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部长才刚“牙擦擦”说不靠新加坡供净水,柔佛河就惊爆受污牵累我国水厂关闭

更新:
2019年04月05日 22:12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三天两头放话,想逼新加坡买贵水?

马国水源部长刚刚才夸海口说,不想再依赖新加坡的过滤水,这下柔佛自己的水源就污染了,还导致我们在柔佛的水源中断,截至今天上午都没有恢复。

幸好,我国整体水供没有受影响,因为公用局已提高海水淡化厂和本地水厂的产量来满足需求。(给我们的公用局来点掌声吧,否则我们有可能洗澡洗一半就洗不下去了。)

我国在柔佛的自来水厂截至上午仍未恢复运作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5年4月和2017年10月,我们设在柔佛的自来水厂(马国称滤水站,Johor River Waterworks)也因为柔佛河水污染而关闭。这一次,柔佛又搞出什么大事?

原来是柔佛中部连接柔佛河的沙翁河受到高浓度的氨(ammonia)污染,当局关闭沙翁河及柔佛河五个滤水站,其中就包括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在柔佛州哥打丁宜所设及管理的泰丰滤水站。

据《新明日报》报道,截至今天上午,泰丰滤水站还没有恢复运作。

棕油厂水管破裂污染柔佛河支流,古来1万7000户断水

自己州内河水污染,柔佛首当其冲。古来(Kulai)一带约1万7000户家庭断水。据《中国报》报道,新山和哥打丁宜也受影响。

20190405 johor water polution.jpg
柔佛古来一家棕油厂的生物综合中心的水管破裂,导致含氨污水流入柔佛河的支流沙翁河。(互联网)

马国媒体引述柔佛州国际贸易、投资及公用事业委员会主席潘伟斯说,位于古来的一家棕油厂的生物综合中心的水管破裂,导致含氨污水流入柔佛河的支流沙翁河。这起事故发生在前天(3日)早上7点左右。当局已向厂方开罚单,并下令取消该厂取水许可证。

先是3月初发生巴西古当金金河污染事件,接着乌鲁文律河及吗什河也因污染而传出死鱼事件,现在又来一个沙翁河污染。再这么下去,新加坡人的马来西亚地理知识肯定都棒棒滴,柔佛河流及支流名字倒背如流。

不是红蚂蚁尖酸刻薄,连柔佛二王子东姑天猛公依德利斯在3月22日世界水源日也发文指出,柔佛州内的16条主要河流,几乎不止一次遭受污染,如果再不教育公众爱护河流,柔佛州内的多条河流有朝一日可能沦为家用与工业废料的有毒垃圾场。

马国部长“牙擦擦”放话:柔佛不要再依赖新加坡提供净水

河流一再受污染,肯定就是管理、监管和执法能力不足。但马国中央和地方官员却一再“牙擦擦”地声称,柔佛在净化与处理水方面要“靠自己”,不想再依赖新加坡。

20190405_johor MB.JPG
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海峡时报)
20190405 msia water minister internet.jpg
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互联网)

3月初,我国网民很熟悉的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先放话说,柔佛计划未来三四年设立新的滤水厂,过滤水要“靠自己”。接着本月3日轮到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登场。

他说:

“我们要柔佛不再向新加坡购买净水,当局也将研究如何确保柔佛未来水供充足。”

2004年就“牙擦擦”了,结果……

各位如果年纪够大、记忆力够好,应该记得多年前柔佛州政府就嚷嚷要“净水自给自足”了。2004年,时任柔佛大臣阿都干尼就宣布,哥打丁宜滤水厂完工后,柔佛就会停止向新加坡购买净水。

20190405 abdul ghani new .jpg
(马来西亚星报网站截图)

结果呢?

结果是这样:新加坡每天输往柔佛的净化水达到1500万至1600万加仑,约为协议规定的两倍。若遇到柔佛水供出现特殊情况,新加坡还增加净水供应量。柔佛政府以每千加仑0.5令吉价格向新方购买净水后,转手就以每千加仑3.95令吉价格卖给当地消费者。

这一次沙翁河受污染,不知道柔佛会不会又要求新加坡多供应净水呢?

据《联合早报》报道,分析员认为,柔佛的净水若要完全自给自足,就必须有能力补足每天来自新加坡的约1500万加仑净水。换句话说,柔佛必须将每天的净水产量提升超过两倍,才能完全不依赖新加坡供应净水。

能做到吗?祝柔佛居民好运。

不够水用的时候,政治人物喷再多的口水也没有用。

根据西维尔的说法,马国当局将在一个月内把有关柔佛净水供应自给自足的相关研究报告提呈给首相马哈迪。一个月很快过去的,到时马国媒体不妨再问问部长进展如何。

三天两头放话,想逼新加坡买贵水?想得美

马国部长suka suka就说不想再向新加坡购买净水,相信是为了跟老板唱同调,因为老马三天两头喊说要提高水价。如果老马以为这样乱喷口水就可以提高水价谈判的筹码,逼迫新加坡同意调高水价,那他打错算盘了。

