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大臣称获“非官方同意”登船 隔天却被自己的外交部打脸说没批准

更新:
2019年02月20日 12:28
真相是什么?
柔州大臣登上侵入新加坡领海的马国浮标船巡视具争议性的海域。(奥斯曼沙比安面簿)

真相是什么?

柔佛州务大臣上周三(9日)suka suka登上停留在我国海域的马国浮标船Pedoman巡视具争议性海域的事件,蚁粉们还记得吗?

不记得的蚁粉,看看下面的照片,应该会有点印象。就是左边的那位柔州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先生,他登船后还在面簿po出多张巡视照片,担心你我看不到。

真相是什么?
(奥斯曼沙比安面簿)

这种越界“吹海风”行为,我国看了当然不高兴,立即向马国发出外交照会抗议,同时延后一个原定10日在本地举行的部长级会议。

柔佛大臣这么高调的挑衅动作,通常也应该有政府撑腰吧?

柔州大臣昨天接受媒体访问时就坚称,他在登船前获得马国外交部长赛富丁和副外长的非正式同意,两人没有阻止他进入有关海域。

不过马国外交部今天发文告直接打脸柔州大臣。

马国外交部否认柔州大臣获得了外交部长赛富丁和副部长的“非官方的同意”(unofficial blessing)

外交部澄清说:

“在本月9日早上获悉柔佛大臣要去新山港口后,在外交部长的建议下立刻并多次与柔佛州务大臣办公室联系,传达不要到新山港口的信息。”

“该部门担心在前一天外交部长与新加坡外交部长之间的双边会晤取得积极和建设性成果之后,这样的举动会适得其反。”

外交部说,在联络上柔州大臣时,他已登上船只,在前往新山港口途中。马国接着在本月11日接获新加坡发出的外交照会,抗议奥斯曼沙比安的举动,导致延后原定14日举行的马新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会议。

马国外交部结尾还说:尽管最近发生了这些事情,当局希望把精力集中于联合委员会会议,并期待着在本月底主办的第一次会议,证明当局承诺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加强同新加坡的双边关系。

这么说,是柔州大臣事前没申报?还是马国外交部收风慢来不及阻止?如果马国外交部已经联系上柔州大臣,但最终还是没能阻止他“登船吹风”,那是不是这位大臣本身一意孤行,希望借此机会好好表演一番,捞取政治资本?

其实,一名不愿具名的官方消息人士上周六(12日)就已经告诉《海峡时报》说,柔州大臣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就擅自登上浮标船。

消息人士还说:“其实,柔州大臣已被告知不要这么做,但他还是照做。”

柔州大臣过去一周也多次自我辩护,称他日前由警察和水警陪同登上在马新海域执勤的马方船只巡视,以了解海事局人员日常执勤情况,而随行的警官清楚知道两国水域的界限,因此他并没有入侵新加坡水域,也没有故意挑衅。

他也多次在个人面簿上发文坚持自己的立场,认为他登上属于马国资产的浮标船并没任何问题,也指新加坡政府只是在给借口延迟两国的部长级会议。

根据《马来邮报》报道,柔州大臣昨天也表示,基于本身也是柔佛州安全理事会主席,因此在马新领海纠纷课题上,必须亲自了解实际的情况。他还称,除了得到外交部长和副外长的非正式同意,他也得到马国土著团结党(PPBM)领导人和村长的支持。

“也许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会有更多人支持我。”

到底会有多少人真正支持柔州大臣的行动,各位可以慢慢观察。外界目前所知的是,首个(应该也是唯一一个)公开力挺的是柔佛公正党主席哈山卡林力。

倒是,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富丁本周三对新马关系发表正面谈话,相信是不希望新马协商的氛围被柔州大臣“吹海风”行为搞砸。他表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关系良好,两国之间的领空、领海及水供等课题的协商工作也正顺利进行。

spfphoto.jpg
柔州大臣称,马国安全部队与公共服务人员是在“控制与捍卫我们的海域”,向他们致谢。(新加坡警方)

撇开登船吹海风事件,之前我国也曾“闹过”马国鸡蛋不来的插曲,今天也有了新进展。

大量依赖马国和本地鸡蛋货源的进口与批发商告诉《联合早报》,最近已开始或正考虑从泰国进口鸡蛋,以让鸡蛋货源更多元化,同时减少对马来西亚鸡蛋的依赖,进一步提升本地的鸡蛋供应保障。

从事鸡蛋贸易超过20年的郑姓进口商透露,他是在几个月前开始进口泰国鸡蛋,理由是价格合理。之前是因为价格比较贵,所以没有考虑进口。

除了鸡蛋进口商正在探索马国和本地以外的鸡蛋货源,超市其实也已开始向马国以外的国家进口鸡蛋。

例如:RedMart网店有售卖日本和纽西兰的鸡蛋。只是,来自日本的鸡蛋一盒六颗售价12元5角,纽西兰的十颗售价6元8角5分,都比一般本地鸡蛋售价来得高。另外,职总平价超市也有进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国的鸡蛋。

spfphoto2.jpg
柔州大臣和民主行动党议员陈泓宾在浮标船上向船员了解情况。(新加坡警方)

所以说,面对邻居的威吓和挑衅,保持淡定是最重要的。食物来源只要够宽广,就不会受制于人。至于那位“吹海风”的大臣,他终于也被自己的外交部直接打脸了,还有什么好掰的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