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再三保证 剩30年屋龄的组屋依然是值钱货

更新:
2019年03月20日 20:20
王瑞杰出席博纳产业(Propnex)年度大会
财政部长王瑞杰(右)昨天出席博纳产业(Propnex)年度大会时,针对博纳产业总裁伊斯迈(左)指政府组屋屋契随着“老龄化”越变越没价值的课题已经“非常政治化”,进行回答。(王瑞杰面簿)

值多少钱大家猜猜。

许多网民因财政部长王瑞杰针对高龄政府组屋所做出的发言,心里不舒坦了。

财爷昨天在博纳产业(Propnex)年度大会上作出三大论点。

20190320-HSK Today.jpg
出席博纳产业(Propnex)年度大会的财政部长王瑞杰。(今日报)

第一点(举例):

按照新加坡人在25岁购买一间99年屋契的组屋计算,当屋主年满85岁,也就是达到国人平均寿命时,他的组屋单位虽然剩下30多年的屋契,但依然有价值。

第二点(回答关于组屋屋主是不是只是“租客”而已):

“这个辩论一直在进行着……(人们说)‘不对,这是一个可怕的骗局……这个macam(简直就是)租房嘛’,(我说)拜托,现实一点。”

第三点(总结):

屋主到了85岁,可以决定是否要将屋子转交给孩子……屋子还是会有价值的,虽然需要视经济增长而定,不过还是会有价值,不会在85岁时变得毫无价值。

财爷在产业年度大会上为何会无端端谈到敏感的组屋屋契课题,还一再强调说:组屋单位在屋主年满85岁后依然有价值,而并非大家所说的“毫无价值”

那是因为大会主持人,也是博纳产业总裁伊斯迈(Ismail Gafoor)“抵死”问了王瑞杰关于政府组屋屋契随着“老龄化”越变越没价值,而且这个课题已经变得“非常政治化”,财爷怎么看?

被主持人这么一问,而且是当着近5000名Propnex房屋经纪这么问,财长当然要见招拆招,而且还要小心拆弹。

20190320-Propnex agents.jpg
数千名Propnex房屋经纪出席了昨天的年度大会。(王瑞杰面簿)

组屋屋契这颗“炸弹”自2017年3月在“信息透明化”的原则下被政府抛出来后,两年多来一直是网上热议的敏感课题。政府当时澄清说,大多数组屋单位在满99年屋龄后就会归还给政府,不少屋主因此担心组屋老龄化的问题,也引发“组屋居住者只是租客”的说法,最担心的是组屋满99年后,价值归零。

《联合早报》报道说,官方资料显示,目前仅有约1%组屋单位的屋龄超过50年,组屋单位的屋龄中位数为29年,不过有不少屋主近年开始思考组屋老龄化的问题。

李显龙总理和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较早前已尝试纠正过这种看法。

红蚂蚁咬了咬总理去年8月19日国庆群众大会当天的面簿贴文,他是这么解释的:

关于99年屋契

政府组屋的屋契之所以设为99年有一个关键原因——我们必须公平对待下一代。

如果政府将地块(无论是政府组屋或者私人住宅)以永久地契形式出售,即永永远远,那我们迟早会没有地段为下一代建造新的组屋。

屋主就会将他们的组屋一代一代传下去。那些不够幸运继承产业的人民将一无所有。我们的社会将分裂为“屋主”和没拥有房子的人。这将会变得非常不平等,导致社会阶层分裂。

据《新明日报》报道,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出席2018年8月21日举行的民情联系组举办的国庆群众大会对话会上,针对一名公众在现场提问,希望政府澄清组屋的99年屋契是否只是“长期租约”,组屋是否是屋主的资产时,如是解释:

20190320-Lawrence Wong and Sam Tan.jpg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左)与外交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政务部长陈振泉出席2018年8月21日民情联系组举办的国庆群众大会对话会时,回答公众的各种疑问。(海峡时报)

“经过一段时间,若我国经济发展良好、薪资提升,产业的价值就高度有可能,会随着基本经济要素而提升。组屋作为国人分享国家成功的一个份额,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他补充说:

“这也是我国居者有其屋的最基本信条,即:让每一名新加坡人都能拥有一个家,只要国人和国家共同合作让经济增长,我们的家就会是重要且有价值的资产。”

“当你买一辆车,你能使用多久?这算是租车还是你名下的车?99年屋契远远比10年还长。它(组屋)是属于你的,是一份资产,是由屋主所拥有。”

从李显龙总理的“晓以大义”,到黄循财的“组屋是你的资产,你就是屋主”,到今天王瑞杰的“剩下30多年的组屋屋契依然有价值”,都在传达一个信息:组屋是有增值空间的资产,也是国人名下的资产。

网民:哪有新加坡人25岁买得起房?

那网民为何心里不舒坦呢?因为六十年后组屋的价值会上升多少,大家不是占卜师难以估算,但财长说的两点却让人听了忍不住火气上升。

网民什么大道理都没抓住,就只听进部长所说的“新加坡人在25岁购买新组屋”这句话。对网民而言,这仿佛“天方夜谭”,25岁才刚毕业出来工作,谁有能力买得起房?简直就是在戳大家心中的痛点。

不过,红蚂蚁倒是咬出了财长的苦心。他举这个例子不外是想说,即使年纪轻轻,25岁就买到组屋,住在里面到了85岁,组屋剩30多年屋龄,依然有价值。如果国人在30多岁才买到99年屋契的组屋,到了85岁,剩余屋龄就更长,也更有市场价值。

网民关心的另一个重点就是,财爷所说的“依然有价值”,究竟是什么具体价值?有网民说,1块钱也是价值,怀旧情感也是一种价值,财爷具体想说的是哪种价值?

“赢了咯。这样过了99年,也依然有价值。怀旧情感的价值。以前的部长,包括总理都对组屋的剩余价值三缄其口。然后轮到我买了转售组屋后,有人决定开金口。这其实就是给我们这些买了转售组屋的人判了死刑。一个政府组屋单位满99年后怎么可能是零价值?我能理解地块必须在99年后归还,但建筑本身至少还有一些剩余(废料)价值吧,毕竟我们付了那么多钱。”

有些网民吁请大家别情绪化的跳脚,看看别人花3000万元买套99年地契的洋房,连眼都没眨:

“那些花了3000万新元在圣淘沙买了间99年屋契的洋房的人都没有投诉99年屋契到期后,价值归零,为何我们这些组屋屋主却一直在大呼小叫。我们有选择权,要买或不买。我们也可以选择租房,然后用剩余的钱去赚更多的钱。

(红蚂蚁听了很受伤,那些有3000万新元买洋房的人,也只不过是挪用了银行余额的零头罢了,但是对红蚂蚁而言,买组屋是必须将毕生积蓄投进去才买得起的。如果跟有钱人说:不好意思你的毕生资产到期后全归零,相信他们也会大呼小叫。)

回头想想,人们会大呼小叫,不外是觉得自己的金钱付出没有得到翻倍回报,至少没有比隔壁邻居在上世纪70年代以两三万新元的低价购得大户型组屋,如今在公开市场高价出售,一赚就是五六十万元,甚至更多。人比人,觉得吃亏了、所以不高兴。

红蚂蚁倒是挺欣赏一些非常务实的网民,懂得化悲愤为力量。

20190320-rent out flat for 30 years.png

“如果你能讲整间组屋以每个月2000元出租,那35年后你就能赚到84万新元。所以即使屋契只剩35年,你买过来后先满足五年最低居住年限(Minimum Occupation Period,简称MOP),还有30年可以出租,还能赚到72万元租金。那样的组屋目前的价格约为50万5000元至54万元(视利率而定),所以购买时不要超过那个价位。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拥有约50万元现金。问题是很少买家有那么多现金,这也会进一步压低价格,反正买到50万元以下的转售组屋,就赚到了。”

呵呵,红蚂蚁如果有50万元现金,现在就立刻辞掉工作去实施这项“有钱途”的投资计划。问题是谁口袋里有那么多现款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