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列“七宗罪”批樟宜医院临终护理差强人意 院方:已妥当护理

更新:
2019年05月16日 20:38
孙女林慧娟和已故阿嫲。
孙女林慧娟和已故阿嫲。(联合晚报)

医生举手“投降”,护士说“看天意”。 

活要活得洒脱、死要死得大气。

天下人都希望他们的至亲临终时,能带着满满的爱及温暖,有尊严、安详无憾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本地这名孙女也是这么想的,希望她81岁的阿嫲以最舒服的方式离开人世,不料却事与愿违,遇到让她深感极不专业的医院,愤而上网将“罪行公诸于世”。

樟宜医院被指慈怀护理非常不到位

24岁的市场营销人员林慧娟5月13日在面簿上贴长文申诉,对樟宜综合医院给予阿嫲的慈怀护理(Palliative care)非常不满意。她指责医生护士不专业又没同理心,不尊重垂死病患。这则贴文随即在网上疯传,短短三天被转发超过4000次,近400人留言,引起网民热议。

林慧娟告诉媒体,她的阿嫲患有失智症以及糖尿病,但身体仍算硬朗。阿嫲在医院住了近三个月后,在5月5日去世。

根据林慧娟的贴文,她的阿嫲2月19日在家跌倒入院后,出现压迫性骨折(compression fracture),需住院直至适合回家为止。然而,在樟宜综合医院留医期间,阿嫲的失智情况每况日下,每天以泪洗面。家人原本想把阿嫲带回家养病,让她感觉好一些,但不幸的是,她在住院期间感染了尿道炎,要痊愈后才能出院。

阿嫲住院一个多月后(4月4日),医生说她尿道炎已经康复了,家人因此将她接回家。岂料回家后,阿嫲一直哭诉尿尿时还很痛而且有血。三天后阿嫲又再次回到樟宜综合医院留医。

林慧娟在贴文质问说:医生真的确认过阿嫲的尿道炎已经在4月4日痊愈?

“我阿嫲一直住院至4月18日后,医生把她转到68号失智症病房,称要让她得到更好的专业医疗护理。68病房是一切事情走下坡的起源地。”

阿嫲的食欲开始下降,并投诉肚子痛还吐血。医生怀疑她因年纪大肾功能不佳等因素,导致缺血性肠病。扫描后虽确诊但阿嫲不适合动手术。医生告诉家人,因为没有其他治疗方法,阿嫲只能“等死”,院方也只能给予她慈怀护理。

4月25日,医生告诉家人,根据阿嫲的病情,她已经时日不多,可能只剩下几天或一周的时间。

林慧娟说:“直至今日,我依然不明白阿嫲的病情为何会迅速恶化,从跌倒就恶化至尿道炎,然后恶化成这样(时日不多,只能接受慈怀护理)。” (红蚂蚁算过,前后少过三个月)

因为阿嫲不要进食,医生开始为她插管输送食物。但因为阿嫲第一次“喂食”就把食物吐出来,院方决定完全停止给阿嫲任何食物吃。由于阿嫲的手和脚也出现水肿现象,院方甚至完全停止为阿嫲输送液体。

隔天,值班护士告诉家人,阿嫲生命垂危,很有可能当晚就过世,让全部家人留在医院守夜。然而阿嫲竟然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撑了九天之久。林慧娟特意请了无薪假期,日日陪在阿嫲左右。

医生举手“投降”,护士说“看天意”。
(联合晚报档案照)

林慧娟说,从4月26日至5月3日(一连8天)她每天上午9点到凌晨2点都在病房里陪伴阿嫲,结果看到某些护士和医生态度非常不专业,而且缺乏同情心,完全忽视阿嫲和家人的感受。她列出7大控诉,当中包括:

1、没事先通知家人就自行为阿嫲注射吗啡

林慧娟说,阿嫲在医生确诊后的前几天还是清醒的,也能说话。

但有一天,阿嫲突然变得超级反应迟钝。当家人向医生询问时,医生说前晚八点,他们曾为阿嫲注射了吗啡。林慧娟为此感到很气愤。

“他们为何没有提前通知家属?别忘可阿嫲患有失智症,她也不能说也无法理解英语,肯定不清楚吗啡是什么,或者它能够如何帮助她。显然的,她是不可能会同意使用吗啡。阿嫲自注射了吗啡后,直至去世都没有再次恢复知觉。我真的希望院方在注射吗啡前,至少有事先通知我们,而不是静悄悄一句话都不说,直到我们询问阿嫲为何没反应,才开口告诉我们。”

