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人才外流? 本地足球新星为马国披战袍

更新:
2019年06月21日 22:17
本地足球新星选择为马国出赛 陈俊仁:这是我的梦想
在新加坡出生的陈俊仁(图)双亲是马国人。(陈俊仁面簿)

为梦勇敢。

陈俊仁(Dominic Tan)是一名冉冉升起的足球新星。今年22岁的他于本月2日在一场国际友谊赛中,身穿马来西亚足球队的“辉煌条纹”(Jalur Gemilang),完成他在马国足球国家队的首秀。

陈俊仁被视为“马来亚虎”(Harimau Malaya,马国足球国家队的别称)中后卫位置的明日之星,然而,陈俊仁实际上是一名新加坡永久居民。16岁以前,陈俊仁的生活和足球生涯都是在新柔长堤另一端的新加坡度过的。陈俊仁最终没有选择留在新加坡,为披上“雄狮”球衣而努力。

55713710_2224841390941093_3234614547213975552_n.jpg
陈俊仁(后排左)是在新加坡出生的新加坡永久居民。(陈俊仁面簿)

双亲来自马国,自认是马国人

《中国报》报道,陈俊仁1997年在新加坡出生。他的爸爸来自马国霹雳州太平,母亲是槟城人。他的父母在新加坡工作并落地生根,在新加坡出生的陈俊仁因此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

尽管和新加坡有此渊源,生于新加坡,长于新加坡的陈俊仁毅然决然身披马国队服征战国际赛场。他告诉《新报》:

“我的父母是马来西亚人,所以我是马来西亚人。”

“对我而言,(代表马来西亚出赛)一直都是我的梦想。”

陈俊仁是在16岁那年决定跨越长堤到他父母的祖国马来西亚,并于2016年19岁时在马国著名球会柔佛达鲁达格敬球会(Johor Darul Ta'zim FC,简称JDT)展开他的职业足球生涯。披上马国国家队球衣始终让他心心念念:

“刚开始那年,我就为自己设下(为国家队)初次登场的目标,我很开心我达成了。”

“这对我而言是个值得光荣的时刻,也是我更加勤奋练习和成为国家队常客的巨大动力。”

dominic-tan2018.jpg
柔佛达鲁达格敬球会是陈俊仁足球职业生涯的起点。(JDT)

在新加坡体育学校接受教育

陈俊仁告诉《新报》,他在碧山生活了16年,前后就读于爱同小学和新加坡体育学校(Singapore Sports School ,简称SSP)。无独有偶,去年闹出逃兵役风波的旅英足球小将班戴维斯(Ben Davis)同样也是新加坡体育学校培育出来的足球新星。

陈俊仁在16岁前往马国踢球前曾在新加坡国家足球学院(NFA)的15岁以下代表队(U15)和U16待过。陈俊仁效力U16的时任教练吉特拉卡(Robin Chitrakar)在得知陈俊仁渴望代表马国出赛的意愿后,协助他和马国足球青年队“幼虎C”(Harimau Muda C)搭上线:

“我有和他谈过,也问他为什么不愿意为新加坡披甲出赛。无论如何,那是他的个人决定。”

吉特拉卡告诉《新报》他为陈俊仁如今的成就感到欣慰:

“他有潜力、有态度、有天份。我为他持续实现他的目标感到高兴。”

168307_gallery.jpg
吉特拉卡得知陈俊仁意愿后大方为他和马国“幼虎”牵线。(互联网)
15338812_1275128185912423_333332474372003098_n.jpg
陈俊仁表示代表马国出赛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互联网)

新加坡国家队后卫拜哈基看好陈俊仁

根据2016年ESPN的一篇报道,新加坡前国家队后卫拜哈基(Baihakki Khaizan)看好陈俊仁将成为马国足球未来的后防大将。拜哈基当时和陈俊仁是JDT二队的中后卫搭档,陈俊仁在2016年入选马国22岁以下(U22)国家队。

拜哈基对《ESPN》表示,代表马国虽然是陈俊仁的个人决定,但拜哈基也认为新加坡缺乏有效的球探体系,导致许多才华洋溢的年轻足球员流失:

