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川仁形容新马“亲密如家人” ,马哈迪称不会因水供问题开战

更新:
2019年03月20日 20:59
虽碰上马国国会大战 陈川仁率团访马强调新马友好
议长陈川仁与国会代表团合照。(陈川仁面簿)

访马期间遇国会混战……

我国国会议长陈川仁在参访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期间,刚好撞上早前被禁足的马国反对党巫统下议员诺奥马硬闯议会厅闹事,并以新加坡国会议长的身份被“请教”了一番。

陈川仁3月18日率领国会代表团到马来西亚吉隆坡进行为期三天的官方访问,随行的包括国会议员维凯、毕丹星、杨益财、余家兴、祖安清心、郭毓川和安迪,以及官委议员王丽婷。

代表团在访问期间分别会见了马国国会上议院主席维纳斯瓦兰及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并且与马国首相署部长(主管法律与国会事务)刘伟强见面交流。

20190320 tan chuan jin visit ms parliament.jpg
国会议长陈川仁(左)率团访马,右为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陈川仁面簿)

马国国会冲突为这趟行程“增色”不少

这次的行程不算高调,一开始也没什么新闻能见度。不过,这次访问中途的一段“被禁足议员硬闯国会还想拉新加坡议长下水”的小插曲,瞬间使陈川仁的这趟行程在新马两地火红了一把。

这件事情的起源得追朔到马国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在3月8日三八妇女节送完玫瑰花和护肤液给他选区得女性选民后,对媒体指出,如果马国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结盟执政会制造族群对立,马国政策将会剑走偏锋,越来越极端,导致马国步上当年塔勒班统治的阿富汗后尘。

20190320 倪可敏(malaysia insight).jpg
马国副议长倪可敏影射巫伊结盟会导致马国成为下一个塔勒班执政的阿富汗。(透视大马)

反对阵营国阵的巫统丹绒加弄下议院议员诺奥马似乎对此耿耿于怀。他在3月18日的马国国会开议期间,趁着另一位国会议员发言辩论时起身打岔,质问倪可敏是不是曾发表影射巫伊结盟是塔勒班的言论。

倪可敏当时回应:

”我上星期已经解释过了,但你(诺奥马)不在议会里。“

诺奥马回呛:

”讲啦,怕什么。勇敢一点。这样的话(你)没资格当(副)议长。让议会丢脸而已……“

倪可敏表明自己懒理诺奥马,并关闭他的麦克风,下令他坐下。

20190320 noh_omar_231017_tmiseth_04__full.jpg
马国反对党议员诺奥马在下议院打岔他人辩论质问副议长倪可敏是否曾发表影射巫伊联盟的言论。(透视大马)

隔天(19日)一早马国国会下议院刚复会,倪可敏就以诺奥马前一天公然侮辱议会为由,下令后者禁足国会3天。由于当时诺奥马并不在场,其在场的同党同僚急忙替他求情,请求倪可敏给予他在议会厅为自己的言论辩解。然而,倪可敏坚持驱逐诺奥马的决定。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员随即集体离席表达抗议。

孰料,不甘被禁足的诺奥马在当天下午1点国会休会前十五分钟,不顾禁令,携大批国阵议员一同进入议会厅。

20190320 noh-omar-lim-kit-siang.jpg
诺奥马曾在国阵执政时嘲笑被禁足却坚持留在议会厅的民主行动党议员林吉祥是“鬼”,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也成“刀下魂”。(今日自由大马)

诺奥马在副议长宣布我国代表团莅临时大摇大摆走入议会厅找架吵

尴尬的是,当时另一位下议院副议长莫哈末拉昔正好宣布我国国会议长陈川仁及另外8名我国国会议员代表莅临马国国会下议院。

莫哈末拉昔随即提醒诺奥马,他已被禁足,诺奥马开始嚷嚷自己是在缺席的情况下被禁足:

“我可以接受惩罚,但必须要公平。”

此时执政联盟希盟的公正党议员郑立慷旋即劝告诺奥马有外宾(指陈川仁一行人)在场,不要丢人现眼。不说不打紧,诺奥马一听马上转头向在场的陈川仁”求救“:

“我要问新加坡的议长,议长曾经在议员缺席情况下禁足对方吗?”

