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纹身师牵女儿逛街 穿着火辣秀纹身被中国网民公审

更新:
2019年07月10日 19:55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Kinki Ryusaki经常在社交媒体上晒女儿。左图是走在大街上被人抓拍的。(Jingke街拍/Kinki Ryusaki面簿)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有纹身的人都是坏人,坏人都有纹身?即使纹身爱好者这些年来不断为纹身“洗白”,但还是摆脱不了它是不良少年的标志。

马国的一名“网红”纹身师Kinki Ryusaki,中文名为卢恺棋,近日在中国成都牵着女儿逛街时被微博用户Jingke街拍到这一幕。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Jingke街拍只说了简单一句:

“成都街拍、性感辣妈。”

这张照片过后也被微博用户“网络重哥”转载,同样也是写道:

“街拍看见的辣妈。”

岂料这两个贴文都引来毒舌网民对辣妈的攻击。不少戴着有色眼睛的中国网民一看到满身纹身,穿得“清凉”的妈妈,就给这位妈妈贴上“不正经”的标签。恶意的语言攻击中有批评她的纹身和穿着恶心,认为她内心空洞,所以需要以这种方式来引起注意。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也有不少评论对当事人进行道德绑架,出言侮辱说:

“这个妈妈性生活很乱”、“从事性行业的”、“应该是未婚先孕”、“不小心被人搞大肚子”、“女儿是野孩子”等。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也有网民担心孩子的成长会受到妈妈的“不良”影响。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不过,这些恶毒留言很快就被Kinki的粉丝注意了,纷纷跑出来捍卫她。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虽然Kinki被恶意诋毁,但她没有像酸民般“回礼”,反而很有情商,到位而不失礼貌地在面簿回应说:

“没事多听听别人口中的自己,比看鬼片还刺激。呵呵。你会发现你什么都没做,莫名其妙,就成为别人嘴里各种版本的大角色,剧情,编剧,翻译...我给你们一百分,呵呵…”

其实,Kinki不是别人口里的单亲妈妈,她2018年关掉自己在马来西亚的工作室,随着也是纹身师的中国老公移居中国。两人育有一个近三岁的女儿球球。

她的穿着和纹身也不是第一次惹争议。今年4月她分别在微博和Instagram贴了同一张和女儿的合照,说:“球球2岁8个月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Kinki Ryusaki面簿)

结果Instagram上大家都夸赞“女神”、“好可爱”、“可以生下一个了”等,岂料微博上的网民却骂她“为什么让孩子把手放在你的胸部上?道德修养有问题”、“不觉得变态吗?还在追捧。” 等难堪的评论。一些网民不同意,神回复说:“你们都没被哺乳过?”

Kinki因此在微博上发文说: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个在别人眼中的坏妈妈,其实在亚洲的纹身界中颇有名气,年仅31岁的她已经是资深纹身师,入行15年。因为身材火爆、面容甜美、另类的酒窝洞、再加上常穿低胸装及热裤,以“秀"出身上大部份纹身图腾,迅速走红网络,甚至登上海内外纹身杂志和报章。她在面簿拥有超过97万的粉丝,Instagram有51万8000万追踪者,微博粉丝也有19万人。只要她留言或上载一张照片,都能累积数万人气点击按“赞",风头直逼知名艺人。她拥有自己的纹身工作室,想要找她纹身都要提前预约。

当纹身师脱离穷籍,承担父亲洗肾费用

而Kinki这一切来之不易。当年,她因家境贫困,父亲又患上肾病,被迫在13岁辍学出外打工。

她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当时因未成年,我只能在文具店、蛋糕店、鞋店及理发院兼差,赚取每小时3令吉(约1新元)的薪水维持家计。除了给家用,我还得付钱搭车,结果每月薪水所剩无几,饥饿时,我只好吃一块番石榴,就这样,一年过一年,直到我当了纹身师,才有了稳定的收入,有能力负担父亲的洗肾费用。"

两年来天天在猪皮上练习纹身,18岁出师

直至16岁,她拜纹身师傅学艺后,两年时间天天在无数块猪皮上学纹身,总算凭着过人的努力和艺术天份,在纹身界熬出名堂。

她说,她不只学纹身,也在自己的身体各处纹身,结果,家人因一时无法接受她的转变,而以为她误入歧途。“为了向家人证明纹身者不一定是坏孩子,我不断坚持和努力,结果,我现在的成功已足以向家人证明,纹身是一门专业手艺,跟其他行业一样可以养家糊口。"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是Kinki在面簿最保守的照片之一了。(Kinki Ryusaki面簿)

走在流行尖端的Kinki,对纹身的着迷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这些年来,她已把全身近三分之一的部位都献给了彩绘纹身,包括在胸前纹上红玫瑰、肚皮纹壁虎、右手臂则纹魔鬼脸谱等,颈背、腰部、手部甚至右半身也刺染各种五颜六色的图案,数量多到数不清。

Kinki说,她身上的纹身图案都没有特别意思,她不曾为了纪念爱情而纹身。

“我只是纯粹喜欢纹身,就这样而已。"对她来说,纹身是传承一种艺术美,她要把一个又一个美丽图案刻印在皮肤上永远保存下来。


穿低胸热裤装晒纹身,要改变大家眼中“坏女孩”形象

不惧世俗眼光和批评的Kinki,为了展现身上的艺术纹身图腾而经常身穿低胸装及热裤出入公共场合和宴会,就连跟随以前拍拖的男友出席家庭聚餐,她都“清凉"上阵。为的是要亲身证明,纹身的女孩不一定是坏女孩,并希望人们从她身上看见纹身为人体带来的艺术美态。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Kinki的招牌穿着。(Kinki Ryusaki面簿)

Kinki告诉媒体说:

“我向来就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以前去宴会时,家人、男友都会叫我多穿一点,以遮掩身上的纹身图案,这让我很不高兴,索性就不出席。自从正式投入这一行业后,我便视纹身为身体的一部份,所以我不介意让身上的纹身图案曝光,以供民众欣赏。”

“若要我遮遮掩掩,那就是自欺欺人。”

在她的坚持下,家人慢慢接受她的想法和做法,且不再约束她的穿着,亲友也渐渐对她的纹身大感兴趣。

她说:

“许多人对有纹身的女孩存有许多误解,以为她们都是坏女孩,且喜欢夜生活,生活不检点,甚至是吸毒者等。别人要怎么想,我不在意,最重要的是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虽然红蚂蚁身上没有纹身,也没有特别喜欢纹身和火辣穿着,但红蚂蚁认为“纹身不代表是坏人,没纹身也可以是衣冠禽兽”。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