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笼无情大火,烧毁本地唯一由舞女创办的学校校址

更新:
2019年06月21日 19:45
付之一炬。
(侯佩瑜制图)

 付之一炬。

蚁粉记得这个星期三(19日)芽笼发生一场火患吗?虽然无人在这起事故中受伤,不过却烧毁了30尊收藏了七八十年的珍贵神像,以及40年代由一群舞女创立的“快乐学校”的遗址。

什么火这么厉害?看看以下视频就知道。

事故发生在芽笼14巷,被烧是第67和69号的两个毗邻店屋。视频可见,火势猛烈,浓烟熏天,一度直冲而上烧穿屋顶。警方还因此封锁了芽笼14巷和16巷,有超过百人在场围观。

民防部队出动了12辆紧急车辆和约70名消防员,到场使用两架云梯、3支水枪和飞行监测器(aerial monitor)等设备控制火势,花了将近3小时才把火扑灭。

火灭了,历史也随着灭了。

舞女办快乐学校 ,一把火烧毁遗址

原来受波及的67号店屋是“快乐学校”(The Happy School)的原址。快乐学校成立于1946年,是由一间名为 “快乐世界”舞厅的舞女所创办的华校,这也是新加坡教育史上唯一一次舞女办校!

 

 付之一炬。
(联合早报)

1946年二战刚结束,新加坡社会仍处在不稳定状态,失学小孩特别多,一群快乐世界(后改名繁华世界)舞厅的舞女,每次上班时看到这些小孩成天无所事事,满街乱跑,有些变成私会党员为非作歹,心里觉得难过和担忧,在一名舞女何燕娜(她也是新加坡舞女协会会长)带头下,决定办一所学校,解决一些小孩的求学问题。

由于发起人来自快乐世界舞厅,学校很自然地就命名为“快乐学校”,当时快乐世界老板李玉荣也非常支持这所学校,不但当起学校的名誉董事长,还附送快乐世界附近的一间店铺给学校出租,将租金用来支付学校开支。

快乐学校办了33年,培育了至少6000名学生,让芽笼一带的普罗阶层子弟有受教育的机会。如果这所学校当年不出现,芽笼一带的失学儿童将会更多,那一带的市井面貌可能会有所不同。

本地老报人王振春曾在他的《根的系列》一书中,细述快乐学校的起源。他曾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很多人觉得舞女做的都是不三不四的工作,其实舞女在四五十年代,对新加坡的建设也作出一些贡献,包括为南洋大学建校筹款,以及创办快乐学校等。

有校友说,由于创办人为舞女,她担心舞女的出身或影响学校声誉,因此担任了一两届董事后便默默卸任。快乐学校的三位校长分别是,本地著名书法家及老报人黄国良(2004年过世)、第二任校长为林逢德(1989年病故)和周传琳。

 付之一炬。
曾任职《南洋商报》30年的书法家黄国良在2004年逝世,享年86 岁。(互联网)

快乐学校名不虚传,历届毕业生对母校的印象都是“快乐”的。

 

 付之一炬。
学生们当年在快乐学校快乐玩耍。(联合晚报)

学校校舍由两栋私人排屋组成,只有5间课室,全校学生不过200多人;而且课室地板是木的,楼上学生能隔着木板缝隙,看到楼下教务室的老师们在工作,非常有趣。

尽管学校设施简陋,不少受访的毕业生都表示,在快乐学校上课,是他们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现年73岁的赵美珍女士和她的妹妹都在这所小学读书。她五年前接受《联合晚报》受访时说,

当时进入快乐学校念书是不用报名的,只要和校长说一声就能上学,而快乐学校很小,没有课室给小六学生会考,所以学校得借用对面联络所的会堂来考试。如果测验不及格,会被罚在胸前挂一个写着“我会用功读书”的大大的牌子,站在课室门口。

1979年,因学生人数逐年减少,快乐学校停办。1982年,该校在董事长林邦彦的主持下,把售卖校舍的40万元,分赠给10多所学校与慈善团体。

据《新明日报》报道,有校友得知母校校址被烧毁,隔天赶往现场查看,不惜感叹:

“我的学校没了,现在连看都看不到了……”

1965年毕业的冯棣林(67岁,退休人士)就是其中一人。他说:“昨天一早,有校友就即刻通知我,随后我也将母校被烧毁的新闻链接发送给其他校友,大家闻讯纷表达惋惜之情。”

 付之一炬。
冯棣林为当年母校原址烧毁感遗憾。(新明日报)

他说,看起来主要建筑建材尚未被烧毁,相信还有机会能修复原装,但看到这个画面,仍感到心痛。

冯棣林是在快乐学校认识他的妻子,母校对他来说别具意义。他在2012年更绘制了一系列的母校画作,搭配自创音乐和歌词,制成音乐视频,取名为“怀念”,以表对母校的怀念之情。

他补充,校友情比金坚,每两个月办校友聚会,最近一次聚会还是上周日(16日),大伙儿会约在一起唱歌叙旧。

30尊80年神像,大火中尽毁

67号店屋如今属于一名58岁的苏先生所有。

屋主告诉《联合晚报》,二楼放置已故父亲的30尊拥有七八十年历史的神像,楼下则出租给轮胎店老板。

他说,父亲和朋友在上世纪60年代曾合办位于武吉知马的兴胜宫庙宇,后来香客减少。父亲逝世后,他就买下芽笼这个双层店屋,把神像搬过去放着,不知不觉已有20多年。

“放置多尊神像的二楼有请一名阿叔居住打理,虽然已不再是公开让人祭拜的神庙,但阿叔仍每天早上7时和傍晚5时烧香祭拜。所幸事发当时阿叔出外买东西,逃过一劫。”

但令他惋惜的是,屋内约30尊神像,其中约五尊与人一般高,以及请画家画的一大幅菩萨佛像,都有七八十年历史的,都是父亲的心血,如今却已成灰烬。他说:

“我83岁的母亲知道店屋被火烧后,也难过得哭了,觉得非常心痛。”

 付之一炬。
芽笼店屋在大火后面目全非,业主还痛失收藏了近七八十年的约30尊神像。(受访者提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