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隐姓埋名13年 盗用他人身份证看病时巧遇本尊才败露

更新:
2019年06月26日 18:53
题材不是虚构。
纳都的逃亡之旅在盛港综合医院正式终结。(联合晚报)

题材不是虚构。

红蚂蚁读了一个法庭案件,情节离奇到可以拍成一部戏。

真实故事的主人翁是纳都(James Nalla Rajan Naidu Adhiseshan),新加坡公民,今年58岁,他的人生如戏。

离奇一:匿藏本地13年没被捉

一切要从13年前讲起。

2006年1月28日凌晨5时许,那年45岁的纳都喝了些酒,在位于德普路(Depot Road)的7-11便利商店遇见报贩迪瓦古玛(Devakumar Gopal Kri),并起争执。

纳都当时站在冰箱前面,报贩要他让路,好让他买饮料。这时,纳都竟问报贩是不是私会党徒,挑衅跟他单抽。报贩不理他走开,但纳都却紧跟在他后面,两人于是吵了起来。

报贩指纳都喝醉酒,不想跟他讲话,跟着走去帮父亲把报纸搬上罗厘。纳都突然从钱包掏出刀片,割伤报贩颈项。报贩的兄弟上前阻止,纳都最后逃离现场。

根据医药报告,如果报贩左颈项的伤口再深一点,可能会因大动脉被割,最终导致失血过多致死。

纳都之后被警方逮捕,但他还未被控上法庭,就在保释期间潜逃了,一躲就躲了个13年。

庭上并没透露纳都这13年来是怎么窝藏的,期间如何打工?以什么身份租房买房?让好奇的红蚂蚁心痒痒。

题材不是虚构。
刀片。(示意图)

唯一知道的是纳都的潜逃技术非常厉害,又或者是当年的电眼不像如今遍布新加坡各个角落,才让纳都轻易逃过法眼?还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躲在本地比逃出国更安全?或是纳都的案件不够大宗?曝光度不够高?否则,为何纳都没像涉失信3300万元的律师王赐安,在逃亡马国的14天就落网遣送回新加坡;或者像策划和协助城市丰收教会前投资经理周英汉?为避服刑企图坐船潜逃马国,才到乌敏岛水域就被逮个正着。

言归正传,纳都的故事还未完。

离奇二:盗用正在服刑者的身份证看病,都没被捉

在逃亡11年后,也就是两年前,纳都从脚踏车上跌下撞伤膝盖,3天后(2017年8月14日)到盛港综合诊所求医。

看医生需要用身份证登记,纳都当然不会笨到用自己的,否则身份败露。

纳都在逃亡期间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位名叫詹德拉(Chandran Sinathanmby)的男子的身份证,然后把写有自己住家的纸条粘在上面,遮住詹德拉的住址,接着复印了一个副本。为了隐瞒自己身份,纳都就是凭着这张身份证副本“走天下”登记看病。

纳都登记成功,同一个月在盛港综合诊所看诊好几次,除了看脚,也因喉咙痛、咳嗽和流鼻涕而接受治疗,并且因为肝功能指数不正常而被转介到樟宜综合医院。

樟宜综合医院检查“詹德拉”的资料,发现他是在监狱服刑的囚犯,因此通知盛港综合诊所。诊疗所向监狱部门查问,确定詹德拉是于2016年5月4日入狱服刑,不可能在2017年到诊疗所看医生。诊所也因此向警方报案。

庭上没透露纳都是怎么得到詹德拉的身份证,但纳都并不认识詹德拉,而詹德拉的身份证也遗失多年。

你以为纳都就这样被捉拿归案?No,No,纳都不懂走什么“狗屎运”,还没被捉,继续他的逃亡记。

题材不是虚构。
盛港综合诊所(联合早报)

离奇三:再次盗用别人身份证入院,还是没被捉

说纳都走运也不完全是,他逃得过警方的手铐,却也一再触霉头。

三个月后,也就是2017年11月12日,纳都的电动脚踏车电池起火,当时在家中的他吸入过多的烟雾导致呼吸困难,被救护车载到新加坡中央医院治疗,他故计重施使用詹德拉的身份证副本登记。住院一日后,纳都没有支付超过2000元的医药费就逃跑了,医院也无法联系上他。

盗用别人身份,又欠医药费不还,但纳都还是没被捉。

离奇四:看病巧遇盗来身份证的本尊

终于,这位仁兄13年的逃亡之旅在今年2月正式上演大结局。真假“詹德拉”因为收到一条短信而同时出现在盛港综合医院,“本尊”和“分身”竟然戏剧性地碰面了。

2月18日早上9时许,已出狱的詹德拉接到医院的手机短信,通知他到医院接受矫形外科手术。詹德拉以为他在樟宜综合医院的预约改去盛港综合医院,因而按照指示在2月25日来到医院。

看诊时,医生问詹德拉关于脚骨骨折的状况,他顿时懵了,因为他不但脚没骨折,也没在盛港综合医院看过病,医生因此建议他报警。

詹德拉马上报警处理,警察建议他到盛港综合医院取回自己的医疗记录,于是他再次回到该医院。

也就在这时,詹德拉碰上在盛港综合医院复诊的纳都,这戏剧性的一幕还真有点滑稽的味道,冥冥中注定是要遇见他的。

詹德拉看见坐轮椅的纳都,好心上前帮忙并推他到柜台登记。这时,他发现纳都使用的身份证副本竟是自己的,立刻通知医院职员。

纳都企图逃跑,最终被保安员捉住,并在两天后还押等候审讯。

警方调查过程中,也发现纳都曾冒用詹德拉的身份证向银行申请转账卡,以及他被稽查员捉到使用没有注册的电动脚踏车时谎称自己是詹德拉。原来,当局有这么多次机会逮捕纳都,却还是让他跑了,看来政府各机构真的要联网了,才会避免有心人士盗用别人的身份证干坏事。

题材不是虚构。
纳都最终被判坐牢18个月。(互联网)

纳都最终被判坐牢18个月

纳都面对4项假冒身份的欺骗罪名、1项企图假冒身份的欺骗罪名、1项使用危险武器蓄意伤人和1项使用危险武器蓄意重伤他人的罪状,他昨午认罪。

代表律师为他求情说,纳都精神状况不太好,是单亲爸爸,也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

法官最终判他入狱18个月。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纳都躲得过初一,却避不过十五,这就是命。这也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一个前囚犯好心助人,还帮当局捉了个囚犯,也还当年被割伤脖子的摊贩一个公道。如果把这个拍成电影,红蚂蚁一定会买票捧场。

谁说新加坡很闷?这么戏剧性的“真假囚犯相遇”就在你我生活的周遭上演。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