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洗澡的男生,父母是司机和家庭主妇,不是传言中的“有钱有势”

更新:
2019年04月23日 18:08
 流言止于智者。
这相信是国大尤索夫宿舍(Eusoff Hall)的厕所。(互联网)

 流言止于智者。

女学生在国大宿舍洗澡被偷拍的事件连日引起哗然,公众提出三大疑问:

1、质疑校方和警方对男生Nicholas Lim的惩罚太轻。
2、质疑涉案男生是因为家长“有钱有势”才从轻发落?
3、质疑为何在共和理工学院偷拍女生冲凉的罪犯被判坐牢,国大生却只被警告?

过去五天网民都集中火力问责国大,为警方挡了不少箭。警方今早先发制人,发文告逐一为公众解答。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下午也转发了警方的文告,并表示这是他让警方准备的文告,目的是澄清当局立场,并解释如何处理犯罪行为与相关惩处。

涉案男生的家庭背景并非“有钱有势”

警方调查两个月后,只向涉案男生发出有条件的严厉警告(conditional stern warning),校方也只要求他停学一学期、不得再进入宿舍和写道歉信思过。

网民一度猜测男生是不是有头有脸的官二代?还是富二代?是律师?甚至有人问是不是私会党?才会让惩罚如此之轻。

 流言止于智者。

 

 流言止于智者。
 流言止于智者。
 流言止于智者。

警方今早发的文告粉碎了这名男生家庭背景“大有来头”的谣言。当局强调这些传言不属实,而且这些因素也不在司法考量范围内。

警方也征得男生家长同意公开他们的家庭背景。男生的父亲是公共交通司机,母亲是家庭主妇。(这回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了吧,红蚂蚁只希望家人不会因此无辜遭网民起底)

警方为何不起诉涉案男生?

首先,警方解释为何发出有条件的严厉警告,而不是起诉涉案男生。

文告说,警方和总检察署能理解公众的关切,希望现有的法律制度能给予潜在受害者足够保护,并能同时阻喝潜在犯罪者不去触法。这是有关当局向来秉持的立场。

警方解释说,

当局在是否建议对违例行为进行提控时考虑的因素,包括涉案人的年龄、重犯或改过自新的可能性、悔过的程度,以及是否有其他加重罪行的因素,如散播不雅画面等。

经当局评估,案件中的23岁国大男学生Nicholas Lim改过自新的可能性很高,他也有悔过之意。此外,还有相关的品行因素,如在他所拥有的器材中并没有找到其他色情影像。

据了解,男生有拍下案中国大女生的冲凉视频。(红蚂蚁比较好奇,警方是如何评估到这位男生有悔过之意?)

警方文告说,

如果提控男生,加上罪成可能被判监,很可能使男生的前程尽毁,并留下案底。
 
“考虑到这些因素,警方只向他发出有条件的严厉警告(conditional stern warning)。这意味他如果在12个月内犯下其他罪行,就会连同目前的罪行一起被提控,届时他可能被判监。”

 流言止于智者。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尤索夫宿舍。(新明日报)

警方表示,本地司法系统力求在惩处和警惕之间取得平衡,并在评估相关因素后,给予犯罪者第二次改过的机会。当局强调,此次案件中采取的处理方式与其他类似案件的处理方式一致,警方过去也曾在同类案件中,向涉案人发出有条件警告。

曾担任主控官的资深律师陈其玉告诉《新明日报》,年轻罪犯仅被警告并不罕见,总检察署考虑的因素包括年龄、罪行性质以及重犯的风险。

“我们看到的都是在庭上被控的,而那些被给予警告的是在大众视线之外的,或也有其他不同年龄、职业背景的人也同样被给予警告。总检察署看过无数的案例,有一套全面性的评判机制。”

陈其玉也说,个别案子的情况不同,包括到底拍到什么内容,这些都可影响警方的处理方式。

不过有律师反映,警方只发出警告的做法并不寻常。赢必胜(Invictus)法律事务所创办人、刑事律师陈俊良告诉《海峡时报》,首次触犯刑事法典中有关侮辱女性尊严的条文一般会被判刑两周到四周。

“无论什么刑罚,较恰当的做法是由法庭处理,控方再根据可减轻刑罚的因素,考虑只对男生发出有条件的严厉警告。”

为何另一名男生在理工学院偷拍女生冲凉必须坐牢?

