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凯发划清界线?部长说不能用纳税人钱拯救 淡马锡强调多年前不再投资 

更新:
2019年04月02日 20:41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在国会上说,政府不可能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凯发投资者。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在国会上说,政府不可能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凯发投资者。(视频截图)

小投资者愿赌服输?

凯发事件闹得沸沸扬扬,300多名投资者上周六跑到芳林公园抗议,拒绝接受3%现金赔偿。

据《联合早报》报道,3万4000个永久证券和优先股持有人总计投资9亿7000万元,这一大笔钱几乎血本无归。

20190402 hyflux protest.jpg
超过300名投资者于2019年3月30日下午聚集在芳林公园“演说角落”抗议,对凯发(Hyflux)给予的赔偿表达不满,也抗议公用局以零元收购大泉海水淡化厂。此外,他们也呼吁监管当局对售卖债券的银行展开调查。(联合早报)

好些亏大本的投资者、呼吁政府出手拯救,但也有部分网民反问,你赢钱的时候又不见得跟全国民众分享,为何要政府动用纳税人的钱救你?凯发是私人企业,又不属于政府,为何要用纳税人的钱救凯发?

看看这一两天的接力发言,政府对外释放的信息再明显不过:不会出手救。

马善高:政府不会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凯发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在在国会答复议员询问时明确表态:

“我们能理解散户投资者的担忧,对他们的困境也感到难过。但是政府不可以动用纳税人的钱来协助投资者取回亏损……投资者须明白投资必定带有风险。”

他指出,就算大泉水厂被收购时有盈利,索偿时也得根据顺序,在这个情况下马来亚银行(Maybank)有优先索偿权,包括公用事业局在内的其余债权人则排在后面。

对于舆论不满公用事业局以零元收购大泉水厂,马善高在回应强调,这并不会对凯发或投资者不利。

马部长解释说:

“根据目前的评估,大泉水厂的收购价为负值,若公用事业局最终接管水厂,大泉还得支付公用局一笔赔偿金。水厂下来几年很可能会继续亏本,公用局还得承担额外费用,确保水厂在接下来的日子可靠运作。然而以大泉现有财务状况来看,公用局不太可能从中获取赔偿金,因此愿意放弃赔偿金,以零元价格收购海水淡化厂。”

用大白话说,大泉水厂就是个赔钱货,公用事业局如果接管还得倒贴钱,现在愿意以零元收购,其实已经是亏大了,按理说凯发是要掏钱赔偿的。

20190402 exterior of tuaspring.jpg
凯发(Hyflux)大泉海水淡化厂(Tuaspring Desalination Plant)外观。(联合早报)

能源市场管理局:凯发的财务现况是自己的商业决策造成的

紧接着,能源市场管理局(EMA)今天登场发言,强调凯发(Hyflux)目前的财务状况,是自己的商业决策造成的。当局的回复有点枯燥,一句话总结:凯发怨不得人。

当局是针对一则《联合早报》交流版读者来函“凯发不是典型商业失败”的内容作出回应。

读者梁文辉在“凯发不是典型商业失败”一文中分析称,批发电价的崩溃是凯发失败的最重要原因,而电价的崩溃是能源市场管理局赋予其他发电商的差价合约(vesting contract)的直接结果。

为了换取发电商支持向另一个国家项目液化天然气供应码头签订天然气长期购买合同,导致发电商迅速扩大产能,引发电价暴跌。因此文章认为,电价暴跌不是一个自由市场的自律调整,而是“外部政策干预的结果”。

对于“外部政策干预”的指责,能源市场管理局今天回应说,当局在2009年推出液化天然气(LNG)既定合约(vesting)计划,让发电厂自行决定是否选用液化天然气,发电厂是根据自己的商业决策来决定的。

据早报网报道,能源市场管理局指出,既定合约仅供应每年最多120万公吨(mtpa)液化天然气,发电厂却采购了超过一倍。这些发电厂接着建造更大发电量的电厂,以消耗它们采购的这些液化天然气。这造成电力市场供过于求,进而导致电力批发价格承压。

能源市场管理局说,凯发并未拥有任何既定合约,当局将所有既定合约授予其它电厂之后,凯发却决定自行建造发电厂。当局说,凯发采取这项决策时,应该已经获知其它电厂正准备扩大产能,这些资讯都是公开的。因此能源市场管理局认为,凯发是充分了解当时的天然气和电力供应市场情况。