2、添加电毯竟然要收钱

林慧娟说,阿嫲体温低,医生一度建议为她盖上电毯,但盖了一周后家人发现电毯不翼而飞,向护士询问电毯的去向。护士告诉她,医生通知说可以拿走(电毯),因为已经通知了她父亲。不过林慧娟坚持说,院方并没通知她的家人。

她说,

当姑姑向护士将电毯拿回来时,护士才告诉她:“每天盖要付钱的你懂吗?”( Put everyday got cost you know?)。林慧娟说:“这是家人头一次知道电毯有收费的。但无论花多少钱,我们还是要求放回电毯。”

3、值班医生对病情一无所知

其中一晚,林慧娟觉得阿嫲的求生意志还很强烈,想问医生是否有其他治疗方案。但阿嫲的主治医生刚好没有值班,换了另一名值班的女医生来见她。对方一看到林慧娟,第一时间就举起双手,好像“投降”一样说:

“我只想表明,我完全不知道你阿嬷的病情。”

林慧娟说,她明白值班医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病情细节,但至少应该翻阅病历档案,或主动问她阿嫲病情如何,而不是摆出一副被逼应付家属的样子。“这很不专业而且极不礼貌!”

4、阿嫲心跳飙升,护士竟告诉她们“看天意”

林慧娟说,遇到那名不礼貌医生的当晚,阿嫲心跳指数从每分钟40次飙升到100次,她担心阿嫲出事于是向护士求助,对方看了一眼,深深叹口气要她等会儿,接着就转身向另一名护士“咬耳朵”讲悄悄话,然后又继续坐下。

对此,林慧娟感到非常不满,认为对方如果真的很忙,大可以让她知道,没必要向她大声叹气。

15分钟后,那名护士才前来查看阿嫲。林慧娟向护士了解情况时,对方竟回复她一句:

“看天意”。(Depends on God)。

家人后来只好要求见医生,岂料又是同个值班医生出现,对方一见面又再次举起双手说:“额……你们这里有这么多人。” 

“对方表现得好像我们家人在恐吓她一样。当时大多在场的家人都没跟她对话,大家只是听着,试着去理解。医生这么说话的方式也很没礼貌!”

5、院方拒绝为阿嫲做血液检查

林慧娟说,因为看到阿嫲的情况好像稳定了,便向医生要求多做一轮血液检查,看看病情有没有好转以及大家还能为阿嫲做些什么。但医生们都拒绝再做血液测试,他们给的理由是:

“结果是一样的,再做一次血液测试也没意义。”

直到5月3日,在家人决定为阿嫲换医院时,院方才为阿嫲做了血液检查。事实上,验血报告发现她的乳酸和白细胞计数都有所改善。不过,那时她的肾脏功能已经开始衰竭。林慧娟质问说,如果医生早点同意做血液检查,阿嫲的病情会不会有所不同?也许会,也许不会。但现在家人永远都不会有答案,因为医生当时一口回拒了。

6、护士疏于照料,导致阿嬷患严重褥疮

林慧娟说,护士们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岗位上,每次要更换尿片、转换阿嫲的姿势以防褥疮,都要去呼叫护士过来、都要等。由于护士不主动,以致家人必须亲力亲为。

不仅如此,由于接待处没有护士,每当有人要进入上锁的68号病房,都必须按门铃,门铃会一直大声响起直到有人开门,因此她的家人也必须要帮忙开门。

7、为阿嫲转院时,护士不肯帮忙叫救护车,医生也不愿透露病情

林慧娟说,樟宜综合医院那种疏于照理、不敏感的沟通方式以及令人失望的服务,早就让家人想为阿嫲更换医院。但每次家人向医生提出时,他们都说,“其他医院的医生也会有同样诊断”,甚至是说,“阿嫲很可能会在救护车上过世”,以此告诉家人这么做毫无意义。家人因此有所迟疑。

她说,主治医生也一直说阿嫲正在接受最佳的慈怀护理,但她不信服。“他们是在阿嫲临终前尽量提升她的生活品质,还是只是在等她死?” 

