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人员小孩欲入读国际学校 口袋要深,先付17万“订位”

更新:
2019年06月26日 21:23
先付17万“订位” 外派人员小孩欲入读国际学校口袋得够深
知名国际学校学额抢破头,跨国公司和外派人员荷包大出血。(东陵信托学校)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华人有句老话,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对于到我国工作的外派人员和他们的公司来说,这句话可说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17万6550元,这是其中一所国际学校所端出让外派人员小孩能够保证获得一个入学名额的价码,不是学费哦,只是单单让小孩能够入读学校的“入场费”。

《海峡时报》报道,新加坡有三所国际学校是允许外派人员用白花花的银子为小孩订下一个学额的,其中大部分所需费用其实是由外派人员的公司支付的。对于希望吸引外派人员来到本地的公司而言,为已有家室的外派人员小孩的教育做出一点“贡献”想必也是不可或缺的人事政策之一。

61866500_2408129212573230_5265846062010073088_n.jpg
知名国际学校的学额要价不菲。(新加坡美国人学校面簿)

各所国际学校的付费购买保障学额的做法不一,但殊途同归

《海峡时报》一共采访了三所国际学校,其中东陵信托学校(Tanglin Trust School)有一个“入学权利计划”(Placement Rights Scheme)。这个计划通过和外派人员所属公司或外派人员家属的协议,为外派人员小孩提供学额,或让他们能够排在等候名单的前列。

根据东陵信托学校网站的资料,入学权利分为两种,即保障入学权利(Guaranteed Placement Right)和标准入学权利(Standard Placement Right)。

保障入学权利,收费17万6550元,一旦付钱购买保障入学权利,欲入学的孩童即可确保一个东陵信托学校的学额。标准入学权利收费较低,9万零950元,买下该入学权利后孩童可以在等候名单上进入前列,获得较高的入学机会。

Screenshot.png

该校发言人告诉《海峡时报》,上述入学权利计划提供家长“通过显著的财政贡献(financial contribution)换取小部分学额”的机会:

“这解决了那些有意重新调派已有家室外派人员的公司组织所面临的难题。”

另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新加坡美国人学校(Singapore American School)也有类似计划。比较细微的差别是,该校的保障入学权利(Guaranteed Placement Right)无法保证一个学额,但企业或个人可以通过赞助学校,使符合资格的学生在招生名单中获得优先考虑。

29847290.jpg
新加坡美国人学校提供保障入学权利。(新加坡美国人学校面簿)

东南亚联合书院(The United World College of South-east Asia ,简称UWCSEA)同样有和上述两所国际学生类似的计划。该校允许公司企业提名并为旗下外派人员的小孩确保一席学额。

该校的策划与外部关系总监科琳斯(Sinead Collins)表示这项提名计划(UWCSEA Nominee Programme ,简称UNP)不能被视为一项捐款:

“我们的模式是付费性质(subscription-based),公司可以购买一个拥有8年有效期限的UNP名额。该公司之后就可藉此提名一名员工的小孩,以被分配到该学额。”

科琳斯也补充,对于有意调派外派人员到新加坡的公司而言,确保他们小孩的教育品质是很重要的课题:

“在重新分派(外派人员)的配套中,提供优质的国际学校选项,也是那些有意外派高级职员和他们的家眷到新加坡的公司所面临的挑战。”

科林斯指出,东南亚联合书院的UNP计划正好提供了解套,相关公司可以付费为外派人员的小孩确保一席学额。

孩童尚必须符合入学基本要求

不过,据《海峡时报》报道,尽管在2008年即已开始实施类似“付钱买学额”的计划,东陵信托学校和东南亚联合书院并未公布实际上有多少学额是以上述方式录取的。另一方面,新加坡美国人学校的优先入学名额则是有限的。

无论如何,有钱也不一定能够买到学额。相关学校都强调通过这种方式入学的学生,依然必须符合他们的入学要求,包括英语水平和其他测试达标。其中,东南亚联合书院会在公司企业购买保障学额前,事先评估相关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学术能力。

