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死妻女后伴尸入睡九天 狠心男开冷气喷清香剂除尸臭

更新:
2019年07月02日 19:39
狠夫狠父。
丈夫张锦兴涉嫌谋杀妻子钟佩珊、4岁女儿张芷宁和未出世的6个月大宝宝钟文解。(联合晚报档案照)

狠夫狠父。

2017年1月,大年初一(28日)当天,怀孕六个月的少妇钟佩珊(39岁)与女儿张芷宁(4岁)被发现卧尸于兀兰52通道第619座组屋的家中,两人当时已遇害九天,尸体高度腐烂和烧焦,酿成两尸三命骇人惨案。这起轰动一时的案件今早在高庭开审,庭上曝出张锦兴(43岁,音译)杀害妻女的导火线,残忍行凶过程以及如何藏尸9天的惊人内幕!

狠夫狠父。
丈夫张锦兴曾是成功的房屋经纪。(新明日报档案照)

丈夫张锦兴原本是一名有10多年经验的杰出房屋经纪,也是家里的唯一经济支柱,家里收入稳定。他称,直到2015年房地产市场景气突然衰弱,导致他的收入大跌。为了应付家里的高开销,隔年他转行到一间家具设计公司当业务员,当时他一度累计了12万元债务,还打算卖屋套现,但他都没告诉妻子自己的困境。后来,家里开销依旧庞大,加上他烂赌又频频输钱,每周又花数百元买万字票,除了欠下卡债,还需向同事借钱,累积超过7万元债务,就连女儿幼稚园的学费也拖欠。

不满妻子不工作,曾出轨,甚至怀疑女儿非亲生

根据控辩双方所同意的案情,张锦兴与妻子结婚七年,两人都是再婚,并在婚后第四年生下女儿。控方指出,张锦兴一直不满当家庭主妇的妻子没出外打工,让他独自扛下经济担子。此外,张锦兴也指妻子在案发几年前曾搞婚外情,两人虽然没离婚,但他发现后一直无法原谅妻子,甚至怀疑女儿并非自己亲生,两人感情早已亮红灯。

狠父在女儿眼前勒死妈妈,接着用同条毛巾勒死女儿

案发前,年关将近,张锦兴频频被别人追债,筹备春节的开销也越来越多。

2017年1月20日,因担心被幼稚园追讨学费,张锦兴决定不让女儿上学,结果为此与妻子在卧房大吵起来。

张锦兴一气之下走到浴室拿出一条毛巾,趁身怀六甲的妻子不注意,套住她的颈项,再用力勒紧,直到她在挣扎15分钟后没了动静。不过,他发现躺在床上的妻子仍有微弱呼吸,于是徒手掐住她15分钟,直到她断气为止。

杀妻后,张锦兴再向年仅4岁,毫不知情的女儿下毒手。他叫同在房内,玩玩具和看电视的女儿,背朝着坐在他怀里,女儿听话照做,张锦兴就拿起同一条毛巾,圈住女儿颈项,用杀妻子的方法,花了10至15分钟将她勒至奄奄一息,再徒手掐死她。

狠夫狠父。
4岁女儿张芷宁和怀孕六个月的妻子钟佩珊双双遇害。(新明日报档案照)

张锦兴把妻女的尸体并排在床上,接下来一周与她们同睡一张床,其余时间照常生活,在家打游戏、睡觉、看网上影片以及浏览互联网,来打发时间。他除了买食物和空气清新剂等,就没有踏出屋子一步。

警方也从张锦兴的手提电脑里,找到他至少有28次,上网搜自杀方式以及如何自制老鼠药等。

杀妻女后,张锦兴没有自首,九天内一直在想办法如何瞒天过海。

1、开冷气缓尸体腐烂,用清新剂掩盖尸臭味

为了减缓尸体腐烂进度,张锦兴开了主人房的冷气,并将窗口密封,在门缝塞布。另外,他也买来空气清香剂,以防臭味外漏。

2、冒充妻子发简讯为女儿请病假,谎称妻子腹痛无法吃团圆饭

杀害妻女后,张锦兴关掉手机,避免债主找到他。

为了制造妻女还在世的假象,他用妻子的手机联络家人以及幼稚园老师,骗说女儿生病暂时无法上学。

至于岳父岳母,他则骗他们说,自己与妻子吵架,妻子也没空与父母亲通电话。他也谎称妻子肚子痛,需在大年除夕求医,无法回娘家吃团圆饭。

3、不应门,故意调低电视声,制造没人在家的假象

由于张锦兴没上班,同事们在2017年1月23日(案发后的3天)上门找他,在门外大喊他的名字,他一听到敲门声,赶紧把电视机声音调低,制造没人在家的假象。

为把他引出家门,机警同事故意把组屋单位的电源关掉,但他没中计,坚持没开门。

4、六招自杀皆失败

张锦兴在杀人后,一直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做。1月20日至28日这九天内,他至少六次尝试自杀,但每次都失败。