直到5月3日,全家人终于忍无可忍,决定不顾医生劝告,将阿嫲转至国大医院。“我们想,既然阿嫲马上要离开人世了,那我们宁愿让她在别处得到更好的护理才舒适地离开。” 

林慧娟说,家人于是打电话给国大医院,告诉他们想把阿嫲转过去的意愿,对方说这是可以的,但需要与樟宜综合医院的医生谈谈,否则阿嫲需要先送进急诊室。林慧娟说,阿嫲的主诊医生拒跟国大医生交谈,护士也不肯帮忙叫救护车,家人还得自己叫私人救护车。

当阿嫲抵达国大医院接受检查后,医生说,阿嫲的病情已严重恶化,能做的不多。

林慧娟说:“我们要换医院不是想奇迹般地救活阿嫲,而是要给她更好的照料。”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国大医院与樟宜综合医院医护水准有天渊之别

林慧娟说,国大医院与樟宜综合医院的医护水准有天渊之别。

国大的护士发现阿嫲的褥疮情况严重,便给她擦药、包纱布。为防止褥疮恶化,医院也为阿嫲的脚跟套上海绵垫高,还让她穿上压缩袜减轻水肿。每隔1至3小时,就会主动替阿嫲翻身换尿片。每次替阿嫲做任何事情前都会先通知阿嫲,例如说“阿嫲,不好意思哦,我现在帮你换尿片。”

医生举手“投降”,护士说“看天意”。
国大医院为阿嫲的脚跟套上海绵垫高,减轻褥疮的恶化。(取自面簿)
医生举手“投降”,护士说“看天意”。
国大医院也为阿嫲穿上压缩袜减轻水肿。(取自面簿)

此外,阿嫲也被转进临终病房,全家人也拿到一本小册子,教导他们如何应对至亲家人的临终。

 

医生举手“投降”,护士说“看天意”。
(取自面簿)

她说,国大医院的医护人员体贴又有礼,阿嫲在那安宁地度过人生的最后三天。阿嫲受到了尊重和尊严的对待,就像医院里其他病人一样。

林慧娟最后吁请樟宜综合医院重新评估给予员工在临终护理方面的培训,学会如何与家属交涉。

虽说,不要为求达到目的而上网投诉来施加公众压力,但往往只有这么做,事情才得以解决。(红蚂蚁可没有要鼓励你的意思)

林慧娟告诉媒体说,她周一(13日)上网贴文,隔日樟宜综合医院主动联系她父亲,表明将针对此事进行调查。“我们在来临周六会面,希望能够得到院方合理的解释。”

樟宜综合医院老年医学资深专科顾问林詩菁副教授表示,对于患者的离世感到遗憾和难过。“我们为造成家属的焦虑致歉……我们会尽力从这事件中学习,改善护理程序。”

对于家属的反馈,林詩菁副教授透露,内部医药委员会已进行检讨,结果显示,院方确实已给予患者妥当的护理。

但院方承认,医护人员和家属出现“沟通问题”,往往这是可以避免的。她说,护理团队有定时向列明为主要看护人的家属汇报情况,但在接触不同家属,以及帮助他们了解诊断和疗程方面,有待改进。

在患者留医期间,由于病患已有疾病又年迈,因此用了抗生素后没有见效,须动手术进一步检查。

“护理团队也向家属解释了治疗方案及其风险,他们当时选择了较为保守的治疗方案,将焦点着重于减轻患者的不适。”

另外,患者被评估患有褥疮的风险,因此院方也采取了预防措施,例如:密切关注患者皮肤状况,并将她放置于舒缓压力的气垫床褥上,以及定时替她翻身来预防褥疮,与其同时也尊重家人提出尽量不打扰患者休息的要求。

针对换医院一事,林诗菁说,院方已向家属强调,基于病人的病情,换医院对她而言风险很高。当家属仍决定换医院时,护理团队发出了医生信函,协助国大医院紧急部门延续护理。

院方对病人有保密责任,我们将与其家属会面,解决他们的担忧并提供案件的全部细节,这样会更为合适。

蚁粉满意这个回答吗?希望在天上的阿嫲和她的家人都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