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军人死亡 国防部:与军训无关

更新:
2019年02月19日 15:10
克兰芝第二军营
克兰芝第二军营。(海峡时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本周一刚在国会上斩钉截铁地保证:只要尽心尽力就可以做到军训零死亡。言犹在耳,国防部昨晚近午夜时分在面簿上发消息说,一名正规军人被发现倒毙在克兰芝军营楼梯平台,不过文告一再强调,死亡与军训无关

国防部的文告内容并不长,只有两段话。

一名33岁新加坡武装部队男性正规军人2月14日下午5点10分,被发现倒卧在克兰芝第二军营内一栋大楼的楼梯平台,一动也不动。新加坡警察部队和民防部队接获通知后赶到现场。武装部队军医在5时30分当场宣告军人死亡。

这起死亡与军训无关。根据初步调查,警方已经排除了犯罪行为(foul play)的可能性。警方已经将案件列为非自然死亡,调查也正在进行中。国防部和武装部队已经向死者家属伸出援手,协助他们度过这个困难时期。

虽然文告再三澄清这起死亡与军训无关,但红蚂蚁一早在网上四处咬了咬,发现网民根本不关心这个细节。他们眼里似乎只看到“又一军人死亡”这几个字。网上的鞭挞声相当严厉,有些甚至情绪化地指出“只要是死在军营內,就是国防部的事”。

庆幸的是,也有相当多网民还是能明辨是非,不过他们在看到国防部的文告后也忍不住酸道:国防部这回真的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才再三强调此次事件与军训无关。

在国防部面簿上也有类似留言:

“太好笑了,如此郑重其事的强调与军训无关。国防部,安啦,无须这样紧张。”

201901215-non training related.png

回应这则多人点赞的贴文的网民则写道:

“确实不能怪国防部,毕竟网上有许多“暴民”,有必要好好澄清,以免人们妄下结论。”

网上的声音李显龙总理听到了,半小时前在面簿上分享了他对近年发生的几起新加坡武装部队军训事故的看法:

“近期发生的军训事故,让人格外难过,宝贵的生命就这样结束。我非常清楚失去亲人的悲痛,对父母来说,他们失去最疼爱的儿子。如果事故涉及公众人物,如冯伟衷一等中士,民众的反应就更强烈了,更难以接受他们的离世。

武装部队非常重视军训安全, 我们会尽全力让军训达到“零死亡率”的目标。每一次发生事故后,我们都会关心受伤士兵的伤势,给他们最好的医疗照顾。

对于不幸去世的战友,我们感到伤心难过,我们能体会家属失去至亲的悲痛心情,对同袍们来说也失去了出生入死的兄弟。但我们必须强忍悲伤,为他们的家人提供最好的安排,给他们最佳的照顾,并继续执行我们武装部队的使命。

同时,武装部队也会一一展开调查,找出事故发生的原因。之后,武装部队一定会加强安全体系和运作程序,确保类似事故不再发生。我知道这非常不容易。可是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因为每个生命都是非常珍贵的。

在这方面,我有深刻的体会。身为一名前军官,我很了解需要为自己部下的军训水平、个人安全以及军中福利负责,代替父母照顾他们。

后来,身为参谋长,每当发生军训事故时,我都要出面处理,纠正过失,决定处分,对整个运作程序作适当的调整,应该改的就去改,应该做的就去做。我有义务向遇难者的家属交代。我必须想尽办法,在士兵履行使命时,保障他们的安全。

身为总理,我必须确保国防部有能干的领导团队。在军训事故发生时,政府必须向遇难者的家人交代,也要向所有国民服役人员和所有人民交代。这样,民众才会继续支持武装部队,继续支持国民服役。

所以,我可以郑重的告诉各位,我和武装部队的领导,非常重视军训安全,他们会认真对待一切事情。当年我在武装部队和国防部的时候,便是这样,我有信心现在更是如此。

战乱发生时,我们的士兵必须冲锋陷阵,他们在保卫国家时,可能身处危险,必须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不过,在和平时期展开军训时,我们必须保障士兵们,绝对安全。

武装部队必须坚持使命,不能停止军训和执行军事任务。我们不可能把新加坡的安全和国防外包给其他人,或者另外一个国家。我们的国家要由自己来保卫。有了强大的防卫,新加坡才能享有今日的和平及稳定,和其他国家保持和睦。

我由衷感谢各位给予武装部队和国民服役的支持。你们的支持,让我们建立了一个强大又专业的武装部队。我们的军队拥有完整的编制,士兵们也拥有完善的个人装备, 个个训练有素,有着坚定的意志,保卫国家。

发生事故时,我希望人们可以站在另一个角度来看待问题。政府不会敷衍了事,草率处理任何过失。不过,我们也不该忽视武装部队这些年来,所取得的进步和成就。以及他们对我国的繁荣与稳定所做出的贡献。”

网民:我为身为新加坡男儿感到骄傲

在华文媒体平台上,有一批网民开始打出“牛鬼蛇神”的调调,各种“邪门”、“流年不利”、“风水变了”、“犯太岁”、“撞邪”等说法都蹦了出来。也有一批网民(估计是外国网民)则表示,自己为新加坡的男子感到可怜亦可悲,接二连三死在意外上。

这样的论调立即引来许多本地男子,估计都是服过兵役的男子挺身而出喊道:我为身为新加坡男儿感到骄傲!

红蚂蚁咬了咬过去几年的新闻,发现虽然也有几起正规军人在军中死亡的事件,但都与军训无关。

2017年2月21日:一名正规军人在义顺军营独自进行体能训练时,不知何故失去知觉,送院后不久死亡。

2017年2月10日:一名44岁正规军人,二级准尉沈宝华(译音,Sim Poh Wah)在巴西拉峇军营突然不省人事,送院后不久宣告不治。

2015年11月21日:20岁的新加坡武装部队正规军人普拉文拉杰(S. Pravinraj)称过去5年被家人遗弃,在家中不被尊重,执行营卫班时在厕所内自轰身亡。

2015年4月17日:一名49岁正规军人,信号学院的课程总教官裘德·塞巴斯蒂安·文森特(Jude Sebastian Vincent)被发现倒卧在史达蒙军营内,紧急送院后不治。警方受询时证实男子是自然死亡。

2014年5月23日:一名30多岁正规军人柯建中(译名)在义顺军营内被发现上吊死亡。他是武装部队医疗训练学院的高级导师,军中的级别为ME2军事专才(Military Expert)。

根据《联合晚报》报道,2017年的数据显示,新加坡自1967年8月首批国民服役人员入伍后的50年来,已经有超过100万名军警人员完成了国民服役。

网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了很多,红蚂蚁同意以下这名网民所说:

沉默是金,除非你有一些特别具建设性的意见,否则不说为妙。在这种时机,请尊重死者家属,他们正经历非常困难的时期。所以,留言时请留神再三推敲,多点正念。

20190215-Nothing better to say.png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