换言之,凯发陷入危机完全是自身商业决策造成的,怨不得所谓“外部政策干预”。

20190402 hyflux exterior.jpg
凯发集团(Hyflux Building)办公楼外观。(联合早报)

淡马锡:2006年之前已不再投资凯发

有意思的是,我国最富盛名的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也被扯进凯发事件中。事缘《海峡时报》的报道引述一位投资者蔡女士说:

“我们投资凯发是因为政府给予这家公司强有力的支持。因为淡马锡投资,所以我们投资,淡马锡肯定是做足功课的。”

“银行职员告诉我们‘淡马锡也投资了,别担心,你不买入,别人也会买入的’,我们才决定投资。”

蔡女士损失了6000元,她丈夫则足足损失10万元。报道提及,蔡女士有发现到淡马锡控股之后减少了投资额,不再名列凯发20大投资者名单。

20190402 temasek.jpeg
(互联网)

看到自己的招牌被扯入凯发事件,淡马锡很快就致函《海峡时报》交流版澄清。这封由淡马锡公关部主管署名的信函说,在2000年代初期投资凯发,是因为淡马锡有一项扶持本地中小企业的计划。扶持对象都是一些从事有潜力行业的公司,例如水资源技术。淡马锡说:

“达成投资目的后,淡马锡已退出这项投资,而且这是在2006年以前,就如报道所指出,那是在凯发于2011年和2016年发售优先股和永久证券之前。”

“自2006年起,淡马锡和旗下的海丽凯资本管理公司(Heliconia Capital Management)都不再投资凯发。”

政府为水喉的水负责,不为投资者口袋的“水”负责

虽然都和凯发扯上关系,但淡马锡、环境及水源部、能源市场管理局都先后跳出来划清界线:凯发是一家民企,不是国企。

也别忘了,李显龙总理在2013年还亲自为大泉海水淡化厂主持开幕,但这些官方“背书”都改变不了凯发是一家民企的身份。

20190402 tuaspring.jpg
李显龙总理(左三)2013年9月18日,在凯发集团主席兼总裁林爱莲(左二)的陪同下,参观大泉海水淡化厂。(联合早报)

凯发事件说明,政府的目标很明确,只关注一件事:保障新加坡的水供安全。水资源是国家重要的战略资产,但政府维护水资源,并不表示政府将为相关民企的经营成败负责,政府为水喉的水负责,不为投资者口袋的“水”负责,小投资者真的要自保。

换个角度想,政府不动用纳税人的钱出手救凯发,肯定会让一些投资者很不满,但如果政府动用纳税人的钱救凯发,会不会引起同样多(或更多)非投资者的不满?


凯发事件:

凯发集团(Hyflux)是全球知名水资源公司,也是第一家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水资源公司。凯发创办人林爱莲,从一名孤儿到“水皇后”的发家史更一度让人津津乐道。她当过官委议员并荣获多项企业家奖。2009年的新加坡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总理还点名表扬凯发。

20190402 olivia Lum.jpg
凯发主席兼总裁林爱莲。(联合早报)

凯发在2011年标得公用事业局的本地第二座海水淡化厂计划,但大泉水电厂在2013年和2015年投产后,凯发陷入资金周转困境。
  
据《联合早报》报道,去年5月,凯发集团与旗下五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以重组债务。印度尼西亚三林集团和Medco集团组成的财团已表达收购意愿。但若重组计划不成功,凯发很可能清盘,届时银行、有抵押贷款和供应商有优先索偿权,而零售债券持有人及股东排在最后,这些散户投资者很可能血本无归。

公用事业局今年3月底披露,若凯发无法在期限内解决大泉水电厂的违约问题,将以零元收购水厂。公用事业局是在2011年与大泉水电厂签署25年的购水协议。依照协议,大泉水电厂须在2013年至2038年的25年间,每天为公用局提供多达7000万加仑的淡化水。
  
大泉水电厂可供应我国每日用水量的16%,但水厂自2017年初就面对营运问题,无法立即更换表现不佳的滤膜,影响了供水量以及水质,多次无法按照协议供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