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示威冲入立法会再提五大诉求 林郑月娥斥为暴力行径

更新:
2019年07月02日 23:07
反送中示威冲入立法会再提五大诉求 林郑月娥斥为暴力行径
反送中示威者冲入立法会涂鸦破坏,再度对港府提出五大诉求。(路透社)

引发社会两极反应。

香港政府早前强推充满争议性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导致民怨四起。虽然特首林郑月娥已在上个月18日亲自出面道歉和宣布停止修例相关立法程序,并将该草案束之高阁,修例工作到明年立法会任期届满之时“自然死亡”,但香港民众显然不买账。

抗议民众要求政府针对他们在6月16日“反送中”游行的五大诉求做出回应,包括撤回修例、追究警方镇压责任、释放反送中示威者、取消6月12日集会的“暴动”定调及林郑月娥下台负责。然而,港府在民间订下的6月20日大限前始终不予回应,导致抗议群众在翌日开始展开不合作运动,包围政府相关单位以瘫痪政府运作,藉此施加压力。

林郑月娥神隐不回应加上香港回归纪念日触动示威者神经

林郑月娥自18日后,始终未公开露面或针对民众诉求给予回应,抗议者的情绪于是在昨日(1日)达到临界点。适逢香港回归22周年纪念日,“反送中”示威者在早晨的升旗仪式开始与香港警方爆发零星冲突。中午过后,数百名示威者转战立法会,下午1点左右开始有示威者开始以铁支和铁笼车撞击立法会玻璃门。

101680080.jpg
示威者以铁支、铁笼车等器具破坏立法会玻璃门。(中通社)
HONG_KONG-CHINA-POLITICS-111522.jpg
示威者从几处对立法会大楼展开冲击。(法新社)
HONG_KONG-CHINA-POLITICS-112951.jpg
示威者从几处对立法会大楼展开冲击。(法新社)
HONG_KONG-CHINA-POLITICS-125520.jpg
示威者从几处对立法会大楼展开冲击。(法新社)

期间,几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试图制止示威者冲击立法会不果。综合《明报》和《东方网》报道,示威者于傍晚时分成功突破第一道防线,进入立法会大楼范围。大批镇暴警察在大堂公众席入口的卷闸门后戒备。此时立法会大楼也发出“红色警示”,要求大楼所有人员全面撤出。

晚间9点左右,持续以铁支尝试撬开卷闸的示威者突破第二道防线,不过此前在卷闸门另一端戒备的镇暴警察已不见踪影,大演“空城计”。

2019-07-01T131903Z_2005770570_RC129C8F132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示威者撬开卷闸。(路透社)

示威者在立法会涂鸦写上诉求字眼

至此,示威者开始涌入立法会大楼,大肆喷漆涂鸦,不少设施亦遭受破坏。有人在会议席主席位置后方喷上“释放义士”、“太阳花HK”、“林郑下台”等字样,竖起“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和“万劫不复,退无可退”的横幅,并以黑色颜料涂污香港特区区徽和在主席桌挂上前港英旗帜。包括前任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和现任主席梁君彦的肖像也被示威者扯下,进行破坏。

2019-07-01T133303Z_1668289225_RC148AF29C5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示威者闯入立法会。(路透社)
2019-07-01T141426Z_1958434621_RC150DEA952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示威者以黑漆破坏香港特区区徽。(路透社)
HONG_KONG-CHINA-POLITICS-141314.jpg
示威者在主席桌挂上港英旗帜和“没有暴徒,只有暴民”的横幅标语。(法新社)
HONG_KONG-CHINA-POLITICS-133556.jpg
示威者在墙上涂鸦“释放义士”等字样。(法新社)
339781367_0-6.jpg
示威者在立法会大楼内悬挂布条。(彭博社)

与此同时,示威者虽强行攻占立法会,但某方面来说也保持一定程度的克制。有示威者提醒,立法会图书馆有香港回归的重要文献,因此不可破坏。有者随即在图书馆外竖牌提醒,有者高呼:

“不要搞记者房!不要搞图书馆!”