教育成为跨国公司派遣外派人员过程中不可忽视的元素

专精研究跨国人力流动的新加坡社科大学高级讲师麦克纳尔蒂(Yvonne McNulty)指出,上述这些保障入学计划对调遣外派人员的跨国公司来说,其实是一种商业决策:

“好的教育对外派人员而言往往是突破僵局的关键。孩子的教育是父母最不愿意牺牲妥协的其中一环。”

麦克纳尔蒂也强调上文提及的东南亚联合书院、东陵信托学校和新加坡美国人学校都是新加坡名列前茅的国际学校。上述学校加上另一所著名国际学校德威士学院(Dulwich College)的入学名额可谓是炙手可热。

麦克纳尔蒂称,上述四所学校的教育水平非常卓越,和国外的私立学校旗鼓相当。换句话说,一名外派人员小孩在这几所学校受教育,实际上和他在其母国私校接受的教育水平其实相去不远,因此,也让这四所学校的入场券一票难求。

以东南亚联合书院为例,该校目前拥有超过5,500名学生,去年8月该校一共收到2,692份入学申请,相当于每3位申请者只有1位能够雀屏中选,可谓抢学额抢破头。

人力部网站的数据显示,我国在2018年12月有18万5800位持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的外国工作人士。这批高阶外籍职员的月薪都在3千600元以上,跨国企业的外派人员一般都属于这个范畴。

Distinctive and colourful architectural features.jpg
东南亚联合书院拥有5,500名学生。(新加坡建设局)

国际学校能用钱“订位”,本地学校不能

国际学校的学额可以用金钱预订,但在新加坡本地学校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目前,本地学校的招生程序由教育部统一处理。任何本地学校都不被允许向家长征收捐款,以让后者的小孩获得学额。教育部发言人告诉《海峡时报》:

“我们的招生框架旨在根据一套透明的准则,为孩童提供学校的学额。”

我国的各所大学也纷纷表示,任何家庭关系或捐款在招生过程中完全产生不了任何作用。也就是说,像美国今年稍早揭发的大型招生诈欺案,家长意图以“捐款”换取大学名额的事情不太可能在我国发生。

20190424_1556095040181_2843173525324414_2hp5_35zwtuann.jpg
我国大学不吃捐款买学额这一套。(联合早报)

国际学校虽贵,外派人员仍争相把孩子送入就读

《海峡时报》报道,一般较受欢迎的国际学校,一年的学费介于4万至5万元。为了应付外派人员家庭的需求,一些标榜较少设施和较小校舍空间的“平价”国际学校也开始涌现。

这些“平价”国际学校往往连著名国际学校的一半学费都不到,一年学费介于1万7000元至2万元之间。然而整体而言,入读国际学校的学费始终比入读本地学校来得高。

理财网站“Money Smart”报道,尽管本地学校的收费比国际学校低,并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也在数学和科学有优异的学术表现,但许多外派人员仍选择将小孩送入国际学校就读。

65284796_2389881117737611_3080876562220843008_n.jpg
许多外派人员倾向将小孩送入国际学校就读。(东陵信托学校面簿)

在本地的外派人员不将小孩送入本地学校就读的原因包括以下几点:

一、外国家长普遍认为本地学校的学生面对更大压力,本地学生在放学后仍得去补习等现象更让他们无法理解。本地学校频率极高的不同年段考试,加上一次没考好可能落得满盘皆输的氛围,也是这些外派人员选择不让小孩入读本地学校的原因。《联合早报》报道,瓦尔基环球教育集团基金会(Varkey Foundation)于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本地家长认为孩子在学校面对太大的压力。

二、一些国际学校会提供外派人员小孩的母语教学,这比起提供第二语言教学,但教学媒介语仍为英文的本地学校来得更有吸引力。如果母语不是英语,进入国际学校学习也可能比较能掌握较流利的英语。一些外国家长或许也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学习有新加坡特色腔调的英语。

三、外派人员未必会久留新加坡,一些国际学校会提供和外派人员母国类似的课程。有朝一日若小孩随着外派人员回到母国,也能够无缝接轨,在母国继续学业。

嗯,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看来可不是只有华人才深谙此道。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