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媒体爆料:狮城小情侣躲马国吃香喝辣 被弃女婴曾存活24小时

更新:
2019年03月26日 22:07
女婴父母在生下女婴前曾在社交媒体Instagram合照留言:宝贝我爱你!!!结果却亲手将亲生宝贝丢弃,成为法医解剖室中的一具冷冰冰尸体。(戴筠懿制)
女婴父母在生下女婴前曾在社交媒体Instagram合照留言:宝贝我爱你!!!结果却亲手将亲生宝贝丢弃,成为法医解剖室中的一具冷冰冰尸体。(戴筠懿制)

有嫌疑但依然是自由身。

狮城情侣在台北涉嫌弃婴的案子今天有了新进展,台湾媒体挖出了更多令人不寒而栗的细节。

台北地检署法医是在本月5日开始为女婴解剖。

解剖报告目前仍未出炉,不过台湾《自由时报》昨天已率先报道说,法医已将女婴的肺脏和肾脏等器官切片,逐一放入水盆观察。结果发现肾脏放入水盆后立即下沉,肺脏则浮上水面,代表肺泡曾有气体通过,因此初步判断,女婴出生后曾经独立呼吸过

这即意味着女婴已经符合台湾法律上“人”的定义。

女婴在被亲生父母丢进垃圾桶前居然还是活着的,这一点震惊了无数网友。不过,台湾地检署和警方后来都出面澄清,女婴的死因依然由法医研究所进行鉴定,解剖报告最快要等10天后(也就是4月5日之后)才有结果。

今天《东森新闻》又爆料说,台湾媒体从地检署法医处又挖到另一则毛骨悚然的消息:女婴在出生后至少存活了一天

法医高大成说:

“整个小肠12指肠,连直肠都浮起来,所以表示已经活了24小时。”

台湾《镜周刊》今天也报道说,女婴不仅曾有呼吸,还曾大声哭泣,结果被装进塑料袋打了死结后丢入厨余桶,最终因窒息失温而失去生命迹象。

如果上述报道属实,女婴的亲生父母——23岁的王姓金发男和24岁的郭姓女友,也许曾听见她那响亮的哭声,看过她努力呼吸嗷嗷待哺的模样,甚至抱过她那曾经有过温度的身体。不过,这篇报道的内容至今尚未经证实。

260319 FB30-Singapore-02-noresize.jpg
女婴父母原本要在本地参加飞镖比赛却因弃婴案而闹失踪。(互联网)

不是意外而是有预谋干案?

《镜周刊》的报道也直指这对狮城小情侣有预谋干案,甚至根据已获的消息大胆猜测,凶手应该就是女婴的生母郭姓女子。

《镜周刊》称,经过警方调查,塑料袋上发现多个女方的指纹,而男方只有少数几个,因此相信男方只是负责丢弃塑料袋,是女方将婴儿装进塑料袋,并亲手打结封死,最终导致女婴窒息身亡。

在红蚂蚁看来,是主谋也好,是帮凶也好,结局就是他俩一起对亲生骨肉痛下毒手,夺走了女婴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健康长大的机会。现在,女婴已经永远被困在那个又黑又冷的垃圾袋里,见不到一丝光亮,在冰冷的黑暗中停止了呼吸。

260319 弃婴.jpeg
女婴父亲将黑塑料袋丢弃的闭路电视画面。(互联网)

红蚂蚁也注意到了一些有点灵异却又让人心疼的信息。

据《镜周刊》报道,上个月26日凌晨3时50分左右,闭路电视的摄像头拍到了一名男子用黑色塑料袋装着新生女婴尸体,丢进台北西门町一家烤肉店的厨余桶。当天的气温是15至18摄氏度。新北市一家环保回收公司的员工后来整理厨馀桶时,才发现了女婴的尸体。

台北警方接获报案通知后,出动大批警员到场协助调查。

当警员将女婴从厨余桶取出时,因为舍不得孩子受冷风吹,特地以白布包裹女婴,而且还当下对女婴说:

“妹妹,我们是来帮你的,今天天气很冷,我先把你包起来,但待会拍照还是要忍耐一下,你要保佑我们早日找到你的生母。”

据说,原本毫无头绪的案件,隔天就有了突破。

警方接下来的侦查进度十分顺利,例如:开垃圾车的司机竟然还记得拿过装婴儿的袋子,并通过行车记录器迅速锁定女婴遭遗弃的地点。

再如,原本要调阅私人监视摄像头画面困难重重,没想到快餐店店长竟然积极配合调查,很快就锁定关键性画面,也就是大家现在熟知的,那个显示一名黑衣男子曾拿着类似黑色塑料袋在街上行走的画面。凭借这些线索,台警最终锁定涉案情侣的身份。

小情侣躲在马国吃香喝辣

台湾媒体也报道说,狮城情侣目前已逃到马来西亚,躲起来“继续吃香喝辣”。

由于台湾和马来西亚并没有引渡条约,加上证据都在台湾,因此案件须在案发地提出起诉及审理。有本地律师指出,新加坡和台湾两地也没有引渡条约,除非情侣自愿到台湾,否则很难审理。

据中央通讯社报道,台湾检警正在全力搜集证据理清案件。如有必要,将透过法务部国际及两岸法律司,向新加坡提出司法互助请求,请求新加坡警方协助调查。新加坡警察部队目前也与台湾当局联系,正在等待对方提交正式申请。

不过有本地律师指出,即使台湾提出申请,但新加坡同意将自己的国民送去台湾受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台湾将调查结果及所有证据交给我国警方跟进,那对狮城情侣或许会惹上官司,却不至于面对涉及死刑的谋杀罪。

受访律师均表示,王姓金发男和郭姓女子目前依然是自由身,能够自行出国,不受约束。

媒体联系不上小情侣

本地报章《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今天都尝试联系这对狮城情侣与他们的父母。

《联合晚报》拨电给王姓金发男,起初拨通后对方没接听,后来接听时,听到记者问他是否知道女婴是“活胎”时,并没有回应,随后就关机。记者找到男方父母的家,男方父亲微笑拒访,不愿回应儿子涉嫌弃婴的事宜。女方父亲则直接赶人。

《新明日报》则通过简讯尝试联系金发男的父亲,但截至截稿时间仍未得到回应。该报记者走访女方住家时,她的父亲也谢绝受访。

红蚂蚁想不通的是,若没有父母在背后支持,那对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的小情侣,如何在马来西亚吃香喝辣?

小情侣目前正躲在马来西亚的消息,引起网民的众怒与严厉谴责。

有网民劝他们尽早自首。

也对,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这对已为人父母的小情侣的良心难道都不会痛吗?

噢,或许真的不会痛,因为没有良心。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