600_phphDfys1.jpg
示威者在文物和图书馆处置放警语牌子提醒他人勿进行破坏。(罗冠聪面簿)

而餐厅冰箱的饮料虽然被拿走,但示威群众也不忘在旁放钱,以表明自己是购买而非强抢。

65793648_1867701550047836_5850534249370746880_n.jpg
示威者留下钞票,带走饮料。(香港苹果日报)
65471508_1867701563381168_4300425709806944256_n.jpg
示威者贴上告示强调自己不会不问自取。(罗冠聪面簿)

示威者宣读声明

随后,香港《苹果日报》报道,占领立法会的示威者代表在立法会议事厅宣读声明,指出现任港府已非港人所愿,示威者万不得已只好以公民不服从之形式抗争:

“我等市民不得不进行各种占领,不合作运动、乃至今日占领立法会行动。”

“社会或对我等占领者有所批评,但追本朔源,社会撕裂之诱因为何?民怨每日俱增之本源为何?香港何辜?香港人何以被追逼至此?我等港人没有武装、没有暴力,只能以秉持正义于心,无畏无惧,奋勇向正。希望香港政府能及时回首,重回正轨。”

示威者再度提出五大诉求,和先前的五大诉求基本无异,只有第五点诉求从“林郑月娥下台”改为“实行双普选”。占领立法会示威者的五大诉求如下:

  • 彻底撤回修例
  • 收回暴动定义
  • 撤销所有反送中抗争者控罪
  • 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
  • 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真普选
HONG_KONG-CHINA-POLITICS-145732.jpg
示威者在立法会议会厅宣读抗议声明。(法新社,图中未必为宣读声明之代表)

警方宣告清场,示威者高呼“一起走,否则一起不走”

香港警方于晚间10时许在面簿宣布将在短时间内进入立法会清场,示威者有人主张留守,有人主张撤退。随后,大部分示威者决定撤退,其中4名示威者坚持留守。

眼看凌晨12点警方清场的死限即将到来,原本已离开立法会的数十名示威者重返立法会议会厅。一名女示威者声泪俱下告诉《立场新闻》,尽管害怕清场时间逼近,但更害怕隔天无法再看到坚持留守的4位示威者:

“所以(我们)决定全部人一起上来,跟他们一起走,他们不走,我们也不走。”

示威者不停高呼“一起走、一起走”的口号,试图劝导留守示威者“还有下次的”,之后该批重返议会厅的示威者合力将留守人士带走。

其中一名留守示威者受媒体询及为何甘冒风险留守时,表示自己的父亲经历过中国文革,冒着风险偷渡到香港,才总算争取到有尊严的生活。如今自己已为人父,为了自己的下一代,自己更不该轻易放弃。

凌晨12时一过,镇暴警察开始在立法会和立法会附近区域发射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HONG_KONG-CHINA-POLITICS-161743.jpg
警方发射催泪弹驱散示威群众。(法新社)
339787748_0-5.jpg
警方准备驱散示威人群。(彭博社)
339787998_0-5.jpg
警方发射催泪弹。(彭博社)

中央社报道,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今早到立法会大楼了解受损情况后,表示由于大楼毁损情况十分严重,立法会在接下来两周都不能举行会议。

梁君彦称,大楼的地下保安控制室、供电和消防系统都遭到破坏。大楼所有入口和地下一楼会议厅、前厅和2楼办公室皆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

另一方面,同样于昨日(1日)举行的七一游行则基本维持和平。该游行一开始就因立法会所处的金钟一带已发生严重冲突而将重点改为遮打道行人专用区,不过途中有不少游行群众受到号召,而前往立法会的示威地点支援。

组织游行的民阵宣称有55万人参与游行,警方则称游行高峰期有19万人。

339806925_0-6.jpg
立法会冲突的另一边厢,七一游行和平举行。(彭博社)
339806921_0-5.jpg
立法会冲突的另一边厢,七一游行和平举行。(彭博社)

林郑月娥强烈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径

林郑月娥于凌晨4点召开记者会,强烈谴责示威者冲击和占领立法会是严重的暴力行为:

“这些目无法纪的暴力行为,严重影响香港法治的核心价值。我对此感到十分愤慨和痛心,并要予以强烈的谴责。”

林郑月娥强调警方在昨日冲突中表现克制,且将追究涉事者的刑责:

“但是对于任何违法行为,我们必定追究到底。”

综合香港《苹果日报》和《明报》报道,林郑月娥称昨日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的场面”,其一是和平、理性的游行(七一游行),另一个则是“令人痛心、震惊的违法暴力场面”。她指责示威者以不明液体和粉末攻击警察,并以“极暴力的方式”冲击立法会大楼。

