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防空壕、厕所竟拿来住人? 盘点狮城租房奇事

更新:
2024年06月14日 23:18
阳台、防空壕、厕所竟拿来住人? 盘点狮城租房奇事
本地租屋市场无奇不有,阳台(左)和厕所(右)竟然也被屋主拿来充作房间出租。(红蚂蚁制图)

而且租金还很贵

自冠病疫情结束后,新加坡租屋市场可谓生机勃勃。

想提早搬出家里却未达购买组屋年龄的年轻人、还在等候组屋钥匙的小夫妻,以及纷纷重返新加坡工作求学的外国人,都在找房子或房间租住。

这也让极少数房东为了多赚一点租金,无所不用其极,将屋内看似可以出租的地方“物尽其用”。

从狭小的防空壕到阳台,乃至厕所都能成为生财工具。

以下盘点几个离谱程度有望登上新加坡“无奇不有”候选榜单的出租奇事。

一、让你没生病也有住院的感觉

床有了、帘子有了、“探病者”坐的椅子也有了,加个医疗器材就有医院的feel了呢!(脸书截图)

想体验没生病也可以住院的感觉吗?

不妨考虑这两天在几个脸书组屋群组招租的床位。

招租贴文介绍,这个“床位”就位于某个靠近牛车水的公寓内,冷气、水电、WiFi全包。

房东强调这不是房间,“但有隐私”。

不过,如照片所见,所谓的隐私,只不过是用帘子把床位与外界隔开。

这帘子一拉一收,让人仿佛置身医院里的恍惚感马上就浮现出来了,对吧?

另外,据中介透露,这张床的位置是在客厅,而不在房间。

其他住户来来往往,窸窸窣窣的声响,不就像极了医院里医护人员在床位间穿梭奔走的忙碌感吗?

这样一个“病床风”的床位,月租850新元。

按目前的租屋行情来看,这个价格有机会在较偏远地带的组屋区租到一间主人房,或在成熟市镇租到一间普通房。

一张床位怎么好意思开到这种价格?据中介介绍,这是因为该处公寓的售价偏高。

看来,黄金地段果然寸土寸金,连个帘子隔开的小空间都要价不菲啊!

(脸书截图)

二、睡在阳台享受户外气息

疑似阳台的出租单位。(脸书截图)

850新元睡在客厅还嫌贵?那这里有个380新元的阳台可以租哦!

这则把组屋阳台当房间出租的广告于今年4月开始流传。

招租贴文指出,这个出租单位靠近宏茂桥和杨厝港地铁站,含水电、WiFi,甚至“每天都有人打扫、随时可以入住、可申报地址”。

房东“用心良苦”,知道大家住腻了钢筋水泥,所以提供了这样一个半露天的住处,让租客可更亲近户外,享受鸟语花香。

照片显示,阳台上的其他家具还包括衣橱、晾衣架、地毯、书桌等。

比较可惜的是,由于是阳台,所以没有提供冷气,不过站立式风扇倒是有的,偶尔吹点自然风好像也不错?

三、天塌下来也不怕的防空壕

客厅、阳台都不中意?

不如试试让人充满安全感的防空壕吧?

近一年来,至少已有两个疑似出租防空壕的招租广告引起坊间热议。

有屋主“设想周到”,哪天若战火不幸降临,租客睡的地方,就会是整个组屋单位中最安全的地方了呢!

一个是位于马里士他路的“单人房间”,月租750新元,招租广告称租客能使用泳池和健身房设施,因此相信是公寓之类的私宅。

只不过,照片显示,该单人间似乎是个防空壕,设有冷气,但摆上一张单人床后,空间所剩无几。

疑似防空壕的出租空间。(互联网)

另外一个则是位于巴西立的一个公寓单位,同样也是在防空壕的狭小空间里摆上一张床,不过这个要价650新元的防空壕单位既无冷气,也没风扇。

招租贴文还称,该单位离机场很近,“热烈欢迎空姐空少和空乘人员”。

真的会有空服员愿意委身住在这狭小空间吗?(小红书)

四、长得像茶水间且附小便斗

你以为它是茶水间,它其实是房间,你以为它是房间,但它有尿味。(互联网)

有战地感的防空壕不受青睐吗?

这里有个和公司茶水间或休息室长得很像的待租空间,据说为了让租客不必排队上厕所,房内连小便斗都有!

这则招租广告约在今年5月初刊出。地点位于巴耶利峇,每个月租金是500元。

据贴文指出,这个“床位”为两人共享一个小空间,房内冷气、风扇、柜子、玻璃桌和睡袋一应俱全,WiFi、热水器和水电费也全包。

不过,最大的“卖点”,要属“房里”备有小便斗,让租客如厕免烦恼。但副作用是,别人早上是被闹钟叫醒,住在这里,就是被尿味臭醒。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这“房间”的格局实在神似茶水间,睡在这里的“附加价值”,应该就是随时会有种“摸鱼吃蛇”以及和同事聊八卦的刺激感吧?

五、直接让你睡厕所

连排水孔都还留着,房东可真“贴心”。(互联网)

如果你觉得有小便斗的房间已经够“香味四溢”,那直接让租客睡在厕所里的出租单位肯定能进一步突破你的想象。

2022年,本地曾有一个疑似由厕所改造的“单人房间”招租。

据招租广告的照片显示,该“房间”空间狭小,地面还遗留着排水孔。

招租贴文指出,该“房间”位于马林百列,月租500新元,含水电费和WiFi,房间里头设有书柜、冷气……还有洗手盆。

或许,该屋主想提供的,是吃喝拉撒集于一处的一站式服务?

事实上,根据建屋发展局规定,本地组屋只有原本的卧室能出租,其他空间或刻意间隔出来的空间都不在可出租之列。

上述游走在灰色地带,除了有剥削租客之虞,恐怕也已触犯了法律。

出租房子不是请客吃饭,赚钱当然是最终目的。

只是君子爱财,也要取之有道。

为了榨取钱财而剑走偏锋,肯定就不是君子所为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