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内阁跟李总理去吉隆坡开会,许文远先跟马国谈妥携手开发新程序取代ILS

更新:
2019年04月08日 23:34
李显龙总理(左)去年5月19日在马国布城与马哈迪会面。(李显龙面簿)
李显龙总理(左)去年5月19日在马国布城与马哈迪会面。(李显龙面簿)

就看老马讲不讲理。

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明天登场,我国九位内阁部长浩浩荡荡随李显龙总理北上。内阁总共有18名正部长,相当于半个内阁“搬到”吉隆坡去。

九位内阁部长随李总理北上

他们是: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

基础建设统筹兼交通部长许文远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

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

财政部长王瑞杰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贸工部长陈振声

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

还有这位:

20190408 ho ching fb.jpg
(何晶面簿)

没错,总理夫人何晶也随行。

李显龙和马哈迪之间的第一个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

新马领导人第一届非正式峰会2007年于浮罗交怡举行,第二届2010在新加坡召开,今年是第九届了。很重要的一届,因为这是马国希盟政府上台后,首个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也是新马自去年12月双边争议白热化之后,两国最高领导人首次碰面。这次峰会原本早在去年11月底就该举行,但马方以日程排期出问题为由要求展延。

要解决双边问题、巩固双边关系,非正式平台有时候比正式平台还要有效,怪不得我国大阵仗出动了九位大员。

总理公署文告说,李总理明早会先与马哈迪会谈,再出席随行部长和高官也在场的扩大会议。过后,马哈迪与夫人西蒂哈斯玛将设午宴款待李总理一行人。

这将是马哈迪回锅执政后,李总理和老马第三次碰头。

去年5月两人第一次在布城见面是这样:

20190408 PM meets Mahathir.jpg
(路透社)

第二次在新加坡见面是这样:

20190408 PM lee and Mahathir in Spore ST.jpg
(海峡时报)

第三次见面会是什么情况?

红蚂蚁明天跟大家一起追新闻。

新马宣布联手开发GPS取代ILS   许文远:“双赢协议”

重头戏明天才登场,两国交通部长今天先打头阵,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召开联合记者会宣布,新马两国民航局同意携手,为实里达机场开发以全球定位系统(GPS)为基础的仪表起降程序,取代原来的仪表降陆系统(ILS)。

20190408 spore msia transport min ST.jpg
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右)和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今天举行联合记者会。(海峡时报)

据新加坡媒体报道,许文远说:“新的起降程序将强化在实里达机场起降的航班的安全。”他指出,由于一年里不同时候会刮东北风和西南风,新系统须照顾不同风向,因此将覆盖巴西古当北部和新加坡南部。

在这之前,两国交通部长在上周六已发表联合声明说,本着“双边合作精神”,新加坡民航局从本月(5日)晚11时59分撤销实里达机场的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起降程序,马国民航局则无限期暂停把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禁飞区。这意味着马国的飞萤航空将获准从本月起,从实里达机场经营往返两地的航班。

学者:新加坡撤ILS是“战略让步”

许文远今天形容,新马双方达成了“双赢协议”。

但看在一些网民眼里,新加坡宣布撤销实里达机场的仪表降陆系统(ILS)起降程序是一大让步。政治观察家德里克·库尼亚博士(Derek da Cunha)也认为,这就是“马来西亚的胜利”。但接受《联合早报》采访的专家则分析称,新加坡是“战略让步”,最终目的还是让马来西亚回到谈判桌上解决问题。

20190408 seletar airport.jpg
实里达机场。(海峡时报)

马国一直坚称,新加坡为了提升实里达机场而公布仪表着路系统(ILS),“侵犯了马国领空主权”并影响巴西古当的发展建设,还声称要收回自1974年开始就由新加坡掌管的柔佛州南部领空的控制权。马国的反击行动后来升级,直接将巴西古当上空列为禁飞区。

我国多次回应,ILS是按照国际民航组织的标准而制定的,在设计时已考虑了巴西古当的建筑物,新程序不会对柔佛居民生意和其他航空使用者造成影响,但马国听不进去。我们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ILS和GPS有何不同?