339795827_0-9.jpg
林郑月娥谴责示威者以“极暴力”的方式冲击立法会。(彭博社)

保安局长李家超指出,冲击立法会的示威者已经触犯了一系列严重罪行。他声称,社会上有一小撮人“有暴力倾向”,一旦任何公众活动被这些人士渗透,都有可能造成极大风险。他呼吁市民参加任何公众活动时务必小心“别有用心的人”制造事端。

有记者随后三度追问林郑月娥,至今已有三人因为港府未回应民众诉求,包括撤回修例而轻生,港府为何此时却指示出面谴责而不回应诉求。也有记者询问林郑月娥是否“完全看不到有人因为这样而死了”,以及针对林郑月娥曾宣称自己身后会在天堂有个位置,加以追问她是否仍认为自己是否会在天堂有个位子等等。林郑月娥对此皆没有回应。

随后,政府新闻处也被抓包在发放新闻公报时,删去记者对林郑月娥的尖锐提问。被删去的问题包括:

  1. 有冲进立法会的示威者形容自己“视死如归”,你觉得自己有无责任,令到今日的暴力事件发生,为何会令青年说要“视死如归”占领立法会,因为政府不回应(他们)的诉求?
  2. 3名年轻人自杀,你有没有听到年轻人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多日都不回应?
  3. 特首你经常说天堂给你留了一个位置,你是否对得住3个自杀者的家属?是否仍觉得自己在天堂有个位置,你会不会怕落地狱?
  4. 你是否完全看不到有人因为这次事件而死?
  5. 示威者)今日的行为,是否因为你不回应诉求所致?
  6. 今次事件是否因为你不听民意而造成,有人说用了很多方法来争取,才出现今日的局面,你是否觉得自己有责任?林太可否回应?
2019-07-01T205218Z_1530489872_RC18BBDCDE4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林郑月娥对记者的尖锐提问选择避而不答。(路透社)

香港泛民主派指责林郑月娥忽视香港市民诉求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尹兆坚和公民党郭家麒皆表示,民主派议员昨天用尽方法寻求与林郑月娥会面,但对方一直以“忙碌”为由拒绝。斥责林郑月娥在凌晨4点钟的记者会满口谎言。尹兆坚称,他在7月1日下午,即示威者开始冲击立法会的时候,希望和林郑月娥紧急约见商讨,但对方却以没空为借口推脱。冲突结束后,林郑月娥却又“突然有空”于凌晨4时召开记者会。

综合《星岛日报》和《立场新闻》报道,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称问题的本质是香港市民已对港府失去信任。他强调,无论是和平游行或冲击立法会的群众,他们的诉求都一样卑微,却总是被港府以语言艺术搪塞。

胡志伟指责港府漠视民意,即使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和入狱风险冲击立法会,他也担心这种“以死相谏”的方式最终只会换来港府的冷血无情。

郭家麒则强调,扭曲制度的暴力远比现实暴力更为严重。他声称,立法会已失效,无法代表大多数人的心声,而真普选才是香港的心声。

_2017071712473281404.jpg
郭家麒指出,扭曲制度的暴力远比现实暴力更为严重。(星岛日报)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也批评林郑月娥不正视问题,不回应市民诉求。她将此次事件形容为“火山爆发”,而港府不能期待只“滴滴水就熄灭火山”。

然而,在港府提出修例后,发起多次大规模抗议游行且获得广泛支持的泛民主派经昨日一役后,开始备受压力。

中央社报道,泛民主派面对的压力主要有两点,一是“反送中”运动激化成“暴力冲击”,另一点则是泛民主派至今未有谴责示威者闯入并破坏立法会大楼。

中国港澳办和中联办谴责暴力事件并支持港府采取必要措施

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简称港澳办)和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今日(2日)分别发表谈话支持香港政府追究涉事者的刑事责任。

港澳办发言人表示坚决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警方依法处置该事件,并依法追究闯入立法会示威者的刑事责任。

中联办发言人则对香港立法会大楼发生的暴力事件表示震惊、愤慨和强烈谴责,同时坚决支持香港政府对有关严重违法行径追究到底。

英美两国皆表示关注香港“反送中”