 流言止于智者。
共和理工学院外观。(新明日报)

有网民质疑为何在共和理工学院偷拍女生冲凉的罪犯就必须被判坐牢,而国大生却只被警告,刑罚轻重不一。

不记得案情的蚁粉们,我们先来复习一下。

助理服务工程师洪伟生(男,23岁)2013年毕业于共和理工学院,2015年11月8日他回返校园,闯入游泳池的女浴室,打算用手机偷拍女子冲凉的画面。

在进入浴室之前,被告用毛巾遮住头部,避免遭闭路电视摄像机拍到而被认出。他躲进其中一间浴室,等候“猎物”上钩。

过了不久,两名女子走了进来,她们各自进入一间浴室。被告用手机偷拍其中一名25岁女子冲凉的画面。

不过,该名女子发现用塑胶纸包住的手机,看见手机闪出红光,于是大声叫喊。被告吓得赶紧捡起手机逃跑。事后,被告把约40秒长的录像画面删除。

校方是在同年11月26日报警,警方调查后逮捕被告。他被控上法庭,面对三项擅闯女浴室和一项侮辱女性尊严控状。控方以两项提控,被告认罪后,被判监禁10周。
 
调查显示,被告曾在同年7月两次闯入共和理工学院游泳池的女浴室。他也曾闯入浴室偷窥女子冲凉(只看10秒但没偷拍)。此外,校方也曾接获投诉指闭路电视摄像头被人用塑胶袋裹住。 

控方指出,被告是有预谋地犯案,他拍摄女子赤裸身体冲凉的画面,严重侵犯隐私。此外,被告拍摄的录像画面很长,达40秒之久。

控方说,虽然有关录像画面并没有传播出去,但风险依然存在,因此必须严惩被告。(人名译音)

警方今早在文告中也说,警方很清楚人们将这起国大偷拍事件与2015年的另一起共和理工学院偷拍事件进行比较。

警方指那名在共和理工学院偷拍的23岁男生曾多次犯下刑事擅闯,而且还刻意掩盖自身罪行,不但刻意遮挡周遭的CCTV电眼,还用毛巾遮脸。此外,那名男生也没有主动承认罪行,而是在警方展开追查后被捕。

“那名男生已经毕业自共和理工学院,却在长达四个月内屡次犯罪。有鉴于此,警方和总检察署当时商议后决定起诉他。两起案件的实情是非常不同的。
 

 流言止于智者。
对于女儿(右)勇敢公开事迹,马芸的母亲(左)在面簿上留言表示感到骄傲,并强调女儿是为了伸张正义才出面,父母会给予她权力支持。(马芸面簿)

这里需稍微一提的是,这起案件的受害人马芸,曾经将偷拍冲凉的男生名字、照片、就读科系和工作地点等资料都放上网。在防止骚扰法令修订完成后,这样的“网络公审、恶意起底”行为可能会面对刑事罪。

新加坡国会本月初提出防止骚扰(修正)法案(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Act,简称POHA)一读,把通过网络恶意公开他人隐私(doxxing)的行为,列为新的刑事罪。

一名冯姓律师对《新报》说:“在还没落实的新法令下,如果能证实意图,把资料放上网的行为将会被认为是骚扰。”

冯律师说,虽然女生是受害者,但在POHA法令下,若肇事者认为自己已经被骚扰,也可对女生采取法律行动。

律师哥莉雅(Gloria James)说:“如果女生要分享她的故事,她其实可以不越过界限,以免对男生造成更多伤害。”

所以,那些要起底Nicholas Lim,甚至想把他的资料放上网让全国人民唾弃的蚁粉们,劝你们还是三思而后行,免得给自己惹来一身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