读到这里,蚁粉相信和红蚂蚁一样好奇,同样都有“S”,这ILS和GPS有什么不同?马国是一个死不肯要,一个愿意说ok。

据《海峡时报》报道,GPS和ILS不同之处是,一个从卫星接收信号,一个从地面站。ILS是从地面站接收信号,优点是大部分商业客机都已经装置能够使用ILS的设备。如果使用从卫星接收信号的GPS系统,航空公司需要一些时间去装备,机师也要接受培训及通过监管单位的审核。

马国的陆部长没有说明,马国为何把ILS视为洪水猛兽,却又肯接受GPS系统。是存心找茬?死要面子?还是什么?

反正,在ILS问题上,双方已经各有退让,最终决定用以GPS为基础的仪表起降程序,取代原来的ILS,围绕三个英文字母的争议算是暂告一段落。

领空争议:两国交通部高官任委员会联席主席,检讨1974年同意书

至于新马之间的另一个争议——马国有意收回西马南部的民航交通管理权,新马两国已成立高层级委员会检讨1974年的同意书。许文远今天宣布,高层级委员会将由新加坡交通部常任秘书和马国交通部秘书长担任联席主席。我国的立场一直是:管理空域和主权无关。

新柔地铁再延六个月:两国总检察长与官员将制定补充协议

针对马国要求将新柔地铁项目再延期六个月,许文远透露,两国总检察长与官员将合作制定补充协议,以落实这项要求。

据早报网报道,许文远说:

“我国会像处理新隆高铁项目一样,以善意与合理的包容心(with goodwill and reasonable accommodation)来处理这个问题。”

新加坡本着睦邻友好及“善意与合理的包容心”的原则,已经给足了马方面子,同时也希望为明天李显龙总理与马哈迪首相的会面定下友好基调。

新马两国中止对重叠港界的声索

今天看到的另一个“善意”是,新马两国中止对重叠港界的声索,双方港界分别恢复到2018年10月25日前和12月6日前的状态。马来西亚去年10月25日单方面宣布扩大新山港界,并在之后派遣政府船只入侵新加坡大士一带领海。

我国在去年12月6日反击马国挑衅,宣布即日起扩大大士附近的新加坡港界。根据新马双方之前协议,马来西亚最迟在本月14日要撤出在大士海域的船只。

20190408 collide.jpg
今年2月9日,马来西亚浮标船Polaris和希腊注册商船Piraeus在我国海域相撞。(新加坡警察部队提供)

两国将谈些什么?老马那盒杂菜饭无所不包

根据马哈迪的上周五说法,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都会“友好讨论”,甚至近年来比较少提及的,西马人在离开新加坡时取出公积金的问题也被老马打包进去,当然也包括这位老人家一直碎碎念的水价问题。

20190408 mahathir internet 1.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互联网)

据报道,马哈迪上周五在主持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回复媒体询问时说:

“所有还未解决的事,包括水供、公积金、领海、航空使用权等,都会友好地讨论。我们不会和他们(新加坡)对抗。我相信新加坡明白,有必要检讨水价。”

但愿真是“友好讨论”,但老马这盒杂菜饭也未免打包太多菜了。

学者:新马非正式峰会能否有成果,取决于马哈迪有多讲理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Mustafa Izzuddin)分析指出,明天将是李总理和马哈迪之间的第一个两国领导人非正式峰会,如果马哈迪愿顾及两国利益,这可能会是新马双边关系的一个转捩点。

慕斯达法说:

“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马哈迪在谈判时有多讲理,本着让马新关系稳定的精神,不只考虑马来西亚的国家利益,也顾及新加坡的国家利益。”

“这次的非正式会议是重要的,因为它将为后端涉及部长和公务员的双边协商铺路,或者注入正面的效益。”

不过,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SIIA)高级研究学者胡逸山不认为,明天的非正式峰会能有什么重大宣布。

胡逸山说:

“我不认为会有很多‘好消息’要宣布......主要重申,愿意先通过协商友善化解分歧的立场。”

老马去年5月回锅执政之后,新马关系就出现波澜,双方的争执到去年底一度升级到有网民“喊打喊杀”。明天李显龙和马哈迪的第一场非正式领导人峰会能把这11个月来的不愉快都暂时打住吗?

就看93岁的老马是有心为新马双边问题找寻双赢的解决方式,还是无理地只想拿新加坡当出气筒/箭靶来转移国内压力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