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第四代快接班 中国希望新中继续“哥俩好”

更新:
2019年05月03日 20:10
李显龙总理和中国总理李克强在钓鱼台国宾馆步行,准备走向午宴地点。
李显龙总理和中国总理李克强在钓鱼台国宾馆步行,准备走向午宴地点。(海峡时报)

换总理不影响新中关系。

后天,5月1日将是新加坡政治发展史上重要的一天,财政部长王瑞杰将升任副总理并成为唯一的副总理,相当于大半个屁股坐上总理大位,未来总理就是他了。

新加坡人对第四代梯队面孔已经相当熟悉了,选民支持度有多高,下一届选举将给出明确答案。那外国人呢?

在中国访问的李显龙总理,今天结束北京行程之前,接受新加坡媒体访问时谈到这重要的问题。

20190429 LHL and XJP reuters.jpg
李显龙总理今早在人民大会堂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路透社)

综合《联合早报》、《海峡时报》、亚洲新闻台、《今日报》等本地媒体发自北京的报道,李总理的回答简洁明了:

“我希望这个(领导层接班)过程顺利,我想中方非常希望维系两国的关系和友谊。这关系到两国的利益,而不是少数或个别领导人之间的事。”

王瑞杰接替张志贤任JCBC新方主席  中国表示欢迎

随着王瑞杰即将升任副总理,我国已向中方透露,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新方主席一职也将由王瑞杰取代张志贤。总理说,中方对此表示欢迎。

“中方说好-他们欢迎。他们认识他(王瑞杰)因为他曾经在多个场合和他们互动,包括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到访新加坡时,他都是侍从部长。所以,他们对他有一个直观的印象。”

20190429_hengcouple_china.jpg
新中建交25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5年11月6日抵达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主席(红地毯上者左一),由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左二)以侍从部长的身份负责接机。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右二)则由王瑞杰夫人章慧霓(右一)陪同。(海峡时报)
20190429 HSK and LKQ.jpg
中国总理李克强(左三)去年11月到访,陪同李克强参观马来传统文化馆的包括我国财政部长王瑞杰(左二)和国家文物局局长章慧霓(左一)。(马来传统文化馆面簿)

李克强是在去年到访我国,习近平早在2015年来到。可见,李总理很可能老早在2015年就订好接班人选,只是后来发生了王瑞杰2016年中风倒下的意外,稍稍扰乱了外界的视线,不断猜测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这三匹马谁会接班,回头看,莫非始终都是一匹马?

李显龙总理:多名年轻部长已积极参与新中合作

事实上,不只是总理接班人,我国为确保领导人交接不对双边关系造成影响,也提前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就新中关系而言,李显龙总理指出,多名年轻部长已积极参与新中合作,在省部级的双边理事会和国家级项目中扮演不同角色。

不只是王瑞杰,李总理提到其他年轻部长如贸工部长陈振声、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都在和中国互动的平台上积极参与。

20190429 HSK tampines ZB.jpg
王瑞杰(身穿黄T恤者)昨天(28日)出席淡滨尼社区活动。(联合早报)

57岁的王瑞杰将升任副总理的消息在上周二宣布。他昨天出席淡滨尼社区活动,在答复媒体询问时首次公开谈到新职务的工作重点。

据《联合早报》报道,王瑞杰说,将集中精力协助李显龙总理检讨长期政策,包括如何为老龄化社会做更好的准备,以及善用科技推动经济转型。王瑞杰提到的另一个工作重点是,协助李总理巩固与世界各地主要合作伙伴的良好关系。

李显龙:王瑞杰谈副总理职务时过于低调,他将负起更多政治责任

王瑞杰似乎把重点放在制定政策上,但副总理的职务其实不止于此。李显龙总理今天指出,作为副总理,王瑞杰将负起更多政治责任,并将在下届选举中挑起更多领军任务。

据《今日报》报道,李总理说:

“我想瑞杰在谈及他的工作时过于低调了(understated)。他将担任副总理。他不只是一位部长,须负起更多政治责任,也就是制定议程,向公众解释政府的立场和政策,把年轻团队建立起来并在各方面做好准备,尽快从我以及老一辈部长手中接过棒子。”

当被问及只委任一位副总理的原因时,李总理说,这最新一轮的内阁改组是“继去年党领导层调整之后的自然进程”。

去年11月行动党举行干部、党员大会,王瑞杰被同僚推举为第一助理秘书长,陈振声接受王瑞杰邀请,成为他的副手。

20190429 HSK and CCS HSKFB_0.jpg
去年11月23日,行动党新中央执行委员会职务公布,第一助理秘书长王瑞杰(右)和副手陈振声(左)共同主持记者会。(王瑞杰面簿)

总理:内阁今年不太可能再改组,盼大选之前团队可成形

李总理说,“有时我们有两位(副总理),有时一位。更多时候,我们有两位”,但他补充说,“这不是最后的安排,我们会再看看怎么样,会再进一步调整。” 不过,总理又表示,今年不太可能会进行多一轮的内阁改组。

当被问及为何选在上周宣布内阁改组时,李显龙总理说,他要在下届大选之前(大选最迟必须在2021年初举行)让团队成形,同时希望最晚在2022年自己70岁时,将棒子交给继承人。

今年不会再有内阁改组,但总理又希望在下届大选之前让新团队成形,所以言下之意:今年不会举行大选?(猜完谁是下位总理,咖啡店阿伯接下来猜什么时候大选)

王瑞杰“储君”位子拱得超级高,舍他其谁?

回顾历史,新加坡内阁都没有出现过在任副总理少过两位的情况,除了以下三段时期:
  
第一段时期,从1959至1968年8月,杜进才任副总理。第二段时期,从1973年至1980年,吴庆瑞博士任副总理辅佐总理李光耀。到了1980年6月,拉惹勒南被委任为第二副总理,内阁出现了两位副总理。两位副总理的安排一直延续到1993年9月,因为当时的副总理王鼎昌出来担任总统,内阁只留下李显龙担任副总理。1995年8月,陈庆炎博士重返内阁,担任副总理,与当时的李显龙副总理一起辅佐前总理吴作栋。

可见,只委任一位副总理的安排十分罕见,也难怪上周二新内阁名单出炉让许多人大跌眼镜。

毫无疑问,李总理安排两位副总理卸任,但让他们继续留在内阁并参加下届大选,是为了突出王瑞杰身为唯一副总理的特殊性,这个“储君”的位子已经拱得超级高了,简直是不能再高了。

5月1日,王瑞杰将破格以副总理身份发表劳动节集会主旨演讲,根据惯例这是总理的工作。换句话说,王副总理基本上已是“王准总理”,到时听听看他会说些什么更突显政治魄力和大格局的话。准总理不必太低调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