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蟑螂爱到想跟她上床的男子 死后却把她吃了

更新:
2019年01月30日 18:06
男子与蟑螂
人虫都有相爱的权利。(苏羽葳制图)

连蟑螂都有人类男友,你怎么还单身?

爱情很奇妙,不知何时会邂逅那让你心动的人;哪怕是他的一个回眸一笑都会让你神魂颠倒,很多时候你都沒想到自己会爱上对方。所以,一旦遇见了你的“他”,就该好好把握与追求,不要留下一生悔痛。

日本这位昆虫爱好者筱原祐太就深信了这个道理,虽然他的这场恋爱不止跨国籍,还跨品种——筱原深爱的“她”,原来是一只来自非洲的蟑螂,丽莎。

十九岁“出柜”

自称“地球少年”的他,从小就热爱大自然,两岁时还曾徒手抓住一只蝉,之后便开始自己吃昆虫。筱原曾认为自己的爱好是个不被外人接受的怪癖,连妈妈都不知道他的特殊饮食习惯。直到筱原十九岁时,读到了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表的报告,讲解了吃昆虫的好处,他才决定“出柜”,和大家分享他对吃昆虫的热情。

如今,筱原不止饲养昆虫,他也研究过哪些虫子好吃、哪些不好吃;连烹调方法也有所讲究。

据他所说,昆虫的味道取决于它生前吃什么。在樱花树上栖息的毛毛虫以樱花叶为食,所以吃起来不错,味道像樱花味米糕,而且有一股淡淡的清甜。吃腐叶土为生的甲虫幼虫,吃起来就很苦,肉汁的味道也不太好。

筱原也透露自己喜欢吃虫子的原汁原味,所以烹调方法也喜欢简简单单的:煮滚后撒点盐,或者烤过沾酱油吃,都能满足他独特的味蕾。在ASIAN BOSS的专访中,他在摄影机面前示范把新鲜的蟋蟀倒入滚烫的油锅,活活炸死;上一秒还活泼乱跳的小蟋蟀,下一秒就被放入餐盘——上桌了。

290119 fried cricket.PNG
酥酥脆脆的炸蟋蟀。(ASIAN BOSS影片截屏)

自称食用昆虫传道士的筱原,也研发出独一无二的蟋蟀拉面。他用料天然而且不吝啬,不止用干燥蟋蟀熬汤底,每碗面还用了约100只小蟋蟀,在自己开的餐厅里售价一千日元(只约新币12.36元)。据说,吃起来味道像虾,已有七千人挑战过,而且目前无负评。

290119 ramen soup stock.jpg
辛苦熬煮的蟋蟀汤底。(筱原祐太面簿)
290119 cricket ramen.jpg
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碗正常的拉面。(筱原祐太面簿)

眼看筱原的蟋蟀拉面越来越受欢迎,他还亲自出国去爱沙尼亚、芬兰销售。

290119 facebook post.PNG

据说,筱原最近还在挑战製作蟋蟀醬油呢。你以为他的创作只止于蟋蟀吗?他也会用面包虫做成好吃的面食料理!

290119 mealworm yumyum.jpg
看得出他还在摆盘上下一番功夫。(筱原祐太面簿)

在郊外煮泡面的时候,他也不忘就地取材,加料。

290119 cup noodles bug.jpg
不知道这史无前例的搭配吃起来如何。(筱原祐太面簿)

昆虫不止可以拿来制成主食,还可以拿来搭配巧克力,咸甜结合,别有一番风味。

290119 mealworm choco.jpg
情人节要到了,女生可以把这盒巧克力送给男生,保证心仪的他马上被你吓跑爱上你。(筱原祐太面簿)

禁忌之恋 初恋竟是蟑螂

筱原还曾跟一只叫做丽莎的蟑螂交往了一年,丽莎是他从非洲购买回来的。(网民表示:蟑螂都有另一半了,单身的我连它都不如)他非常爱丽莎,自称是在认真交往,觉得彼此能够沟通。不过蟑螂的寿命很短,因此这段感情很会就迎来了无法避免的终结。

当丽莎离开人间后,筱原把她吞下肚,让她能够继续“活”在他的身体里。筱原表示,丽莎是他的初恋,还承认在丽莎还活着时,曾想像跟她上床。他也觉得没有人类女性比得上丽莎的美貌。

290119 japanese man true love.PNG
筱原和女友生前的甜蜜合照,看得出来小两口相亲相爱。(ASIAN BOSS影片截屏)

不过,蚁粉们不用担心筱原会伤心欲绝,走不出丽莎的死亡;因为他已经移情别恋,有了下一任女友(这回是人类),还已同居多时。

290119 fb gf2.jpg
现任女友也酷爱昆虫,还在筱原生日时亲手制作了昆虫蛋糕和巧克力。在蛋糕上用巧克力酱画的蟑螂,好像就是丽莎。(筱原祐太面簿)

吃昆虫真的那么可怕吗?

“好恶心”、“一眼都不想看”……昆虫一直以来都给人这种印象。但如今世界上不少地区都走进昆虫热的时代。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表的《可食用昆虫》报告,在全球人口持续增长的现今社会,昆虫可成为蛋白质的重要来源。报告也鼓励大家食用昆虫,可以用来烹煮、烧烤、油炸、或当馅料。在世界上超过100万种类的昆虫中,有1900种可供人类食用。目前世上食用昆虫大宗依序为:甲虫(31%)、毛毛虫(18%)、蜜蜂、黃蜂和蚂蚁(14%)、蚱蜢和蟋蟀(13%)。

但你知道吗?在你未发觉之下,虫子早已藏在日常食物里,被你吃下肚了!例如,常见的食用色素6号(Cochineal Red A),俗称胭脂红(Carmine),其实是从雌性胭脂虫取得的,用于制造如蟹肉棒等红色类食品。

除了常在新鲜蔬菜里找得到菜虫,咖啡粉里也很有可能有昆虫碎屑。美国生物学教授道格拉斯•艾姆伦博士(Douglas Emlen)在一场访问时曾透露,由于无法把一袋袋咖啡豆和(很喜欢咖啡的)蟑螂分离,工作人员无奈只好直接拿去研磨成咖啡粉。(所幸颜色差不多,看不出来)如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规定,咖啡豆里含有的昆虫量不能超过一成。

对昆虫感兴趣、想尝试吃下一只完整昆虫(而不是藏在日常食物里)的蚁粉有福啦!虽然筱原没宣布要来新加坡兜售蟋蟀拉面,但你也可以在本地餐厅里吃吃看其他昆虫料理!

你可以去新加坡宏仁堂御膳厅(Imperial Herbal Restaurant)试试看他们的炸蝎子和黑蚂蚁。(不是我们红蚂蚁,别点错了)

290119 yumyum.png
据说这隐藏版美食不在菜单上,你得亲自告诉服务员。(取自 hungrygowhere 网站)

不管你喜不喜欢昆虫,以后在路边见到它们请记得善待;因为在全球粮食生产快赶不上人口增长的今天,它们可能很快就得出现在你的餐盘里。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