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公斤肥老外机上拉屎 逼空姐脱内裤擦屁股

更新:
2019年01月21日 19:50
该名要求空姐擦屁股的奥客,成为受害者空姐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该名要求空姐擦屁股的奥客,成为受害者空姐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苹果日报 )

比悲伤更悲伤的空姐。

搭过飞机的人都知道,空姐或空少们总是面带微笑欢迎旅客上飞机,提供用餐服务时也是彬彬有礼,下飞机后还会挥手道别,祝大家“旅途愉快”。

但是上个星期六(1月19日)在台湾长荣航空(EVA Air)班机上发生的事件,却让人质疑空服员的服务界限到底该划分在哪里。

一名长荣空姐在面簿上发文表示,在一班美国洛杉矶飞往台湾的航班上,有名目测约200公斤的外国籍男子,在飞机上把空姐当自家保姆使唤,频频提出过分要求。

首先,他因身材肥胖,起飞后要求换到经济舱的三个座位。因为当时的确有空位,该名空姐便答应换位。他也向空姐表示自己右手开了刀正在复原,无法施力,如厕时需要帮忙把他从马桶上拉起来。

之后,男子想上厕所,再以经济舱厕所太小为由,要求空服员带他到商务舱较宽敞的厕所。善良的空姐“基于人道考量”便再次同意,“没想到竟然是恶梦的开始”。

男子进入厕所不久后,就呼唤空姐,要求协助脱掉内裤。空姐“看着他坐在马桶上,双腿打开,生殖器就摊在我眼前”,忍住心中疯狂的呐喊,试着拿毯子盖住不雅部位,竟被男子直接用力打掉。空姐起初拒绝协助脱裤,男子却指责道:

“我现在裤子只脱了一半,你要我怎么上厕所......你刚才答应要帮我的!”

她只好戴着手套完成这项艰难的任务。

之后,男子以门关着无法呼吸为由,要求如厕时开着门。(原来他不止无法自理,还有暴露癖!)幸亏空姐扳回一城,硬是把门关上,没有让他如愿。

没想到,男子如厕完毕后,竟得寸进尺,使唤空姐帮他擦屁股,空姐拒绝后,他还大声咆哮,歇斯底里。后来因考量飞航安全,加上有商务舱客人要服务,无法让男子一直留在厕所内,因此由座舱长戴着三层手套(注意,是三层),帮他擦屁股。

接下来的故事情节更不可思议。男子竟然还频频发出猥琐的呻吟,要求“deeper”(擦得深入点),甚至抱怨没有擦干净。擦完后,他要求帮忙穿上內裤,空姐“只好在马桶还有他的大便情況、在他生殖器裸露狀況下,走到他后面帮忙拉起裤子”。

把男子送回座位后,空姐终于崩溃,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呕吐,痛哭;脑里还挥之不去当时的屎味、他的声音、和他那边走边掉的皮屑。

空姐擦屁股
(苹果日报)

事件爆发后,网友也纷纷表示不满:

“可以(把男子)丟进货舱內吗?”

“擦屁股用马桶刷就可以了。”

“为什么没有见义勇为的旅客出手帮助?”

“(男子)故意藉女性空服员來任意意淫满足他自我需求!”


男子不是第一次当奥客 曾搭乘长荣20多次

原来,男子的夸张行迳已不是第一次。他搭过长荣航班20多次,之前有一次同样要求空服员协助如厕,遭拒绝后,竟直接在座位上大便,在航程约12-14小时的班次上,让整个机舱弥漫着惡臭。第二次是他故意将饮料打翻在他自己前胸,要求空服员帮忙擦拭,还说“You can do better than me”(你可以做得比我更好)。第三次是男子自己帶尿壶上飞机,尿在尿壶里后要求空服员帮他清洗。

过分要求疑似涉嫌性骚扰、歧视华人

该名空姐表示飞机降落后,男性地勤人员推着轮椅前来协助男子下飞机,问他“需不需要上厕所”、“上厕所需不需要协助”时,男子却表示自己上厕所不需要协助。这番话让空姐更加崩溃、受辱,觉得男子之前提出的过分要求都是为了为难、骚扰她。班机上也没有男性空服员,全程只好以女性空服员看着他的不雅部位,提供协助。也有网友认为白人男子也可能看准台湾服务业“顾客至上”的理念与文化,以如此行迳欺负华人。但长荣表示,男子是否涉及性骚扰等还有待调查。

应落实服务业职场保护,航空公司应捍卫空服员尊严

这起事件同時显示航空公司对空服员保护不足,制度預防措施有所欠缺,已到了迫切需要改进的時刻。

对此,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于事发的两天后(1月21日)下午2点召开记者会,受害的空姐也现身说明。

受害的郭姓空姐叙述起当时的细节,不禁哽咽流泪。(苹果日报)
受害的郭姓空姐叙述起当时的细节,不禁哽咽流泪。(苹果日报)

据了解,空服员间早耳传要提防该名男子,但因公司无全面性的预防作为,导致这次出现如此夸张的恶心要求。男子第一次在座位上大便时,其他旅客下飞机后就向长荣控诉,公司反倒责怪当时的空服员为何没有协助男子如厕,导致他拉在裤子上,影响其他旅客的权益。

但是,长荣昨晚(1月20日)的说辞却不一样了。他们虽表示空姐是公司的资产,也宣称第一线空服员可拒绝类似夸张要求,但至今尚未对此事件提出具体的因应措施,如将男子列入拒载黑名单,或提出性骚扰告诉等行动。

郭姓空姐也透露,事发后公司从未主动关心她与座舱长,只一直质疑为何男子的照片会外流。看来比起员工的身心健康,公司更关心自己的形象(毕竟长荣航空曾在猫途鹰的2018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十大排名中荣获第五)。

工会在记者会上发表四点诉求,希望长荣航空能回应並妥善处理,而非仅止于个案,应视为制度性的改善。被害的郭姓空姐表示自己因此遭受身心创伤,短时间内无法继续工作,已申请留职停薪。最后,工会也呼吁要“落实职场保护,捍卫工人尊严”。

空服员的服务界限到底该划分在哪里?

根据美国运输部(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颁布的法令,对于航空公司载运身心不便旅客时应提供与无需提供协助有明确规范,并均载明于空服员手冊中,因此长荣空服员无需提供旅客如厕等特殊服务。

补教业者“瑞秋空姐教室”执行长陈瑞秋认为,长荣的空服员应该坚定拒绝旅客要求帮忙脱內裤、擦屁股等需求。她说,空服员的训练就是不能任意碰触客人身体,这名客人买机票搭机,空服员提供安全、餐饮等服務;但他如厕就应该要有自理能力,因为这不是空服员的服务与训练范围。若他需要他人照顾,应该要多一名随行人员协助;如果订位时就表明有这种“擦屁股”的需求,那就可以直接说无法提供此服务。

但毕竟服务业里普遍秉持着“顾客至上”的理念,空服员也担心拒绝服务后会被旅客投诉,影响自己的表现。服务界限到底该划分在哪里,仍然没有个明确的答案。究竟是全心全意以服务满足旅客,还是捍卫自家员工的基本人权,长荣航空公司也有待检讨。

现在大家知道空服员的工作那么辛苦,不妨下次乘搭飞机时,多给他们一份体谅,多送他们一个微笑,多道一声“谢谢”。

郭姓空姐在面簿上哭诉自己的经历。(苹果日报)郭姓空姐在面簿上哭诉自己的经历。(苹果日报)

 

郭姓空姐在面簿上哭诉自己的经历。(苹果日报)
郭姓空姐在面簿上哭诉自己的经历。(苹果日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