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选出的政党才可以 马哈迪:柔苏丹无权决定大臣人选

更新:
2019年04月10日 20:29
人民选出的政党才可以 马哈迪:柔苏丹无权决定大臣人选
马哈迪和柔佛王室再因州务大臣人选隔空交火。(曾庆祥制图)

非民选的苏丹有权决定谁领导州政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8岁那年他的阿公打人,马哈迪趁势修改宪法将马国各州统治者(包括柔佛苏丹)的司法免控权连根拔起让他心灵受创至今,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最近真的卯起来,代父(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出征跟马哈迪对着干。

今年1月马哈迪和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一起乘坐那台古早版Proton Saga的画面似乎给大众一种错觉,马哈迪和柔佛王室水火不容的关系是不是终于要引来一丝暖流了?嗯,目前看来没有暖流,倒是有火星撞地球,配上火气冲天的熔岩,天天上演重量级戏码,问你死未?

20190410 johor_sultan_mahathir_proton_1_10012019.jpeg
今年1月苏丹依布拉欣曾开车亲送马哈迪到机场。(马来邮报)

先是《罗马规约》,后是柔大臣去职

前几天红蚂蚁写了马哈迪在柔佛王室挑起事端的情况下,不得不放弃签署《罗马规约》的新闻。双方在过程中不停隔空交火,一个暗讽对方喜欢“随便打人”,一个坚称“王室有特权”,最后在互相撂下狠话后,以不签订《罗马规约》草草结束这一回合。

没想到才过没几天,双方决定再来一回合。这次事情的争议点是昨日(9日)柔佛州务大臣(严格来说是前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正式辞职。马哈迪宣布奥斯曼沙比安辞职前,马国版的“推特王”东姑依斯迈抢先发推特文抢版面:

“(柔佛苏丹)换州务大臣的谕令早就下达。不过有其他人也要在这次事件中领功劳,假装是他下令的。”

“(柔佛苏丹)陛下几个月前早就清楚表达要更换州务大臣的意愿。”

意思就是说,换大臣是我爸爸决定的,你(马哈迪)别抢功劳假装是自己命令表现不好的柔佛州务大臣辞职。东姑依斯迈还在该推文结尾强调任命州务大臣是柔佛苏丹的绝对权力。随后在另一则推文中,东姑依斯迈指出,希望新任州务大臣人选不会是联邦政府的应声虫。

20190410 osman.jpg
东姑依斯迈称撤换柔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图)是苏丹依布拉欣的决定。(海峡时报)

马哈迪呛柔王储是普通人,不能逾越法律

马哈迪在东姑依斯迈发表上述推文后不久就召开记者会公布奥斯曼沙比安辞去柔州大臣的消息。在记者会上他也不忘针对东姑依斯迈这个老冤家做出回击:

“我们把他当作一个“普通人”。只要不违反法律,他可以批评政府。”

东姑依斯迈以王储身份频频对马国联邦事务与柔佛州内事务发表意见,引起王室是否开始干政的批评。

马哈迪“普通人”的论调,似乎也在传递一个讯息,东姑依斯迈的言论只能以他是“普通人”的地位来对待,而非因其“王储”身份而使其言论显得尊贵,否则王室不干政的界限就会被跨越。

曾推动取消统治者免控权的马哈迪也警告,东姑依斯迈如果发表煽动性言论,他也会被采取行动对付:

“他不在法律之上。事实上,马来西亚没有任何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针对记者询问马哈迪是否会建议经常评议时政的东姑依斯迈从政,他表示东姑依斯迈可以自行做出选择:

“如果他想要从政,他可以,马来西亚无法阻止任何公民表达自己的意见。而他(东姑依斯迈)是马来西亚的公民,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20190410 Mahathir Mohamad.jpg
马哈迪警告东姑依斯迈不可逾越法律,否则将和普通人一样被对付。(星报)

柔王储:Come on !