20190405 water pipe BKE2.jpg
我国设在柔佛的自来水厂通过这些输水管,把水引到新加坡。(海峡时报)

我国外交部已多次表明立场,红蚂蚁直接从旧稿copy and paste如下(很懂背景的蚁粉可直接跳过下面三段):

任何一方,包括柔州都必须遵守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不能单方面修改协定条款。

新马在1961年及1962年各签署一份水供协定,首份协定已于2011年期满,1962年协定将在2061年到期。根据1962年的水供协定,柔州每天供应2.5亿加仑生水给新加坡,新加坡以每千加仑3分令吉的价格购买这些生水,并以每千加仑0.5令吉的价格将处理好的净水卖给柔州。

协定阐明,双方签约25年后可重新检讨条款,但马来西亚在1987年选择不调整水价,因此失去了检讨水价的权利。

海域问题上继续点火    两艘马国政府船还停在我国大士海域

除了在水问题上找茬,马国也频频在海域问题上点火。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周一在国会上透露,有两艘马来西亚政府船相信还停在我国大士海域,根据新马之前的协议,船只最迟必须在本月14日撤出

海域争执还没有平息,马国又再出招,宣布将耗资1亿8000万美元(约2亿4400万新元),在柔佛的丹绒柏乐巴斯港岸外水域发展全球最大的船对船转运中心,合作对象是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和记港口集团。

20190405 mahathir and HK.jpg
马来西亚嘉必达私人有限公司(KA Petra)和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和记港口集团(Hutchison Port)4月2日在布城Le Meridien酒店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共同在柔佛州新山海港水域发展全球最大的船对船船运中心。嘉必达执行主席沙鲁阿米鲁(左三)向马哈迪(右三)介绍船运中心的构造和运作。右一为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星洲日报)

这号称全球最大的船对船转运中心面积达1200公顷、比三个新加坡圣淘沙岛还大,预计2021年完工。到时,船只不必靠港就能船对船转移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此举有助于提高船运效率并降低成本。

马哈迪:柔佛船对船转运中心没有侵犯新加坡水域

新马两国去年各自扩大港界,马国这个项目有没有侵犯到我国水域?

老马说:

“我们没有侵犯,这是在我们的水域范围。”

“新加坡知道这个项目,他们质疑,我们展示给他们看,这是在马国水域,不在新加坡水域。”

这位翻煎饼高手讲话,你相信吗?套用中国网民的话:反正我是信了!

我国外交部打脸老马:完全没有沟通过,在等马国提供信息

20190405-Vivian B.jpg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互联网)

还是听听我国外交部的说法比较靠谱: 

“关于嘉必达及和记港口集团在柔佛海峡发展船对船转运中心一事,新加坡政府还没有接获马国方面的相关信息,也没有任何沟通。我们正向马方了解更多关于项目的详情,包括它的具体位置,以及这个项目将对马国所需承担的双边和国际义务造成什么潜在影响,如航道安全与潜在跨境环境污染等。

“新加坡已经要求马来西亚提供上述信息·,以评估(该项目)对新加坡会造成什么影响。”

外交辞令绵里藏针,用大白话畅快地说就是:

马国什么都没有沟通,一点资料也没有提供,就自己宣布要在柔佛海峡搞船对船转运中心,所以目前无从评估会对新加坡造成什么影响,新加坡在等马国的回复。

啪!外交部今天发的这篇新闻稿不是直接打脸老马吗?

老马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说,新加坡已经知道这个项目了,还称项目的具体位置在马国水域内,没有侵犯新加坡海域。老马跟媒体讲什么话,大概是看心情跟天气的吧?

20190405 mahathir internet.jpg
(设计对白)老马:给你说中了!(中国报)

跟我国大士港口打擂台,谁先被打趴?

丹绒柏乐巴斯和我国大士距离不远,马国这一招明显就是要我国的大士港口打擂台。谁会被打趴?

据《联合早报》报道,分析家表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详情来衡量该中心如何影响大士船只的“转向”。银河—联昌证券(CGS-CIMB)研究主管林秀琪表示,“这取决于他们收费多少。”

总之,一切言之过早,那个所谓世界之最的项目有眼睫毛有鼻孔了,但最后整张脸长什么样还不知道。

让老马试坐“四盏风扇的‘飞行车’”吧

跟老马打交道实在不容易,老人家不累,大家都累了,讲话经常是初一十五不一样。

马国的第一台国产“飞行车”上周不是刚刚亮相吗?插了四盏风扇就能飞的那台车让人很惊吓惊艳,就让老马先试坐一下吧,让他穿越时空来回飞到爽,听听自己跟媒体讲过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20190405 flying car.jpg
(设计对白)马国企业发展部长礼端:老板请坐飞行车。马哈迪:…… (马国企业发展部面簿)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