“如果我们有适当的球探(体系),像陈俊仁这样的球员就不会从夹缝中流失……虽然为他不能代表新加坡而感到失望,不过现在作为他的前辈队友,我希望他一切顺利,成为一名资历完整的马来西亚国家队代表。”

baihakki-khaizan-singapore_ev24pdnhnjow17o11k5u6qzgp.jpg
新加坡前国家队后防大将拜哈基对陈俊仁赞誉有加。(互联网)

当时也有受访的陈俊仁也表示前往马国发展面对的挑战比起新加坡更为艰巨:

“当时我在新加坡国家足球学院时曾经想过为新加坡效力,那将会更容易。不过我从小就想代表马来西亚出赛。我知道很难(进入马国国家队),不过我必须尝试看看,现在我成功进入U22了。坚持努力,希望代表马来西亚出战的梦想能成真。”

dominic-tan-malaysia-u23_cybgxvqmh7u1www4s813ke43.jpg
陈俊仁已多次为马国披甲上阵。(互联网)

一步一脚印获选入国家队阵容

陈俊仁的天赋在马国球坛展露无遗,他的足球生涯也一步步往他的目标迈进。去年8月,陈俊仁代表马国出征亚运会,并协助马国在小组赛爆冷击败亚洲劲旅韩国,成功出线16强。今年3月,陈俊仁也代表马国23岁以下足球队在U23亚洲杯上阵,立下汗马功劳。本月2日,他终于完成自己从小到大的夙愿,披上马国国家队战服,为国家成年队上阵。

PSI03199_20Jan2018_MM7324.jpg
陈俊仁(黑色球衣)已多次代表马国足球青年队上阵。(互联网)

陈俊仁在上周正式被JDT租借给泰国甲组足球联赛的达叻球会(Trat FC)。

巧合的是,上文提到的新加坡前国家队后卫拜哈基也已转会到达叻球会,他俩将再度成为队友。拜哈基告诉《新报》:

“他选择离开舒适圈,来到这里(泰国)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然而拜哈基也指出,就算陈俊仁无法和他在新加坡国家队并肩作战,新加坡仍有不错的中后卫:

“我觉得他对我们(新加坡国家队)或许会有加分,但我认为我们在国家队也一直拥有不错的中后卫人选。”

62588035_1842249329208834_4978753955271016448_n.jpg
感情要好的陈俊仁(左)和拜哈基(右)在前者抵达泰国后相约吃饭。(拜哈基面簿)

无论如何,尽管已选择为马国出战,新加坡这个充满成长回忆的出生地在陈俊仁心中仍保有一份特殊的地位。他在Instagram的个人页面上的自我介绍栏位留下“MY🇲🇾/SG🇸🇬”(马国和新加坡的缩写)的字眼,陈俊仁也对《新报》强调,他仍经常和新加坡国家足球学院的前队友相聚:

“回去见见依然亲近的老朋友总是美好的。”

“新加坡的训练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新加坡体育学校对我的发展非常有助益,我会永远心怀感激。”

 

 
 
 
 
 
 
 
 
 
 
 
 
 

#throwback to the botak days 😂

A post shared by Dominic Tan Jun Jin (@dominictjj) on

虽然在本地出生的陈俊仁一直强调为马国出赛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但选择弃“狮”从“虎”会不会有其他原因?陈俊仁没有透露,倒是马国U22教练王金瑞提出另一种可能性:

“在新加坡,你必须参加国民服役,那对一个球员的发展来说会是一个绊脚石。”

“年轻球员必须保持训练和规律地参加比赛,我认为这对陈俊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这会不会也是陈俊仁选择脱离舒适圈到马国发展的原由,恐怕没人说得清。

CB0LgYaUkAEysUK.jpg
陈俊仁(黄衣执旗者)在2015年就已是马国“幼虎C”的队长。(Aysha Ridzuan推特)

班戴维斯为到英国踢球不惜逃兵役

18岁对于运动员而言是追求技战术和实力更上一层楼的黄金时期,这不禁让红蚂蚁想起加入英格兰超级足球联赛富勒姆(Fulham)的班戴维斯

身为新加坡公民的班戴维斯显然不想为了服兵役,而错过在足球水平一流的英格兰追求职业生涯的机会。因此,班戴维斯宁愿背上逃役的罪名,也要勇敢继续在英格兰逐梦。

Singapore-midfielder-Benjamin-Davis.jpg
国防部证实班戴维斯(图)逃役。(新加坡足总)