针对马哈迪称东姑依斯迈不能凌驾法律的言论,后者马上不甘示弱再发一则推文挑战马哈迪对付他:

“来吧,如果我得因为维护宪法、马来统治者和伊斯兰教而倒下……你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我。”

柔佛苏丹无权置喙州务大臣人选

一觉醒来,战争还未结束。针对东姑依斯迈昨天(9日)表示任命州务大臣是柔佛苏丹的绝对权力,马哈迪反呛柔佛苏丹在州务大臣人选上没有扮演任何角色(no role):

“赢得选举的政党才能决定谁是(新任州务大臣)。”

针对马哈迪称柔佛苏丹在委任州务大臣人选上没有扮演任何角色的说法,马国候任首相兼希盟公正党主席安华告诉媒体,马哈迪是遵照马国联邦宪法来说话:

“联邦宪法说得很清楚。首相(马哈迪)是参照联邦宪法。但当然,你必须获得王室御准(委任大臣)。那是正常的。”

anwar.jpg
安华表示马哈迪是根据联邦宪法说明柔苏丹在州务大臣人选中所扮演的角色。(星报)

柔王储搬出古老柔佛州宪法坚称苏丹有权选择州务大臣

针对马哈迪称柔佛苏丹无权决定新任大臣人选,东姑依斯迈在其推特转发一个贴文并附上一个点赞手势,贴文内容是《1895年柔佛州宪法》其中一段文字的截图。这段文字主要说明统治者有权委任州务大臣。

20190410 johor constitution.jpg
东姑依斯迈转发《1895年柔佛宪法》的一段文字,说明柔苏丹有权任命州务大臣。

随后东姑依斯迈又在其面簿转发一名律师,阿末苏里汉的贴文。后者引述《1895年柔佛州宪法》,说明柔佛苏丹无需根据任何一方的建议任命州务大臣。胜选的执政党需要呈交一份人选名单给苏丹,后者再从该名单人选中任命一位州务大臣。如果柔佛苏丹对该份名单不满意,执政党必须再度呈交一份新的名单,直到柔佛苏丹选出一位州务大臣为止。

柔苏丹发表声明暗示请马哈迪“闭嘴”

儿子暖完场,换老豆出马。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紧接着通过柔佛王室的新闻办公室发表声明,表示自己目前身在国外,但密切关注柔佛州局势的发展,并要求“特定一方”闭嘴,别再制造政治喧嚣,相反的应该好好管理国家。

苏丹依布拉欣也在其声明中捍卫自己的特权:

“至于柔佛州的事务,不要干涉州内事务,因为这个主权州属还有一个苏丹。”

“我会为我的子民做出最好的决定。”

这份声明没有明说针对哪一方或哪一件事,但一般猜测应与马哈迪称柔佛苏丹无权涉入遴选州务大臣的言论有关。

马哈迪强调马国不是君主专制国家

马哈迪在苏丹依布拉欣发出上述请特定人士“闭嘴”勿插手柔佛州事务的声明后,强硬捍卫自己今早有关柔佛苏丹无权置喙州务大臣人选的言论。

《今日自由大马》报道,马哈迪强调联邦宪法明文规定统治者的权力是受限的:

“当我们组成马来亚联邦时,我们推介了联邦宪法,说明马来亚将遵循君主立宪制度。统治者没有绝对的权力。如果柔佛州宪法依然这么说(统治者有绝对权力),那它就是无效的。(因为)柔佛州也同意了国家的政府制度。”

《星报》也报道,马哈迪强调马来西亚是一个君主立宪国家,而非君主专制国家:

“如果我们以为首相或州务大臣是由统治者遴选的,那我们就不是一个民主国家。”

“这是因为人民选择了有权选择州务大臣人选的政党,如果人民的权利被否定,那我们就不再民主了。”

20190410 merdeka.png
1957年马来亚联邦独立时的宪法已明订限制统治者权力。(互联网)

其他州属王室曾大肆干预州务大臣人选

虽然马国已在1984、1993年、1994年的数次修宪中大幅限制了统治者所拥有的权力,然而马国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其各州仍有各自所属的州宪法,造成各州统治者(尤其拥有世袭王室的9州)在州政府的组成和州内事务上仍有许多不受限的权力,与君主立宪制的民主精神格格不入。

其中,2009年霹雳州的时任苏丹阿兹兰沙拒绝接受时任州务大臣尼查解散州议会的建议,并要求后者与其州内阁全体行政议员辞职的举动,在王室统治者一般被视为仪式性角色,不应过多涉入政治的马国,引起舆论的挞伐。

除此以外,沙巴、登嘉楼、玻璃市和雪兰莪也多次发生统治者拒绝州执政党推荐人选担任州务大臣的争议,引起在君主立宪制度下,州统治者权力是否过大的争论。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能够含着王室的金汤匙出生。或许我们该思考,在民主当道的世界潮流下,不受民意制衡的世袭王室,是否有权逾越人民的选择,凌驾国家的法律而高人一等?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