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费绍尔“酸”毕丹星久久才来义顺区一次 反被网民呛:没风度

更新:
2019年06月18日 18:46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费绍尔博士(右)上载了与毕丹星的合照,并指工人党走访义顺的次数“寥寥可数”。(取自费绍尔面簿)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大选脚步将近,火药味渐浓?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在父亲节(6月16日)走访义顺忠邦区,与该区议员费绍尔博士不期而遇。两人早上相见欢,费绍尔晚上却在面簿上帖文“酸”对方。

也是教育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的费绍尔,父亲节当晚在面簿分享与毕丹星在忠邦城巴刹与熟食中心偶遇的照片。

照片上两人显得很和谐,实际上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费绍尔的贴文内容,被网民解读为在“酸”毕丹星,不是君子所为。

尽地主之谊的费绍尔博士这么说:

“毕丹星和他的团队已经好一阵子没探访我们了,去年(走访)也不过寥寥可数。”

“今天我们在走访时遇到了毕丹星和他的团队。打了招呼。”

费绍尔博士并没停在这,他继续举例论证“为何说毕丹星走访次数屈指可数”。

他说:

“我们上次在义顺看到他们是超过八个月前的事,即2018年11月。在那之前,我们曾在去年2月看到他们。”

接着,费绍尔笔锋一转,继续交代自己走访义顺的用意。

他说:“当时我正同基层义工一起向居民问好,并分发父亲节卡片。”

文末他也不忘祝愿每一位父亲“父亲节快乐”。

红蚂蚁不是费绍尔博士肚子里的虫,猜不透他贴文是要“酸”毕丹星?还是单纯想分享两人的照片,祝大家父亲节快乐?

显然的是,网民收不到“祝福”,只看到费绍尔文中带刺。大家纷纷为毕丹星“抱不平”,联手呛回他。

网民反呛费绍尔博士说:

“你担任加基武吉区议员时,我从来都没看过你。一个更有礼貌的人会(帖文)简单地说,他看到了毕丹星,就结束了(无论如何,他也是国会议员同僚)。你这种卑鄙的攻击真差劲。”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这位网民直接打脸费绍尔博士,一针见血地反问:

“费绍尔先生,你最后一次走访(毕丹星的)阿裕尼集选区是什么时候?你的义顺集选区,又不是属于毕丹星的,你需要其他陌生人来走访你的区,而不是自己的人民行动党。”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这位网民也调侃说,

费绍尔博士一年就看到工人党走访两次已经不错了,他住在蔡厝港25年只见过自己的议员一次。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47岁的网民更说,

活这么久,他看到血月的次数比看到自己的行动党议员还要多。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这类留言比比皆是,费绍尔贴文的留言区瞬间成为了网民的投诉区,大家纷纷比谁见到自己议员的次数最少。

就连本地网红始祖Mr Brown都无法袖手旁观,他转发了费绍尔的贴文并留言说:

“费绍尔博士,保持优雅。”

“如果你不懂得什么叫讽刺,让我说白点,这是他(费绍尔)的下下之策。”

即便网民对费绍尔的贴文如此不满,素来说话谨慎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是义顺集选区议员的他,竟然在隔天转发了费绍尔的贴文。

尚穆根没有在面簿上写下任何看法,但意思浅浅。以下这位网民似乎读到了弦外之音,她说,


一个来自第一世界从政者的小气且令人反感的贴文。不但没有打住这个贴文,内阁中一位非常资深的部长还去转发。

即使是自家粉丝也看不过去,这位自称是友诺士行动党支持者的网民说:“我觉得这个帖文很小家子气。”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相比之下,毕丹星礼貌的回复赢得网民的喝彩,纷纷赞他是谦谦君子,很有绅士风度。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毕丹星回复说:

“感谢你费绍尔博士,再次祝你父亲节快乐。”

俗话说,说多错多。费绍尔花了长编大论数落工人党却被人骂,毕丹星10字就赢了众人的掌声。

工人党在面簿发言上KO行动党。

网民说:

“这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回应,尤其是在费绍尔写下讽刺帖文之后。你知道,当尚穆根部长选择转发一个相当肤浅的人的非常肤浅的帖文时,你一定让他们感到不寒而栗。”

有别于费绍尔帖文酸人的做法,工人党父亲节当晚也在面簿发贴文,不过是分享毕丹星在义顺与年轻人交谈的照片。

贴文还套用漫威超级英雄电影《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的经典台词,写道:“亲爱的义顺,我们爱你3000遍。”

工人党曾在2015年全国大选率队竞选义顺集选区,但最后败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