张锦兴称,

他多次尝试割腕以及吞班纳杜(Panadol)了结生命;几次想跳楼自杀,其中一次想过从厨房窗口跳下去,但因没胆量而作罢;一次尝试吞杀虫剂,结果没死,只是泻肚子;有一回,他开车到三巴旺公园,打算跳海自尽,不过他到了那里后,发现公园人多,最后也放弃计划。

张锦兴称,在大年初一,意识到自己找不到不带家人去拜年的借口,于是在当天早上11点,决定放火烧尸并自焚。他在棉被上浇稀释剂(thinner),然后到床上躺在妻子与女儿尸体旁,接着在棉被上点火,企图自焚,不过由于火焰太热,过了几秒时间,他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他看见火势凶猛,最后索性离开家。

他之后再度回到家里,发现尸体并未完全烧焦。据警方现场观察,女儿双脚完全被烧,床褥严重烧焦。

5、向妻子家人谎称被妻子赶出屋外,并不知道屋内发生何事

庭上揭露,妻子钟佩珊没出席团圆饭,妻舅大年初一下午上门找人,却发现门窗深锁,敲门也没人应,邻居也不知发生什么事。

其实,当时张锦兴正在家里。他后来使用组屋底层的公共电话打给母亲和岳母,谎称被妻子赶出屋外,说隔天会回去查看妻女的状况,请两人不必担心。

妻舅不相信张锦兴的说法,当天傍晚约了一名男亲戚再次回妹妹的组屋大门。他撬开一扇窗叶后,闻到一阵类似煤气泄漏的恶臭,觉得事情不妙,立刻报警。

警员与民防人员随后抵达组屋,正当民防人员准备强行撬门而入时,张锦兴突然打开大门。妻舅一看到他劈头就问妹妹在哪,但他称妻子出门去了。当时妻舅质问张锦兴为何声称被妹妹赶走了,却又还留在单位内。

民防部队人员要他开铁门,他原本不肯,交涉一会儿后才打开。

张锦兴缓缓走到妻舅身旁,以冷静和轻柔的声音告诉妻舅,说:

“她已经死了。”

妻舅听闻消息后惊慌失措,张锦兴企图趁乱冲向电梯,但妻舅及时将他一把抓住,警员和民防人员也一同将他制伏。

过后警员在房里找到妻子的焦尸,询问张锦兴发生什么事时,他淡淡答说:“都是我的错”。

6、冒充妻子笔迹写遗书,向警方谎称是夫妇要殉情,是妻子掐死女儿

命案东窗事发后,张锦兴也没想从实招来。

他甚至向到场的警员撒谎,称妻子与他在案发几周前说好一起寻死,是妻子先掐死女儿,他再杀妻,他原本也应共赴黄泉,但他临阵退缩。

张锦兴在录口供中也曾告诉警方,是他承诺跟妻子一起赴黄泉,所以才放火烧死妻女。

他在返家搬演案发过程时,给警员一张手写字条,并称是妻子写给岳父的自杀字条,也出示了另三张字条,称是夫妇两人有意殉情的字条。

他在之后调查中也延续了谎言,直到之后才坦承谋杀两人。

狠夫狠父。
一家三口曾一起出游野餐。(新明日报档案照)

据《新明日报》记者观察,今早身穿囚服的张锦兴,原本圆润的身材明显变瘦,剪短的头发已发白,不过精神不错。而控方在念出案情和开庭陈词,提及案发过程时,他神情镇静,一脸平静。
   
张锦兴共面对三项控状,包括两项谋杀控状,指他掐死妻子与女儿。另外一项指他误杀妻子,进而导致腹中的六个月大男婴死亡。若被判罪成,他将被判死刑。

这起案件将会在本周以及下周继续审理,预料将传召60名证人。控方将会传召一名心理卫生学院的医生,证明张锦兴并没有精神问题。反则,辩方律师会提呈樟宜综合医院的一份报告指出,张锦兴患有抑郁症,具有杀人意图和持续自杀的意图。辩方很可能会以“严重而突然的挑衅”、“突然的争吵”或“减轻罪责”来作为辩护理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