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炸出希盟内讧,老马一手主导?

更新:
2019年01月02日 12:54
mahathir
(法新社)

和平假象。

509成功变天推翻国阵政权的希望联盟,执政半年,就用乱哄哄的内讧结束2018年,还真让人惋惜。

由四党组成的希盟过去意见相左也一直隐忍不发,致力维持和谐形象,但脆弱的和谐却被巫统青蛙炸毁,逼得四党领袖得公开表明立场,也让各党理念不同浮出台面。

再来,槟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更因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公然促请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辞职而掀起骂战,前者是民行党副秘书长,后者是土团党青年团团长,加上两党各有一些议员相继发言,希盟内讧不言而喻。

纳吉倒台 希盟枪口由外转内

为了打倒纳吉这个万恶之首,为了成就大业,民行党的林氏父子和公正党领袖安华一家人,都只能放下过往和老马的恩怨,还得分头安抚党内各人,用催眠自己的理由对大家晓以大义,就是要达到推翻国阵政权的大业。

安华(右)和林冠英。(星洲日报).jpg
安华(右)和林冠英。(星洲日报)

他们和老马的恩怨情仇既深且臭,尤其是安华和老马可谓不共戴天,但做大事的人要大器,大家也做到了,放下恩怨,携手推翻纳吉。只是完成不可能的任务后,希盟前进布城执政,原就只为打倒纳吉而结盟的希盟各党就得回到现实,现实就是就算没有个人恩怨,各党理念和原则其实不同,甚至分歧,如今要共事,制定国家政策,意见不合是肯定的,能否互相退让配合是极大的考验。

更重要的是,各党领袖就算不用各怀鬼胎来形容,在美其名说为国家利益为前提时,也得为自己的政党未来着想,肯定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而伤及他人。

从内阁人选的安排,已能看出希盟各党的角力,但还能维持表面的平和,就算老马“独断独行”地说要推行第三国产车、再见弯桥等,还有老马两年后会否履行诺言,退位给安华更是不定时炸弹,但安华和林氏父子依然尽力为其美言,致力维持希盟的平和。

青蛙炸裂和平假象

只是土团党接受巫统青蛙这样明显坐大势力,还罔顾民行党和公正党上届惨遭政治青蛙而丧失霹雳州政权之痛,让当时对青蛙严词谴责的领袖情何以堪?

马六甲州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高调宣布申请加入土团党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此人不仅和林氏父子有过节,和安华的牙齿印也不浅。

rahim_thamby malaymail.jpg
具争议性的马国政治人物、马六甲州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高调宣布申请加入土团党,在马国政坛朝野各政党引起震荡。(马来邮报)

身为安华的女儿,“烈火莫熄”公主努鲁依莎突然辞去公正党副主席,保留国会议员职位,用最激烈方式来表达不满,林氏父子相对静默的反应也被揶揄软弱,没胆挑战老马。

daughter.jpg
公正党主席安华及副首相旺阿兹莎的长女努鲁,大力反对接纳跳槽议员。她12月17日突然宣布辞去才刚受委为槟州公正党主席,也放弃公正党副主席之位。(互联网)

瓦达姆迪去留火上加油

11月26日,雪州USJ25区施菲尔斯里马哈马廉曼兴都庙的骚乱,反对党对瓦达姆迪没有扮演好掌管国民团结与社会和谐事务部长的角色而穷追猛打,不过老马开口为瓦达护航。

岂料当消拯人员阿迪逝世后,向老马提呈备忘录,要求革除瓦达的竟是土团党青年团,就连首相媒体顾问卡迪耶欣也认为瓦达应该主动辞职,以免拖累首相。

槟城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则抨击土团青要求瓦达姆迪被撤职的做法,并认为赛沙迪率领多名土团青领袖到首相办公室呈交备忘录,要求撤换瓦达姆迪的做法不妥,应被对付。

拉玛沙米赛沙迪星洲日报.jpg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左)和槟城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右)。(星洲日报)

虽然林吉祥和安华先后出来灭火,但正如民行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所说,赛沙迪与拉玛沙米针对促请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辞职课题的争执,反映出希盟内阁成员之间的不和谐。
  
他还在文告说,一名部长公开要另一名内阁成员辞职,肯定是错误之举,原因是这有违良好的内阁集体职责既定惯例。

手下公然唱反调,老马下什么棋?

Mahathir ST.jpg
马国回锅首相马哈迪。(海峡时报)

土团党收留青蛙,不用说当然是老马的主意,意图也很浅显,就是要壮大土团党势力,通过青蛙增加土团党的国席,缩小和公正党、民行党的差距,为将来一党独大的目标前进。
  
与此同时,老马还可以通过青蛙退出巫统,达到瓦解巫统的目的,可说是一石二鸟。
  
不过,身为老马应声虫的赛沙迪和亲信卡迪耶欣,在马哈迪维护瓦达后,竟然公开发言认为瓦达不能留,要揣测此举背后的用意较有难度。
  
有人说土团党领袖显然是受到马来社会的压力,才要求瓦达辞职,但难道老马当初没感受到那股压力?
  
其实瓦达在处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ICERD)的课题上就因刺激到马来社群的神经而众矢之的,虽说非战之罪,但他本身没能妥善处理也是问题之一。
  
再者,他又被人挖出在2011至2012年期间,将兴权会(Hindraf)提案带到荷兰国会时所说的话。

“我们在200年前被带到马来亚成为劳工,我们现在作为马来西亚人住在马来西亚,但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获得公平的对待。”

虽说明显是旧事被炒作,但题为“我们敦促瓦达姆迪立即辞去首相署部长职!”的请愿有超过数万人签署,声浪不是不大,当然这还在老马的容忍范围,但肯定记录在案。

waythamoorthyinternet.jpg
被促辞职的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互联网)

原就动辄得咎的瓦达还在兴都庙骚乱中犯下大错,没第一时间好好安抚印度族群,反而先向警方开炮,炮轰警方办事不力,这是直接把枪口对准了内政部长慕尤丁,结果遭后者用不点名的方式警告“勿滥用职权逞英雄”。

慕尤丁Internet.jpg
内政部长慕尤丁。(互联网)

老马上台后主打反贪,更以身作则地向反贪会申报财产,粗神经的瓦达竟然没申报,还说自己在过去15年担任律师至今都没有任何资产,因此在申报个人资产的资料上仅记录月收入而已。
  
这理由相信连小孩都不相信,更何况是老马?好吧,瓦达办事不力就算了,这是能力问题,但竟愚蠢地向土团党老二开火,接着用糟糕理由不遵守老马的指示,堪称是自寻死路。
  
老马还需要慕尤丁的助力,牺牲的当然是瓦达了,但要老马出面推翻自己曾维护的瓦达不是不行,只是不值得他为瓦达降低身份,所以才有老马头号粉丝赛沙迪的戏份,接着再由卡迪耶欣附议。
  
此举还能探探水温,看看大家对瓦达去留的看法,接着就能以听到人民的声音为由,“忍痛”辞退瓦达,若苗头不对,也能出面“斥责”赛沙迪和卡迪耶欣,再露出“我挺你”的神情坚持不辞退瓦达。
  
无论结果如何,老马都有退路,且就算瓦达逃过此劫,日后也得小心行事,但以老马个性,恐怕会在内阁改组时的出清名单第一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