综合香港《苹果日报》和《明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1日)针对香港反送中运动激化一事对媒体表示示威群众只是为民主奋斗,并暗讽某些国家排斥民主:

“他们都是为了追求民主,而我想大部分人都希望拥有民主。不过可惜的是,有些政府不想有民主。”

特朗普也强调:

“那就是这么一回事,是关乎民主,没有东西比民主好。”

特朗普也暗示自己在上周六(6月29日)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曾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简短谈到香港的“反送中”风波:

“关于香港,我希望事情得到解决,我曾经与中国的习主席有很好的交谈、很好的讨论,我们谈过要做些事,也约略谈过这事,但实在感伤。我很少看到有示威像这样,很伤感看到这样。”

US-POLITICS-TRUMP-215041.jpg
特朗普暗示自己曾跟习近平提过香港“反送中”示威一事。(法新社)

英国外交大臣韩特(Jeremy Hunt)昨日(1日)在其推特指出,在7月1日这个纪念日,他想要强调英国对香港和香港自由的支持是坚定不移的:

“暴力是无法被接受的,但香港人必须维护自己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和平抗议示威的权利,一如今天数十万勇敢民众所展现的。”

综合路透社和《南华早报》报道,韩特今日(2日)也再度强调,英国坚定支持香港人民,并警告中国若未遵守中英两国针对香港问题所发表的联合声明,将会有严重后果。

韩特重申中英联合声明的重要性,他告诉BBC:

“英国签署了一个具国际约束力的法律协议(中英联合声明),在一国两制下,香港人民的基本自由获得保障。我们坚定支持这项协议,我们坚定支持香港人民。”

“如果那项具国际约束力的法律协议未获遵守,那将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2019-07-02T120504Z_1030952371_RC16C5953B20_RTRMADP_3_BRITAIN-EU-LEADER-DEBATE.JPG
韩特强调英国坚定支持香港人民。(路透社)

中国外交部批评“有关国家”干涉中国内政

综合《人民日报》和《环球网》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今日再度强调,中国对相关国家干预纯属中国内政的香港事务,坚决表示反对:

“中国对有关国家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我们再次告诫有关国家谨言慎行,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内部事务,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暴力违法分子撑腰壮胆,不要发出任何误导信号,不要作出任何错误举动。”

而昨日耿爽也针对《中英联合声明》表明中国立场,即声明里英国对香港相关的权利和义务,在1997年7月1日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后,就已完全履行完毕:

“英方对香港不存在任何所谓“责任”。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

另一方面,根据中国《解放军报》官方微博“军报记者”今天(2日)发布的消息显示,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于6月26日出动三军部分兵力,在香港附近海空域举行联合海空巡逻演练。

6月正是香港“反送中”运动开始高涨的敏感时期,驻港部队演戏的时间点无疑引人关注。

解放军.jpg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于上月26日举行演习。(互联网)

台湾前立法院长王金平呼吁港府和中国政府妥善解决“香港太阳花”

反送中示威者于昨日攻入香港立法会的情景,也让外界联想到台湾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因此昨日事件也被部分媒体称为“香港太阳花”。

当年,台湾大学生抗议台湾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在审查具两岸政治争议的《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简称服贸)的过程中,违反程序正义,因此冲入立法院并展开长期占领立法院的公民运动。

随后,反服贸团体在3月底号召民众响应大型游行,并持续占领立法院。时任立法院长王金平最终在4月首度进入被学生占领的立法院与学生对话。

最终,王金平保证在《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草案》完成立法前,不再召开任何服贸相关的党团协商会议,太阳花学运于4月10日终告落幕。太阳花学运随后也导致当时执政的国民党在2014年年底的地方选举和2016年的总统大选及立法委员选举吃下败仗。

8F481D0D283D00ACA9D4E99CE0508628E0810560_size371_w620_h390.jpeg
太阳花学运成功迫使政府退回具争议性的服贸协议。(互联网)

王金平也在反送中示威者闯入立法会后,于深夜发表感性文章,强调自己当时虽然不愿意动用警察权而被同党立委指责,但自己始终“秉持和谐才是最大的公约数”,期盼香港政府和中国大陆能有智慧和同胞爱“地处理该事件。

“这些冲撞的手段我并不鼓励,但为了爱国家、土地、人民的情感,我都尊重并疼惜,于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太阳花运动终告暂歇。”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