羽球选手骆建佑和范迪阿末两子都“乖乖”服完兵役再征战赛场

虽然如此,新加坡体坛其实不乏服过兵役后仍表现杰出的运动选手。其中和陈俊仁形成最大反差的要数21岁新加坡羽球国手骆建佑。

骆建佑在今年1月的泰国大师赛爆冷击败中国传奇羽球名将林丹,夺下冠军,引起海内外媒体一阵骚动。骆建佑其实是个新移民,在马国槟城出生的他,在2009年13岁那一年获得新加坡体育学校录取,离乡背井来到新加坡。

2015年,骆建佑成功获得新加坡公民权,并于同年以17岁之龄代表新加坡出征东运会。相对于竞争激烈的马国,骆建佑对自己能够代表新加坡出赛心存感激:

“我小时候在大马没有什么机会比赛,新加坡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我会好好珍惜。我希望自己能够在这项运动,打出一片天来。”

骆建佑于去年10月2日服完兵役,旋即在今年1月的泰国大师赛夺下桂冠,一战成名。

20190409_1554786924537_1102037716631306_6_5lbw_zuann.jpg
我国羽球国手骆建佑原籍马来西亚。(联合早报)

新加坡足球名宿范迪阿末(Fandi Ahmad)的两名儿子伊凡范迪(Irfan Fandi)和伊善范迪(Ikhsan Fandi)也在追求足球梦的同时,面临国民服役的义务。

2016年,伊善申请提前入伍,以便更早完成国民服役,继续追求足球梦。最后,伊善和哥哥伊凡在2018年完成国民服役。

目前,伊善范迪效力于挪威足球甲级联赛球的赖于福斯队(Raufoss IL),伊凡范迪则与泰国第二级别的曼谷玻璃(Bangkok Glass)签约。

Irfan and Ikhsan with Dad Fandi Ahmad.jpg
范迪阿末(中)的两名儿子伊凡(左)和伊善(右)服完兵役后再安心追逐足球梦。(范迪阿末提供)

台湾和韩国对运动员的兵役问题有特殊规定

全球目前有国民服役项目的国家和地区为数不多,台湾和韩国是其中两个。台湾和韩国对运动选手在职业生涯刚起步的关键时刻,如何处理兵役问题各有不同的做法,我国或许可以加以借鉴。

台湾对运动选手的兵役问题较为宽松,重点运动类型的选手只需要代表台湾参加奥运会、亚运会、奥运会入选赛、世界乃至亚洲的正式锦标赛,即可获得等同免除兵役的资格。

上面说的重点项目,包括田径、游泳、举重、篮球、足球、棒球、羽球等等,反正蚁粉能在重大运动赛事看到的运动项目都包含在其中。男性运动选手只要代表台湾出征正式比赛,不论最终名次如何,都可以用12天的补充兵役来取代服役。

12天的补充兵役和动辄1年的兵役期相比,无疑能确保运动选手不至于需要中断训练,让运动选手得以持续保持状态,无需担心会在长期服役中疏于练习和竞赛。此外,即使部分运动选手未达到代表台湾出征的程度,也能够选择以替代役的方式进入各运动项目的训练队,在服役期间实际上仍针对自己的专长项目进行训练。

韩国的做法则较为严格,运动选手必须于28岁前,在奥运会取得前三名或在亚运会夺得金牌才能被视为对国家有特殊贡献而获得免除兵役。

以目前效力英超劲旅托特纳姆热刺的韩国名将孙兴慜为例,面临必须中断英超职业生涯,回国服兵役的他在去年亚运会背水一战,最终协助韩国赢得亚运会足球金牌,成功免除兵役,不至于在状态如日中天之时被迫离开英超赛场。

cORg-fxpwyhv8852143.jpg
孙兴慜获选为热刺18-19赛季的最佳球员。(互联网)

相较之下,新加坡的运动员面对国民服役的解套方式只有缓役。奥运金牌泳将约瑟林(Joseph Schooling)、游泳选手柯正文和帆船选手苏建达是以先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之后再服役的理由获得缓役。

_KEV1047pixschooling.jpg
2016年里约奥运金牌得主约瑟林获得国防部批准缓役。(海峡时报)

追求运动世界中超越自我的荣耀感,和履行国民服役的义务,究竟何者重要?对新加坡年轻男性运动员而言,这个难题恐怕还要萦绕好长一段时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