现场的国阵和伊斯兰党议员随即欢呼称是。

20190320 tan chuan jin parliament.jpg
陈川仁在“别人的地盘”被马国议员“请教”议会常规。(今日报)

由于摄影机当时没有转向陈川仁,因此没有捕捉到他的反应。但事后他在面簿的贴文以“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姿态指出:

“你们或许会更好奇我在他们议会中见证到的“火爆场面”(笑脸)。那些正在争辩的议员确实询问了我(对那件事的看法),我很肯定,但我觉得最好还是让他们自行解决自己的家务事。”

陈川仁也以玩笑口吻称,他当时转向与他同行的我国议员代表团,对他们的文明表达谢意,但也告诉他们千万不要从这起事件(马国国会冲突)中学习到任何错误观念。他揶揄:

“我会更好的运用我的权杖(职权)。”

陈川仁虽然嘴上避重就轻,但马国网民对于国会丑态就这样大剌剌在新加坡国会代表团面前上演可就没那么云淡风轻了:

“破坏自己(国家)的国会……他算是什么议员……丢脸啦!”

20190320 comment 2.png

“向来访的新加坡议长求救?很丢脸啊!”

20190320 comment 3.png

“我们的议员应该要开始学习善用时间讨论事关民众福祉的事务。”

20190320 comment 4.png

“新加坡的国会议员回去后会大肆庆祝。他们看到了可以让他们喝彩的场景。”

20190320 comment 5.png

无论如何,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在当天下午2点15分复会后宣布维持诺奥马的禁足令,事情才暂告一段落。

马国国会闹剧不是陈川仁这趟访问的重点

闹剧说完了,说点正经的。

陈川仁在“诺奥马被禁足事件”当天下午受邀在马国国会“议长系列演讲”发表演说。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演讲时首先自我调侃:

“(马国国会)并不是每天都这样,你们在错误的时间,来到错误的地方。”

他笑称我国国会代表团“来得不是时候”,强调平常马国国会没有这么混乱。

20190320_Ariff_yunos5.JPG
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调侃马国国会并非天天都如此“混乱”。(马来邮报)

陈川仁在随后的演讲强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亲密如家人”:

“作为家人难免会有分歧,这些(分歧)需要小心处理,以便找出有利两国的双赢方案。”

“作为国会议员……我们可以共同合作鼓励我们的选民与另一个国家的(选民)多加交流,对彼此的社会经济挑战和生活方式能有更好的理解。”

陈川仁也以自己的母亲来自马国关丹为例,说明新马两国共享源远流长的历史,彼此的关系因为血缘、文化和贸易而更加紧密相连。

20190320 tan chuan jin ms visit.jpg
新加坡国会代表团与马国议员交流,右为马国国会议员努鲁依沙,她也是马国候任首相安华之女。(陈川仁面簿)

马哈迪也放下身段对新加坡释出善意

无独有偶,很常针对新加坡的马国首相马哈迪19日也在吉隆坡举行的一场论坛中,强调新加坡与中国尽管和马国有意见不和的时候,但这两国永远都会是马国重要的贸易伙伴。

虽然他依旧重提弯桥课题,坚持新马两地交通流量太大,必须加建第三条相通的大桥,因此他无法理解为何新加坡始终不愿扩建第三条新马大桥。但他也保证新马绝对不会因为水供问题而发生战争:

“我们都是善良的人……我们会以文明的方式来协商。”

20190320 mahathir-mic.png
马国首相马哈迪表示新马不会因为水供议题而开战。(婆罗洲邮报)

陈川仁在马国国会也分享了新加坡国会制度的特色,例如以集选区制度保障少数族裔的话语权,以及以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制度来确保反对声音得以进入国会等。他也分享了我国以法律限制议员跳槽,避免他们背弃选民对议员及其所属政党的委托。根据我国法律,一旦国会议员脱离其当选时所属的政党,其议员资格将被剥夺。

陈川仁在结束访问后有感而发在面簿贴出了此行的感想。他表示这次访问是一次宝贵的经验。他希望两国国会的交流能更加频密。

20190320 tan chuan jin ms.jpg
我国国会代表团与马国议长及内阁成员餐叙。(陈川仁面簿)

新马两国外长维文和赛夫丁在3月14日曾会面达成共识,新马两国海域问题将暂时搁置,两国检察总长也将针对水供争议进一步展开磋商。陈川仁这次访马的交流成果,加上在马国国会冲突事件中展现智慧,全身而退,新马关系回暖有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