分昼夜努力工作,采取参数和分析数据,希望找出这起事故的源头。但那些人却把此事政治化,这是非常卑鄙和恶心的行为,他们这么做也没有考虑到受此事故影响的父母及孩子的感受。”

美女部长杨美盈是于今年3月,与李耀升共结连理。李耀升是IOI集团已故创办人李深静的幼子,根据去年2月公布的马来西亚富豪榜,李深静以206亿令吉(约68亿新元)身家排行第四。

即使杨美盈站出来辟谣,但也没让事情平息。柔佛州巫统联委会主席哈斯尼今天接受马来邮报访问时表示,杨美盈应以更专业的手法来处理此事,不能把身为部长与妻子的角色混为一谈。

他说,

如果她的夫婿认为有被诬告或者冒犯,就必须由他亲自出面来回应各种指责。李耀升也可以针对各种对他的指责采取任何行动,杨美盈应当避免卷入这个属于私人的课题。

对此,杨美盈今天再发面簿贴文表示,

要告那些在巴西古当污染事件上诋毁政府的人士,而不是因为其丈夫遭到诽谤。

这像打乒乓球的一来一往的指责和反驳,不知道何时停?

巴西古当空气污染调查近半个月,未找出源头

巴西古当金金河今年3月发生化学废料污染事件,导致超过4000人身体不适,111所学校被迫关闭。才过了三个月,当地6月20日又出现空气污染,造成超过300名学生呼吸困难及呕吐,当地475所学校和教育机构上周二至周四停课三天。

根据巴西古当空气污染气体读数监测,当地空气中三种化学气体,其中一种属异常现象的甲硫醇气体(methyl mercaptan gas),会对儿童及哮喘患者造成不良影响。另两种是丙烯腈(acrylonitrile)及丙烯醛(acrolein)。

岂料星期天(6月30日)一复课,又发生百余师生身体不适状况。截至周二共有31所学校的313名师生出现反胃或呼吸困难等症状,其中包括310名学生及三名教师。

杨美盈强调,

当局前几天的空气测量数据显示空气素质是安全的,但不知为何星期日复课后又有学生身体不适。

这波空气污染爆发至今将近半个月,但当局仍无法查明事发原因。

民政党全国署理主席胡栋强也趁机炮轰希盟政府无能,无法找到污染的根源,他建议政府成立特别委员会来全面调查和彻底解决问题。

杨美盈否认并放话要告造谣者。
巴西古当玛哇花园宗教学校学生忽出现不适症状。(星洲日报)

此次空气污染事件与金金河无关

杨美盈在6月26日说,

此次空气污染事件与金金河遭化学废料污染事件是完全不同的,当局这次无法从受影响者的尿液与血液样本测出化学物质。

她说,金金河污染事件是有源头的,但这次空气污染事件没有源头。

她表示,

当局发现受影响者只是学校师生,附近社区都毫无影响。事发学校之间的距离都非常遥远,事发事件都是在学校开课后,因此当局认为此事没有地域关系,也与离事发地点六公里的金金河无关。

为了避免有人企图将有毒废料运出巴西古当,阻碍调查,因此在巴西古当主要两个要道设置路障,每天30名警员全天候执法,执法行动从本月21日(周五)开始至今,暂时没有任何发现。

杨美盈否认并放话要告造谣者。
巴西古当有学校出现学生集体不适情况。(互联网)

柔佛苏丹:污染事件影响柔州人民,也影响新加坡

巴西古当工业区共有2005家工厂,其中包括205家为化学厂,111所中小学。杨美盈说,

当年建厂规划不当,其位置频密且杂乱无序,不利于学生或居民健康,更有化学厂距离学校不过300公尺,属危险距离。

对于巴西古当再度受到不明毒污袭击,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深感不满,他谕令州政府关闭或搬迁污染柔佛的工业。

苏丹形容,

这类污染事件一再发生很“卑鄙无耻”,并称不想再听到“保证不再发生这种事”的说辞。

依布拉欣表示,

对当局处理事件的手法感到失望,并指最新事件暴露了政府当局的无能和弱点,他会传召相关单位的领袖,要求他们加以解释。

他强调,

人民的健康比经济效益更重要,更何况此事不仅影响柔州人民,还会影响一水之隔的新加坡。

嘻嘻,苏丹还惦记着咱们新加坡呢。

杨美盈否认并放话要告造谣者。
苏丹强调,最新事件暴露出州和联邦政府的灾害管理系统存在缺陷和弱点。(苏丹面簿)

柔佛环境局事发至今已调查巴西古当的90家工厂,并援引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发出61张传票给没有定期处理废料的厂商,10张传票发给违法排污者,另外发出四张通告及六张停工令。因为它们有可能造成空气污染。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